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474这样啊
作者:八八酱      更新:2021-11-26 00:04      字数:2244
  “没关系啊,我之后可以补前面的内容。”阮糖糖也学着他压低声音说话。
  “那就不一样了。”张玉文似乎对这件事还挺固执的。
  阮糖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索性认真看起了电影。
  是很标准的童话结局,几个人看完之后也就感叹了一下结局美好,便没有多的感想。
  宋晚薇接了个电话,过来说道:“玉文,年年,你们家的司机都在外面等着了。”
  现在时候的确不早了。
  张玉文和路年年都礼貌告辞,周末的聚会就算是结束了。
  “那两个孩子还真是不错。”宋晚薇越发把张玉文和路年年看得顺眼:“他们可是唯二来家里关心你们的。”
  “是呀,年年本来就是我最好的朋友!”阮糖糖非常自豪。
  “那玉文呢?”宋晚薇有些好奇。
  “张玉文啊……”阮糖糖想了想,露出一个同情的神色:“可能我是他唯一的朋友,所以他才会来找我。”
  “唯一的朋友?”宋晚薇有点不敢相信:“不应该吧,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难道还有性格很孤僻的?不过我看他也挺正常的啊。”
  “不是性格孤僻的原因。”阮糖糖想说张玉文色盲的事情,但是又想起两个人之间约定的承诺,她没办法说出来,只好说道:“他追求那个……哦,‘高质量交友’!所以他才只有我这个朋友。”
  阮糖糖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词汇,说完之后还很骄傲似的挺了挺胸膛。
  阮俊彦在一旁嘲笑她:“你这就是利用他来夸你自己!”
  “我才没有,不信你自己去问张玉文啊!”
  “算了吧,要是让他拆穿你,我怕你当场哭鼻子。”
  “我才不会哭鼻子,我都是大孩子了!你才哭鼻子呢!”
  两个朋友一走,这兄妹俩立刻就原型暴露,这就开始吵架斗嘴。
  宋晚薇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争来争去,又是觉得又去,又怕以后经常这么吵,总有假戏真做的一天,到时候她还不知道该怎么劝架呢。
  以前听说全世界的兄弟姐妹都会吵架斗嘴,那时候宋晚薇还不相信,因为从前的阮俊彦和阮糖糖太过和谐,简直亲密得像一个人。
  现在看来,只是时候未到,小时候没有太强的自我观念。现在两人渐渐长大,又在念书,有了各自独立的想法,倒是能斗嘴的内容越来越多了。
  好在他们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说来说去也就不了了之了。
  电影也看完了,伙伴也都走了,阮俊彦和阮糖糖在客厅是待不久的。
  他们上楼的时候,宋晚薇突然想起一件事:“糖糖,你好像经常给小林打电话?”
  阮俊彦自行上楼去了,被叫住的阮糖糖站在楼梯中间,愣了一下:“是呀,怎么了?”
  “倒是也没什么,”宋晚薇说道,“我知道你很感恩,但是小林现在在养伤,你总是这样跟他打电话,他恐怕得不到足够的休息。”
  宋晚薇这样一说,倒是让阮糖糖想起之前林全说的,她总是在检查之后打电话过去,未免有些心虚。
  不过她很快就说道:“我和小林约好了的,只要是晚饭过后给他打电话,这段时间他都有空的。”
  “那都是客套话,他不好拒绝你,你自己总要有分寸的。”宋晚薇语重心长:“糖糖,耿直是好事情,但是也要分清别人的客套话,否则反而是给别人添麻烦了。”
  阮糖糖觉得宋晚薇说得不对,她虽然年纪还小,但是别人说真心话或者是敷衍,她自认为还是分得清的。
  更何况小林对她那么好,连豁出性命都要保护她,她不认为小林是会对她说一套做一套的人。
  但是不可否认,宋晚薇的话还是对阮糖糖产生了影响。
  “哦……我知道了,之后我会减少给他打电话的次数的。”想来也是,林全的确需要充分的休息时间。
  于是之后的一天,阮糖糖吃完晚饭原本习惯性地要给林全打电话,但是突然想起宋晚薇的话,她最终忍住了,没有去打扰林全。
  通过之前的通话,她猜测这个时候林全无非就是也刚吃完饭,然后在单人病房里无聊地看电视。他说他不喜欢看电视,但是能听见点声音也不错。
  话虽如此,但是这半个多月,给林全打电话已经成为一个习惯了,突然要戒掉还有些不适应。
  这种不适感一直持续到了晚上睡觉前。
  阮糖糖没有玩手机的瘾,最多就是看一看漫画,毕竟她现在才一年级,认识的字不多,更倾向于看图画。
  但是今天她捧着漫画,怎么都看不下去,总觉得心里有点浮躁,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到了她快睡觉的时候,她便把漫画书随手一扣,换好睡衣准备躺上床,手机却响了。
  她下意识以为是路年年给她打电话,拿起来一看,竟然是林全。
  林全主动给她打电话……以前林全给她打电话,不是因为阮廷琛让他办什么事,就是来接阮糖糖的时候告诉她上车地点。
  今天却是因为什么呢?
  阮糖糖恍惚间已经接起了电话,那头十分安静。
  最后还是阮糖糖先开口的:“小林?你还没睡吗?你之前不是说,医生让你早点睡?”
  “这几天睡太多了,又不动弹,现在还不困。”林全说道:“倒是你,今天家里有什么事吗?”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有同学来家里找我玩儿,我们晚上一起看电影了。”阮糖糖说道。
  “哦,这样。”林全问:“是上次来家里的那个同学吗?”
  阮糖糖想了一阵,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张玉文。
  “他的确来了。”阮糖糖回答道:“不过年年也来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阮糖糖后知后觉道:“糟了,明明说好今天不打扰你的……”
  林全似乎是顿了一下:“怎么说?之前那么多天都打扰了,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唔,妈妈说你现在孩子养伤,所以最好不要经常打扰你。”阮糖糖没有隐瞒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