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具间的情欲戏(上)
作者:7 rings      更新:2021-11-27 03:34      字数:1921
  今天两人的对手戏不算多,一般都是江自安正在拍戏,安寻在旁边准备赶下一场,或者反过来。
  尽管没什么接触,但安寻很敏感地察觉到,江自安一天都在躲着她。
  之前他和她的来往虽然算不上坦坦荡荡大大方方,但至少不是像现在这样连眼神都躲躲闪闪。江自安的目光与她不小心相对时,往往会在下一秒就若无其事地移开,或者直接平滑地从她脸上掠过,仿佛把她当成空气。
  甚至连剧里的情节也是一样,师尊并不接纳这个只会惹祸的小徒弟,所以离她远远的。不论现实还是拍摄,他都是一样的疏离。
  这个事实让安寻觉得很不爽。她觉得江自安在拿乔,如果不是觉得他够帅,自己怎么会因为见色起意让他帮自己口。但某些人不仅不享受,竟然还委屈起来了。
  就在安寻在一旁候戏时,江自安扮演的师尊被剧里的大反派一掌击飞,他手中持着剑,半跪在地上,滑出了几米远。
  安寻一边夹带私货地想:好逊的师尊,一边不受控制地被镜头中江自安的面部特写紧紧吸引住目光。
  几缕额发略略遮挡住他的眉眼,明明是被风随意吹乱的,却好似精心设计过一般。鲜血从他苍白的薄唇中流出,红得触目惊心。江自安低头轻轻咳嗽了几声,抬眸看向反派时,闪过了一丝不甘又坚决的目光。
  直到最后他终于坚持不住,慢慢闭上眼,扶着剑晕了过去。
  风刮起他的黑发和白衣,在一片灰黑色的背景下,显得悲壮而凄凉。
  直到导演喊了“卡”,大家,包括安寻,才仿佛如梦初醒一般回过神来。
  江自安从地上站起,有两个助理上前给江自安递水和毛巾。他一边擦拭着唇角的血迹,一边朝导演走过来。
  江自安低头看着正在放映拍摄片段的监视器,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似乎是觉得自己哪里还有欠缺。他忘了归还手里的剑,左手将它背在身后,长身玉立的模样看起来似乎还未出戏。
  虽然安寻很不想承认,但她确实又被他帅到了。看他拍戏是一种心灵和视觉上的双重享受。不同于其他带资进组,长相很对不起观众的男演员,江自安不论是脸还是身段气质,都是上上乘。昨天他的打戏行云流水,干净利落,今天的战损又看起来脆弱惹人疼惜。他的身上时常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像蝉翼一样的易碎感。
  导演对江自安的出色表现显然也满意地合不拢嘴,趁江自安还在一帧一帧抠自己的演技。导演扭头,朝坐在机器后的安寻招了招手:“安寻,下场准备!”
  江自安一顿,刚才太过专注,并没有意识到安寻就在身后不远处。他藏在宽大衣袖下的手捏了捏剑柄,没来由的心跳加速。
  安寻朝他的方向走来时,江自安几乎是落荒而逃。
  其实也算不上,他想,只不过是走得比平常快了点。至于原因,他暂时想不到。只是她一靠近,就会产生类似于溺水一样的症状,呼吸不畅,心率升高。
  直到确认安寻结束了今天的戏份,他才毫无负担地来到了拍摄场地,准备拍摄今天他的最后一场。
  作为男主角,他的戏份很重,拍摄完毕后,其他的同组演员都已经回到酒店休息。他看着人几乎都走光了拍摄场地,这才感到了一丝疲惫。
  “江哥,你去化妆间稍微等我们一下,就来。”化妆师和小助理正在帮另一个女演员卸头上的珠花。
  江自安点了点头,原路返回。
  化妆间的旁边紧挨着剧组的道具间,原本是山上一件荒废的旧房子,后来被剧组拿来做道具间使用。
  从门下的缝隙透出丝丝微弱的光线,但江自安并未在意。当他走到门前,那扇门突然被打开。门缝中伸出一只白皙的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将他扯进了房间。
  一套动作下来几乎没有给江自安任何的反应时间。
  房屋内黑着灯,静谧无比,可以清楚地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安寻。”江自安叫出她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安寻举起藏在袖子里的手机,开着手电筒,举到自己面前,照亮她那张妆容精致的脸。
  “除了你我想不到还有谁。”江自安别过头,薄唇紧绷,就要打开门向外走。根据经验可得,他不能和安寻独处,否则一定会坏事。
  “江自安!”安寻低低叫了他一声:“都怪你,我今天下面疼了一天!”
  江自安瞬间怔住,语气中带着点不可置信:“疼?”
  他并不认为自己昨天哪里粗鲁,难道是一时情动没有把握好分寸?
  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开始回放昨天的画面。
  江自安低声否认:“不可能。”
  “呜……”安寻发出了类似小猫呜咽一般的声音,晃了晃他的袖子。
  “……疼得厉害吗?”他的语气有些松动。
  安寻坐上他们二人身后的仿梨木雕花桌,解开了自己戏服上的腰封:“你来看看。”
  她承认,有时候自己确实挺心机的。
  比如,他昨晚的动作分明足够轻柔,但她还是要说疼。只是为了看他穿着这身衣服,伏在自己身下,满足自己想要把他拉下神坛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