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他的手(微h)
作者:7 rings      更新:2021-11-27 03:34      字数:1908
  江自安僵住了。
  “什么意思?”他的睫毛很长,于是显得眼眸很幽深。但尽管被这样的眼神直勾勾盯着,安寻也丝毫没觉得不好意思。
  她翻了个身,趴在床上,柔顺的长发扫过江自安白皙的脖颈。
  “我例假快来了,性欲比较强……”她的手指戳到江自安的脸颊上。
  “你在说什么?”江自安从床上撑起来,躲过安寻的触碰。
  “自己一个人弄很慢嘛,我想你帮我可能会快一点。总不能放着现成的资源不用吧?”安寻扒住他的胳膊,红润的唇翘起来。
  江自安明白了安寻在说什么,她想让他帮她自慰。
  “不可能。”江自安一句一顿地说,他还没意识到自己白皙的脸颊泛起了一片绯红,虽然在黑暗的掩盖下并不明显,但还是被安寻看到了。
  “求你了,你帮我弄完,我就好好睡,绝对不吵你。”安寻坐起来,朝他双手合十。
  “你就这么饥渴吗?”江自安冷言冷语,他不懂为什么她连一晚都忍不了,更何况他们只是有过几面之缘的陌生人。
  “明天一早我们的新闻一发,你我的清誉可就没有了。我们怎么也得做点什么把罪名坐实吧?盖着被子纯睡觉?这也太对不起我们公司的用心良苦了。”安寻的逻辑简直无懈可击。
  江自安头疼地闭上了眼睛,觉得和身旁这个女人简直无法交流。
  “我是个男人。”他疲惫地说。
  “我不把穿老头睡衣的男人当男人。”安寻出言讥讽。
  “……”江自安气得太阳穴突突跳:“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你不会舒服。”
  “这就更不需要你担心了,我水很多高潮很快的。”安寻察觉到了对方态度的松动,讨好地凑上前去。
  “我只做这一次。”江自安深吸一口气,他的耳朵已经热到发烫,此时让安寻把嘴闭上比什么都重要。他最终选择投降。
  他第一眼看到安寻,就知道她并不是她表面看起来的那样,是知世故而不世故的单纯女人。毕竟她那双明艳的眼眸中是藏不住的狡黠,有数不清的坏脑筋。但他没想到她能玩得这么开,话里话外全是不加避讳的露骨词汇。
  他从被子里伸出手:“告诉我,要怎么做。”
  “过来,面向我。”安寻主动上前,把江自安的头拢在自己的臂弯中,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江自安下意识地停止了呼吸,在他的视线中,安寻的身体瞬间放大。
  安寻抓住江自安的手,用他的手指挑开了自己的浴袍。
  浴袍下不着寸缕,露出安寻近乎完美的酮体。
  安寻看着江自安的反应,觉得相当有意思。她感受到他的手处于一种僵直状态,而他的视线在看到浴袍滑落的那一瞬间就移到了她的脚上,并且瞳孔还肉眼可见地惊恐地颤了颤。
  江自安的喉结滚了滚,嗓音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沙哑:“……快。”
  “你怎么比我还急?”安寻的尾音带着一种妩媚,仿佛在他的心上挠痒。
  他的手此刻是随意她摆布的玩具,任她差遣。
  安寻慢慢把他的手举到自己嘴边,张开嘴巴舔了一小下他的中指。
  “你……”江自安身体一颤,他看向安寻,又在看到她的瞬间慌张地移开了眼睛。
  “润滑一下。”安寻又伸出舌头舔他的食指,神态和动作都像极了小母猫。
  江自安觉得自己大错特错,他不该答应安寻的要求。不,应该说他根本就不该同意公司的提议,和安寻扯上关系。现在他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而他却选择了一个有些麻烦的盟友。
  只是她的温言软语听起来像是蛊惑,让他忘了拒绝该如何说出口。
  手指上的湿润和温暖的口腔已经让他思维混乱,他不知道还能怎么继续。
  他有些绝望地面向天花板,任由安寻摆弄自己的手。江自安感受到自己的手在她的带领下缓缓下移,先是触摸到了她柔软的小腹位置,然后抵达了一片泛着潮湿的软肉。
  像是有电流从他的心口划过,江自安加剧了呼吸。
  她的中指和食指划过她饱满又柔软的阴唇,被安寻放在已经泥泞的穴口处,她微微喘着气,语气中竟然还有些骄傲:“怎么样,我说了我水很多吧。”
  安寻拿着他的手在她的花瓣上轻轻上下刮蹭。
  男人的手果然和自己的手有很大区别,比如他的手很大,骨节也比自己的手粗,手指修长又有力,他的指甲修剪得干净整洁,简直就是完全适配的天然按摩棒。
  灼热的手指按压在她脆弱柔嫩的阴蒂上,散发着源源不断的热意。安寻咬着唇,觉得自己的水流得更多了。
  江自安的状态比安寻好不了多少,他的胸膛上下起伏着,似乎所有感官都集中在自己的右手上。
  这是他第一次触碰女人的私密部位,柔软又温暖的感觉无法忽视。
  江自安已经面红耳赤。
  “放在这里,不要移开。”安寻轻声说,带着喘息。
  她把江自安的手指在自己的阴蒂上放好,随后移开了握着他手腕的双手,以防自己妨碍他的发挥。
  “可以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