喻老师的生日补习(二)
作者:蝉知      更新:2022-09-19 21:54      字数:2604
  陆闻之大发雷霆地冲出去了。
  楼肖听到外面大门又传来巨响的“嘭”的一声,有点无语。
  但是目光从门口收回来,一不小心和面前沉时雨虽没什么精神,但是看向他却隐隐闪闪发亮的眼睛对上视线。
  楼肖:更无语了。
  赶快别开眼,盯着沉时雨的脚,哗啦哗啦把刚刚从桑卓的抽屉里翻出来的卸甲水往上面倒。
  ——沉时雨刚刚没穿袜子被陆闻之从床上拽下来的时候他才看见,男生肉色的指甲上,黑色的指甲油糊到乱七八糟惨不忍睹。
  就光看到这个,都能想象到刚涂完的时候他动作有多激烈,才能弄成这样。
  楼肖握着瓶子的手指一点一点收紧,眼睛里泛着点凶光,仿佛恨不得自己倒的不是卸甲水而是化骨水。
  偏偏沉时雨一开口声音还有点感动:“笑笑,你真好。”
  楼肖一口气在胸腔里面卡住。
  “听我说谢谢你,但是被一个大男人这么说完全不会开心ok?”
  “哦。”
  “别哦。”
  楼肖拿沉时雨最没辙,跟他两个人呆在一起都会有点头痛,眼见着差不多了,就放下被他倒的也没剩多少的瓶子,随手给他扯了张纸。
  擦是不可能帮他擦的,楼肖光是想想都要浑身冒鸡皮疙瘩。
  从兜里摸出手机,还是没什么消息。
  “啧,也不知道喻黎那个禽兽把我姐偷到哪去了,他最好做个人。”
  最后几个字,咬牙切齿。
  沉时雨顿了一下,突然抬起头:“啊。”
  *
  要说桑卓在哪。
  她其实还在喻黎家的浴室里,只不过整个人已经从浴缸边缘滑了下来,瘫软在缸底。
  而要说他们在干嘛。
  她在被喻黎,剥、豆、豆。
  因为喻黎说:“女生的阴蒂其实和男生的阴茎一样,都有包皮覆盖,只是每个人的包裹状况不同。”
  “包皮和你的小豆豆之间是有缝隙的,如果不好好剥开清洗的话,很可能会藏污纳垢。”
  藏·污·纳·垢。
  桑卓听不得这几个字。
  于是喻黎说要帮她剥开洗的时候,她没多想就连连点头。
  后果就是像这样,身体都软到没力气了,浑身都是湿的,也分不清哪些是汗哪些是水,以及还有哪些,是从她身体里面涌出来的汁液。
  但是喻黎还没有说好。
  顶端娇嫩的皮肤,被他用指腹拉扯开了,拇指的指腹还在不停刮着膨胀挺立起来的阴蒂头,从泛着水光的嫣红头部,一下一下地往下,摸索着寻找被藏匿在软肉底下的根。他明明自己也出了汗,耐心却极好,桑卓眼前不知道闪了多少次白光了,可就是被他卡着不让到。
  给她气哭了,挠他胳膊叫他快点,可是手指反手就被他抓住,没收作案工具,还被他牵着去摸自己。
  “你自己试试,你的小豆豆缩在下面不愿意出来,可不怪我。”
  桑卓被自己烫到,都不敢去感受自己指尖传递回来的到底是什么样的触感就把手缩了回来,愣了一下,又有点委屈,眼睛觑着他,故意抽噎了两声。
  然后下一秒,突然被轻轻拍了一下,一直被他按在拇指底下搓扁揉圆的那里。
  桑卓拱起腰,一大泡水从肉穴里涌出来,才反应过来他刚刚在打她哪里。
  偏偏她还有爽到。
  羞都要羞死了。
  捂着脸不敢再看他。
  “喻黎哥、你……你别欺负我啊……”
  “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
  喻黎俯身过来,拉她的手,桑卓捂着眼睛死活不肯松,他的手便又撤了回去,安静了两秒,她正感觉奇怪,唇上又一软。
