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声的高潮(h)
作者:7 rings      更新:2021-12-01 00:00      字数:2098
  “这次就让我来吧。”江自安把安寻轻轻放倒在座椅上,在略显逼仄的空间中,双手撑在她的头两侧。
  别人做这种事一般都会显得很霸道很强势,但江自安的表情让他的动作毫无说服力。虽然他的雄性荷尔蒙也很浓烈,但少了很多的侵略性。
  安寻以前觉得自己不喜欢温柔这一款的,跟这种人做大概率没什么意思,总感觉一闭眼一睁眼就过去了,冲击力和激烈是安寻对性爱的硬性要求。
  但她现在竟然觉得他这种也很好,很能激起一些自己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奇怪属性,比如想让他听话,让他顺从,乖了就给点奖励,不听话就狠狠欺负。
  下一秒,他就做了一件很可爱的事,从自己的裤子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避孕套。
  他现在穿的是自己的常服,看来是常备物品。但安寻知道他没动过除她之外的女人,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江自安特别为她准备的。
  “准备很充分嘛。”她咬着自己的手指,朝他挑了挑眉。
  “我是怕你……以防不时之需。”江自安腼腆地抿抿嘴巴,拿出避孕套,生涩往自己已经挺立的生殖器上戴。
  安寻觉得他都快把“怕你随时随地发情”这句话说出来了,但硬生生改了口。
  他戴得很慢,过程中数次抬头看安寻的目光,看着看着让自己的脸涨得通红。
  “中小学生第叁套广播体操,雏鹰起飞!”安寻捂住了嘴巴,在他的身下笑得浑身颤抖。
  “……”江自安无奈地笑了笑,她说的话总是这么有趣。虽然是在打趣自己,但有效地缓解了自己紧张的心情。
  他帮她褪下她已经润湿的棉质内裤,然后妥善地放到副驾驶。
  “抱歉,第一次没经验,下次会好好准备。”
  “哦?”安寻拉长声音:“某些人看起来单单纯纯,其实都已经想好下一次了啊。”
  江自安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他看着安寻一副挑逗的表情,焦急地俯下身堵上了她喋喋不休的红唇。安寻知道他是害羞了,于是边被他吻着,边偷偷扬起了唇角,手臂环上他的脖颈,将他往自己的身边拉。
  她的乳房和他的胸膛紧紧相贴,被压得向下陷,他感受到她的胸乳在贴着自己摇晃颤动,柔软得好像果冻。
  他的手探进她的下身,轻轻揉了揉,已经足够湿润。他把阴茎放在她的穴口,试探地向里面磨了磨。
  江自安觉得下身很涨,还被箍得有些隐隐发痛。他只知道之前只是前后摩擦安寻的穴口就已经有灭顶一样的快感,他不敢想完全被她纳入后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安寻有些着急,觉得江自安在这种事上真的很磨叽,但念在小鸡第一次学走路还不稳,她大发慈悲地原谅了他。
  “快点插进来啊。”她半娇嗔半命令地吻住江自安的耳垂,诱惑他快点把她送上极乐。
  下一秒,安寻就感觉到穴口被慢慢破开,还好自己水够多足够润滑,不然以江自安的尺寸,她此刻应该不仅仅只是觉得下体被撑得发胀。
  很久没被人插入过,她的下面此刻觉得外来物很陌生,江自安的生殖器粗而滚烫。但越是这样,她的肉壁就吸得越紧。
  江自安进入地相当缓慢,直到整根没入,他才气喘吁吁地放松下来。安寻夹他夹得很紧,他不能去看安寻的表情,因为他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射出来。
  他强烈压制住想要快速挺动的欲望,在安寻的身体内缓缓地抽插了几下,想给她一个适应的时间。
  “快一点……”安寻的腿勾住江自安的腰,朝他索取。
  江自安低头,很纯情地吻了吻她的眼皮,随后逐渐加快了速度。
  他很会顶,每一次都能快而用力地擦过自己的敏感点,快感一波波袭来,安寻感到的内壁不断收缩,分泌出源源不断的体液。
  安寻绞着唇,耳边全是他操进来时淫靡的交合声,噗噗的水声和拍击声在车内密闭而窄小地空间内显得格外响又格外近。
  她的乳房在江自安一下下的挺动中剧烈地摇晃着,显示出他们两个人的性事有多激烈。安寻感受到车在晃,身处于野外的事实让她更加兴奋。
  她揉动自己的双乳,啊啊着浪叫出声。
  江自安尽管是第一次,但掌握到要领后便似乎得心应手,他每一次都卖力地动作,顶弄安寻的花心,粗大的涨热似乎要把安寻的泥泞的小穴搅得天翻地覆。
  又一次被顶到最深处,安寻的瞳孔失焦一刻,随后高高仰起自己的下巴,下体夹紧了江自安的阴茎。
  江自安闷哼一下,皱紧了眉头,他控制着自己不要在巨大的快感中释放,但不过也只是勉强保持着快速的抽插。
  他喘息的声音很性感,汗从他的额头和脖颈流下,甚至有一滴悬在他粉红的乳尖上,摇摇欲坠。
  他不能保证自己能有多持久,但一定要在安寻高潮之后再射,这是他对自己的要求。
  江自安俯下身,靠在安寻的耳边挺动自己的下体,一下又一下,毫无保留。
  安寻挺起自己的腰,想要去迎合他的动作,她爽得埋在他的肩膀,然后张开嘴巴咬了上去。
  “啊啊嗯……”安寻的呻吟被又深又有力的抽插搅得支离破碎,穴口在一次次的摩擦中发出疼而痒的密密麻麻的感觉。
  随着江自安又一次的碰撞,安寻被重重顶弄到花心。她的呻吟声戛然而止,从喉咙里溢出一声气音。
  安寻被送上高潮,颤抖着释放,淫水早已将江自安的后座浸得一片狼藉。她张着嘴,过了几秒,眼前才重新映入那片暖黄色的灯光。
  阿弥陀佛,小江终于高中毕业了。【慈母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