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戏
作者:7 rings      更新:2021-11-27 03:34      字数:1729
  剧组开机那天,一人一袭白衣,另一人一身红袍,两人并列站在一起敬香的照片上了热搜,公司买的营销号和cp粉都在说好配天生一对,粉丝都在辟谣说哥哥姐姐独美,路人都在嘲讽粉丝自欺欺人,真夫妻怎么可能不配。
  安寻看了几张他们的合影,把他们两个拍得男俊女靓,还真有那么点意思。
  她用两根手指放大江自安那张脸,一身白衣衬得他意气风发,潇洒俊逸,比起他的现代装,多了一丝不染尘世的清高,是人群中独一无二的挺拔。
  挺帅的嘛,安寻下意识舔了舔唇,随后又瞬间下了头,她对用保温杯泡枸杞的老干部可没什么兴趣。
  可是……她微微眯眼,抬头望向正在拿着剑吊威亚的江自安。
  他的打戏漂亮又干净,哪怕在空中也镇定自若,如履平地。黑发飞扬,衣袂飘飘,他冷淡的黑眸和性感的薄唇被摄影机放大特写,帅得毫不收敛。
  一人血书江自安把这套古装半永久,安寻在心里默默举手。他穿上这一身之后,莫名地让她好想像弄脏那件白色衣袍一样弄脏他。
  什么和什么……
  安寻摇了摇头,人不能,至少不应该。
  就在她正在脑海放映一些有关江自安不可描述的画面的时候,江自安缓缓从天而降,连站稳在地上的姿势都格外优雅,仙气飘飘。
  导演喊了cut,江自安从戏中抽离,朝工作人员微微鞠了一躬,随后朝安寻的方向踱步而来。
  光源从他的身后打来,在安寻的眼里像整个人发着圣光。她渐渐分不清这到底是江自安还是剧中的角色。
  直到江自安走近,她才发现自己看得太入迷了,连忙移开了视线。
  其实和她合作过的帅哥不少,但她姿容太盛,常常会压对方一头。然而江自安却不会给人这种感觉,他那张脸似乎天生就该进娱乐圈,站在聚光灯下。
  当然,她也一样,用不到艳羡谁。
  安寻发自内心地夸奖:“看不出来,很帅嘛。”
  江自安拧开水杯的姿势顿了一下,随后朝她微微点头:“谢谢。”
  配上他这身装扮,真的好像古代教养得体的贵公子。
  安寻晃了下神。
  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内心从今天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就不太平静,甚至称得上是蠢蠢欲动。
  被美色诱惑也好,自制力不足也罢,安寻很想看他用这张脸,伏在他身下气喘吁吁的模样。
  “喂,今天有没有时间,晚上我们对对戏?”
  -
  安寻结束今天的戏份回到房间时,江自安还没下戏,和他有对手戏的女四号是个新人女演员,可能是因为经验不足NG了很多次。江自安便一直陪着演,并一遍遍提出指导意见。
  原来之前营销号说江自安不仅敬业还完全没架子不是洗脑包。安寻表示认可。
  她闲着没事干,在房间中一边做瑜伽一边拿起剧本过了一遍。
  在这场戏里,他是高高在上的师尊,而她却是觊觎他师门中宝物的小妖怪。她化为人形,悄悄混入他的门下,成为了他的小徒弟。每日装疯卖傻,只是为了让他放下戒心。
  有一场戏中,她为了套他的话,不惜用上了美人计,然而他却丝毫不为所动,不仅没套出宝物的所在地,还被惩罚抄写静心咒七七四十九遍。
  安寻越看越觉得,这师尊就是江自安本人。一样的不解风情,一样的古板正经。
  她看着看着快要睡着了,突然听到隔壁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江自安的步伐和动作都是轻轻的,但越是这样,越让安寻无法忽视。
  她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感觉,但她并不想承认自己是个色中饿狼,急不可耐地想要看着那张脸高潮。
  几分钟后,她听到江自安走出了他的房间,来到她的门前,似乎还犹豫了几秒,随后叩响了她的门。
  “安寻?”他声音很轻,似乎是怕她在休息吵到她。
  其实他本来可以隔着墙问自己,但他偏偏要恪守规矩,连敲门都是轻重统一的叁下。
  江自安是这样的人。
  安寻打开门,看到他手里拿着剧本。
  “抱歉,下戏晚了些。如果你介意,我们可以明天……”
  “我不介意。”安寻的话里若有深意。
  她看着江自安的脸像在看着唾手可得的猎物,一双眸子里闪烁着自己都未察觉的兴奋。
  江自安进了屋,在安寻眼里像是自己跳进陷阱的小白兔。
  “那我们今天就来对这一节吧。”
  安寻的手指指在她色诱师尊那一段,上挑的眼尾像只魅惑的妖精。
  她在江自安进屋的那一刻起,就入了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