  呼吸交缠到一起,两个人鼻间呼出的气都是热的,她皮肤感知到,传递到全身,本来就够热了,现在更是感觉自己浑身都在冒热气。
  结果她手指刚撤开一点点,就见喻黎又支起来。
  唇角一勾,说:“我只是在教育它,它不喜欢洗澡,都把嘤嘤急哭了。”
  桑卓眼角还是湿的,听到这话,脸上都快要冒气,咬了咬唇,抬脚想踢他。
  结果还没抬起来,某个被他欺负了半天的地方,突然被喻黎食指和拇指的指腹,连根捏住。
  她一下就仰直了脖子,大张着嘴,呼吸都被他掐断了一瞬。
  喻黎还在说:“嘤嘤你看,它是不是一下就知道听话了。”
  这句话像是什么开关。被他吊了半天的快感,一下像是决堤的洪水,对着她的神经就是一顿猛冲。
  被从包皮里面剥出来的阴蒂,这会儿赤裸着,战战兢兢,半点抵抗能力都没有地被他捏在手心,还在被他又揉又捻。
  桑卓抖得厉害,穴口失控似的吐水,甚至喷到喻黎的腿上。
  皱着眉头,全身都是软的,甚至声带,一张嘴只有“嘤嘤嘤”的软声尖叫,“啊”都发不出来。
  花洒又被打开,淅淅沥沥的水声,让她的理智从没完没了的白光中回过来一瞬。
  然后很快发现还是回不来更好。
  强烈的,还有一点烫的水流,这下不再摇摇晃晃,而是笔直地冲上了被他揪起来的根部,嫣红肿胀的表面,都被水压刺得凹下去一点,然后变得更红更肿。
  被他喻黎生生延长的快感在体内乱窜,又因为浴缸狭小,她舒展不开,这会儿被他压着动都动不了,没有发散的途径,内脏好像都在微微痉挛。
  热水流进每一条缝隙,从前从来没有暴露出来过的地方也被细致地烫到,桑卓受不了这个刺激,掐着喻黎的手胡乱叫他的名字,去得厉害。
  男生的手一下就被掐红了,还破了点皮,可就是这样,他都没松开,愣是不紧不慢地一点一点揉洗过了每一个角落。
  给宝石抛光的细致活也不过如此了。
  花洒再次被关掉的时候,桑卓原本小小一粒的阴蒂已经完全红肿了起来,就算被他松开了,自己都缩不回去。
  颤颤巍巍地立在那,有点可怜。
  而女孩额头靠着浴缸,喘到失神,眼睛都是雾的,一副对不了焦的样子。
  喻黎便又用指尖去碰。
  黑亮的眼睛,迅速聚焦,又伸手打他。
  喻黎笑着抓住她的手亲了一下,视线还落在她腿心被他欺负到还在一抽一抽的小肉珠上,想了想,说:“嘤嘤,你说以后叫它什么比较好?”
  “豆豆?肉肉?还是小嘤嘤?”
  男生的指尖又摸上去了,桑卓喘息声滞了一下,又开始抖。
  被他羞得不行,声音都染上哭腔:“……喻黎哥你干嘛呀!不要取名字,怪死了!”
  但是喻黎根本不听她的,听见她哭,还在笑:“那就跟我姓?以后叫它喻嘤嘤吧。”
  还低下头,朝她腿心凑过去。
  在她不敢置信的视线中,嘴唇亲上他口中那个“喻嘤嘤”,含住,又抿了抿。
  “啊……!”
  身体深处,又是痉挛一阵,卷出好多水。
  喻黎耐心等她抖了一会儿。
  等到桑卓呼吸平复一点了,又凑过去亲她,被她别着嘴推开,也不气,转头亲她的耳朵。
  接着问:“好不好?”
  桑卓受不了了,摇着头躲来躲去。
  “不要!太羞耻了!”
  但是被喻黎压下来,问,“那里面要不要?”的时候,男生的手指突然插进她吐着水,被忽视了半天的小穴内。
  搅了搅,就把她的骨气也搅散掉。
  桑卓抽了抽鼻子,红着脸,还是软声回了句:“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