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鸟(2)逼迫【鞭打、扇脸】
作者:一闪一闪      更新:2021-11-22 21:57      字数:2385
  徐玉韫拢了拢身上的毛毯朝楼下走去。
  这里看起来像是老式庄园城堡,镀金的屋顶,暗红为底印有金色蓝色图案的地毯,花纹繁复的墙壁,古铜色壁灯造型别致、各不相同,珍贵的古董摆件随处可见,雕刻精美的橡木楼梯带着历史的沧桑感与厚重感,除了那些存在感极强的画突兀地挂着,一幅又一幅让她无法装作视而不见…
  她拖着缓慢的步伐走下楼梯,径直来到客厅,果不其然看到了坐在壁炉旁沙发上的陈天青,壁炉的火烧得很旺,火光映在他脸上模糊了他的神情,不过她知道,他也在看着她。
  “果然是你。”徐玉韫眉头轻蹙,“陈天青,你说放我离开内陆却又下药把我掳到这个鬼地方,不要告诉我你喜欢上我了。”
  陈天青耸了耸肩,无所谓道,“承认喜欢并不丢人,不是吗?”
  “你说你喜欢我?所以呢?”徐玉韫并没有因为男人的状似坦诚而放下戒备,要知道墙壁上挂着的那些画可全部都是她被sm的场景。
  陈天青微笑,“所以我邀请母亲在这里长住,我想这也算是替父亲了却一桩心愿,虽然他已不在。”
  “我可以拒绝吗?”
  陈天青依旧是一副笑脸,“你觉得呢?”
  “这是什么地方?”
  “克里斯岛。”
  从未听说过的名字,显然这里是陈天青的私人领地。
  徐玉韫抿唇,“你这是要囚禁我?”
  陈天青意味深长道,“母亲,你的态度决定我的方式。”
  上一次陈天青叫她“母亲”还是在她的冷嘲热讽和威胁逼迫下,那时他好像也是这么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徐玉韫闭了闭眼睛,从发现被掳后勉强维持的镇定即将被击溃,或许正是因为陈天青看出了她不过强撑气势所以才这么步步紧逼,她垂下眼帘,“我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你。”
  陈天青勾起嘴角,鼻腔里发出短促的轻笑,“自然是以奴隶对待主人那样的态度。”
  徐玉韫猛地抬头,怒视他道:“陈天青,你是变态吗?!”
  她转过身想要离开,然而却被男人一把握住手腕,“很不错,那么那我就以你现在的态度为例,给你上上一课。”说罢他扯下领带将她双手捆在一起,动作粗暴地把她推倒在壁炉前的地毯上。她挣扎着想要起身,然而陈天青一脚踩上她的肩膀将她钉在地上。
  于是她只能眼看着他抽出皮带。
  徐玉韫本就惨白的脸色又白上了几分,她张了张唇,声音有些颤抖,“不要,你不能这么对我,陈天青,我是你父亲的妻子,是你的母亲,你但凡还有人性,就不该这样。”
  她色厉内荏地一番话只换来对方毫不留情地嗤笑,“杀死我父亲的母亲吗?嗯?”
  徐玉韫摇头,“明明是你更想要他死…陈天青,你利用我杀掉你的父亲,现在又企图强暴囚禁你的继母,你连畜生都不如!”
  “说得好。”陈天青给她鼓掌道,“既然你知道我禽兽不如,便更不该如此挑衅于我。”
  皮带终究还是狠狠甩在了徐玉韫身上,也许是打定主意要给她一个下马威,所以陈天青下手丝毫没有留情,一鞭接着一鞭,鞭鞭狠辣。
  双手被缚的徐玉韫只能尖叫着在地上挣扎蠕动,无论她如何扭动身体,皮带都会像长了眼似的尾随而至。
  “不要打了,陈天青,你告诉我,你告诉我怎么做,我都听你的还不可以吗?”
  “我亲爱的母亲,看来你还是没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在这里,我才是主宰,开始或结束全由我决定,你没有说‘不’的资格也没有喊停的权力。”
  因此无论她如何求饶,陈天青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足足打了她五十余下,奶白色的皮肤上一道道凸起的红棱纵横交错、触目惊心。
  徐玉韫嗓子已经叫哑,向来精心养护的头发在与地面的摩擦中变得糟乱,她眼眶通红,眼皮肿得老高,眼泪却还在无意识地往外流。
  下人端着托盘适时出现,托盘里放着一条温热的湿毛巾。
  陈天青接过毛巾挥退下人,然后动作轻柔地将她的脸擦净,“母亲,这只是最基础的惩罚方式。”
  徐玉韫拍开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哑声道:“陈天青,我不要留在这,让我走。”
  陈天青弯下腰轻轻托起她的下巴,目光在她脸上逡巡了片刻,然后他笑了笑,松开手,挽起袖子,将巴掌重重地挥在她的脸上。
  徐玉韫捂着脸歪向一旁,巴掌落下的瞬间是麻木的,继而火辣辣的疼痛席卷了半张脸,左腮被牙齿撞破,口腔里弥漫着铁锈的气息。
  “清醒了没?”男人居高临下睥睨着她,平缓的语气中暗含摄人的威压。
  徐玉韫瞪视着他,眼里满是恨意,“放我离开。”
  响亮的巴掌声又一次回荡在客厅,使得她另外半张脸也高高得肿了起来。
  她浑身都在抖,不甘、绝望、愤怒、恐惧交织在一起,情绪已经到了临界点,离崩溃只差一线。
  陈天青对这些通通视而不见,打横将她抱起,走进一楼边缘的一间屋子。
  这个房间比她睡过的那间要小很多,墙壁是复古的红色,上面绘有米黄色花纹;窗帘是黄绿的,但颜色发白偏淡;床上用品与窗帘同色,再搭配胡桃木家具、米黄色布艺木边沙发椅,整个房间显得复古且温暖。
  可惜徐玉韫此刻并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个房间的布置。
  她被放在床上,手上的束缚已经解开。陈天青坐在床沿,撩开她的睡裙将手指探进她的腿间。
  她浑身都在疼,像火烧一般,可即便如此,小穴还是可耻产生了反应,黏液在阴道深处不断分泌再慢慢向外渗出。陈天青有些嘲讽地望着她,显然他的指尖已经触到了濡湿的淫液。他没有深入,而是反复亵玩着小巧的阴蒂。
  徐玉韫呼吸逐渐急促,欲望的潮水将她裹挟。
  察觉她身下的水越来越多,穴口蠕动得越来越剧烈,陈天青用指腹捏住阴蒂用力一拧。
  “啊!”
  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徐玉韫忍不住惨叫了一声,身体本能蜷缩。
  陈天青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这样的疼痛就能让你产生这样大的反应?你这样我都要怀疑那些照片上的人只是你的替身了。”
  徐玉韫哀求道,“放过我好吗,我真的不想再玩这样的‘游戏’,你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为什么非得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