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
作者:牛中牛      更新:2021-11-11 04:12      字数:2052
  “都在低头吃饭,你这样反而容易引起注意。”
  他拿掉杨鱼的超模款墨镜,拢了拢她鬓边的碎发,才放她进去。
  疫情期间,普通人带个口罩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室内还带个大墨镜就让人很匪夷所思,觉得奇怪当然就会多盯着看几眼,屏幕上活跃的当红小花,只要不是村没通网,多看几眼自认能认出来是谁了。
  拿掉墨镜的杨鱼实在紧张,刚进去就有服务员上前指引,她不敢说话怕声音暴露,只能点头用手比划着,好在进门跟包间的距离也不远,进入包间坐下她才松掉心下的一口气。
  坐下之后发现江惹没有同她一起进来,她又不敢出去看,只好摸出手机来准备电话,电话刚拨出去就被挂掉,紧接着江惹就推开门进来了。
  “你去哪了?”
  “抽了根烟。”
  杨鱼有些生气:“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进来?你不知道我进来的时候服务员问我,我什么都不敢答,真无语!”
  江惹在她旁边坐下,顺便把她抱过来坐在自己腿上,“我以为你不喜欢同进同出。”
  杨鱼张了张嘴,无话反驳,刚才只是嘴边的口头禅抱怨着无语,这下才是真的无语,她瞪了江惹一下,要从他的腿上下去。
  她是发现了,这个人老是喜欢动不动就抱她。
  江惹制住她不让她下去,两个人拉扯着好玩的时候,服务生拿着菜单进来了,四眼对双眼,空气凝滞了几秒钟之后,服务生才反应过来,一边弯腰后退着一边道歉。
  “对不起,打扰到你们了。”完全退出门后,在门上敲了两声,得到门内人示意,才重新进来递上菜单。
  他低着头不好意思看向刚才还搂搂抱抱在一起现在却面对面正襟危坐的两人,在居酒屋工作了俩年对于这种情侣喜欢在包间搂搂抱抱干些小亲密的事早已司空见惯,但眼下这个男人气场是他从未遇到过的,让人站在一边都觉得无所适从。
  还有这个女人,都进包间了口罩还不摘下......
  他好奇要偷偷地多瞧两眼,但男人已经飞快地点好了餐,把菜单递给他顺便下了逐客令。
  他略带遗憾地退出去,能配得上这个男人的女人长什么样子,真好奇。
  等门完全合上,杨鱼才把口罩拿到下巴下面搁着,并且时刻准备着等上菜的时候再度拉上去。
  江惹想了想刚才尴尬的瞬间,回神过来杨鱼身份的敏感:“我考虑不周了。”
  他喜欢烟火气,对于吃饭的地方并无太多挑剔,只要干净卫生。他之前有段时间喜欢上了夜市的大排档,经常就下班回去换一身休闲装散着步去夜市把晚饭解决掉。
  杨鱼赶紧否认,“是我的问题不关你事,和我出来是不是很不方便啊。”
  她知道自己的处境,目前没有办法跟个正常人一样生活感受着烟火气。
  被捧上来神坛,当然就应该不食烟火。
  于是说话间神情里带丝可怜兮兮,希望江惹不要觉得和她出门麻烦,以后再不带她出来了。
  江惹居然一本正经回答她:“你红啊。”
  杨鱼本来挎着的脸被逗笑了,笑的同时想继续笑又想要让自己显得自己不那么在意憋住憋住笑,整张脸都憋扭曲了。
  是这样的,被喜欢且刚确立关系没多久的对象夸赞任何一个方面,内心都是极其雀跃的,但面上又不能太显出来,不然显得自己好像没谈过恋爱没被人夸又没见过世面一样,虽然,她之前的确没有谈过恋爱......
  她端起茶杯喝水,用这个时间缓缓情绪,把嘴角的笑意压了下去,这才说:“你也很出名啊。”
  靠着和各路女明星暧昧绯闻出名。
  话一落连自己察觉出了贬义在里头,又向他解释:“我当练习生的时候就知道你了。”
  出名还出的挺早。
  说完又懊恼,怎么话越说越贬。然后就紧紧盯着他面部的每一寸表情,想从他脸上探究一下他的心情。
  偏偏江惹垂下了眼,让她探究不到,手边还被江惹推了一杯梅子酒过来,她端起来喝掉。
  一入口,这梅子酒也太合她的味蕾了,酸酸甜甜,连舌头都软掉了,她喝完一杯把酒杯朝着江惹伸去示意他再倒。
  江惹顺着她倒酒,最后一蛊梅酒全进了她肚子。
  吃完饭回去的路上,她大概是有点醉了,靠在副驾驶的座椅上,把车窗玻璃降下来,晚风带着白日还未消散的阳光气息,吹进车内拂着她的脸颊,脑子里没空去想其他的,杨鱼就这么睡着了。
  再次醒来是热醒的,周身像是裹了一团火要烧着了一样,偏偏两条腿呈叉字形大敞着,两腿间最鲜嫩的地方正在被毫不留情的鞭笞着。
  她一睁眼,江惹湿气满满的嘴唇就含了上来,两人交换唾沫的同时她从江惹的嘴里闻到了自己发酵的酒味,醇醇的,和他一样。
  她闭眼,专心感受这一刻。
  偏偏胸上的大手左揉右揉逼出她的呻吟,还不够,还继续往下探去掐她的腰,腰间的软肉快要被他捏出了水,他又伸手至后背托起整个身子贴向自己,两人耻骨间压得不能再紧了,他还觉不够前后施力大开大合地插着她。
  “嗯..嗯嗯嗯...”杨鱼发出一连串控制不住的喘息,穴里酥酥麻麻地绞着江惹的肉棒,越绞越酥麻舒爽,越要绞,像陷入了死循环。
  终于最后一下白光乍现,杨鱼努力睁开汗湿的眼,有气无力道:“你把空调开开啊......”.
  她没被做死,但是会被热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