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看来不罚你,你总是不乖!(HH)
作者:冯诺依曼      更新:2021-11-25 01:11      字数:2335
  她当然知道赫连川天生气,可要怎么才能让他不生气呢?她身份暂时改变不了,难道他以后也揪住这事不放
  那只能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她并不回应,一双秋水盈盈的眸子,瞬间凝满了泪水,视线也全模煳了,看她拼命地不让泪水掉下,等泪珠盛满了眼眶,无可奈何地大颗大颗掉下来,赫连川天惊得松了手
  她就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把转向榻内,默默掉泪,过了一会才咽哽道:“妾不守妇道,脚踏两条船,是个水性杨花之女子,如今王爷见弃,何不赐妾一死”
  赫连川天想她是觉得委屈,二人关系见不得光,压低身靠过去,伸手过去,把她脸转过来,看着她那双被泪水冲刷过的晶盈眸子道:“你这是负气话,脾气就那么倔,才几岁的人就说不活了?”
  她哭喊道:“我有什么办法!公爹想我哄是吗?可是我如今这身份变不了,也不敢说再没有这样的事,再多几次公爹不烦了厌了吗?”
  她一激动,直接说我了,也不说妾了
  “如果有一天我的郎君真的厌了我,倒不如真让我死了吧”
  二人间最亲密的时候,她也只曾喊他郎君,没喊过他夫君,她的夫君另有其人,这却不是她的错,他明明知道,如今拿了这事来迁怒她,却是他的不对。
  她对他的称呼也是由远至近的,赫连川天听了出来。
  原是恼怒他这小娘子不完全属于他,身份上还是赫连铭之妻,如今却是爱怜得一根手指头都不想让人碰了去,早知如此在看到第一面就应该把她抢过来,不让她跟别人拜堂成亲才是。
  “生生死死的话,不准再说,你在我身边,谁还能给你气受!这院里的人都护着你,本王知道你有事,不是马上赶回来了!”
  她也不哭了,只是一时收不住,一抽一喘。
  “看来不罚你,你总是不乖!”
  说罢他伸手解了她的腰带,那海棠红腰带颜色煞是好看,以至他把她脱得一丝不挂,却还拿着这腰带,舒纯雁早已满脸通红,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这罗汉榻不比内室的拔步床,没有纱帐床缦,又在起居室,青天白日采光还好,无一丝遮掩。
  她只剩双手可遮挡一些,却也只是无甚作用,只是赫连川天也不满意,他想看全部的她,于是直接把她那海棠红腰带绑住了她的双手,推向头上。
  随即,美景一览无遗。
  肤如凝脂,莹润生辉。两浑圆的娇奶儿如水滴状,乳尖粉嫩,腰肢纤细柔美,小腹上那一点肚脐灵巧又可爱,早上才离开她的床,如今他又忍不住想跟她亲近了。
  赫连川天以大手缓缓复上那如羊脂白玉一般的娇躯,不由陶醉其中,“燕燕生得真漂亮……”
  他强势地低头吻她,但她牙关咬得很紧,他进不到她嘴里,也跟她较了劲来,捏着她的颚骨闯入。
  好疼,舒纯雁红着眼睛被绑的双手推拒着他。
  赫连川天怕真弄疼了她,随即又松开了,捧着她的脸热烈地辗转深吻。
  男人火热的气息禁固住她,将她锁入其中,躲避不得,也逃离不了。舒纯雁被迫承受着他唇舌的侵略,抗拒的双手又被他再次反压在头顶。
  柔美的下巴,细白的颈项,莹润的肩膀,精致的锁骨,每一处都经过他一路细细密密的舔舐,水迹成片成片,被他舔过的肌肤,都变成了粉色,湿润靡艳。
  舒纯雁赤裸的肌肤贴着他仍穿着衣衫的坚硬身躯,磨蹭得有点疼痛,想抵抗又清晰地感受到他强悍的力量,激起了心底的倔强,即使惶恐畏惧,仍曲起膝盖推他。
  赫连川天趁势挤进她双腿间,含住了一边乳尖,大力吮吸起来。
  他从不知自己喜欢这样像小儿一样吸吮,可这小娘子真让他欲罢不能。
  舒纯雁被吸得一颤一抖,双手被绑住还抵着床榻使劲地挣扎,腰肢不住左右扭动,不小心撞到他结实的腹部。
  赫连川天那巨大物事早硬得疼痛,被她碰到,更是激得嚣张猖狂,再不放出来也忍不住了。
  他稍稍离开了她一些,叁下五除二把衣服脱光了,亵裤一脱,便能看到他那阳物顶端,已兴奋地渗出前精了。
  重新压在她身体上方,他双手抓住她的一双椒乳,一边打着圈圈儿不住搓弄,一边又低头含住咬住。
  她死死地忍住,竟是一声不哼,也不求他轻点。
  越是这样,他越是要驯服她,掐着她的细腰,分开她的双腿,他挺着那巨大阳物,就抵在那花穴口处。
  她的嘴是硬,身子却是软的,花穴口已流水不少蜜液,他逗着她,扶着那坚硬巨首,在穴口处来回地挤弄。
  舒纯雁脸色时红时白,“公爹不要不要在这里”
  赫连川天停了下来,抬起身伸手摩挲着她的脸,多了几分柔情:“为什么不要?害羞了,这里挺好的,看得清楚,乖一些。”
  她知道改变不了别人,只能自己改变、妥协,慢慢闭上眼。
  赫连川天安抚地亲了亲她的嘴角,手也去揉了揉已然湿软的花穴口,蓄势待发。
  男人在她身边低喘,抚弄她的细腰,“张开一些,我要进去了。”
  他的阳物在她细娇敏感的花穴边缝上滑动几下,沾上更多汁液,接着腰部用力,将巨首前端推了进去。
  花穴里温热又紧緻,滋味销魂至极,赫连川天爽得上头,一下就用力挺腰深入。
  他越入越紧,之前开发过的地方,也是寸步难行。
  赫连川天被绞得低声呻吟,吻了吻她的颈窝,含住她的耳垂道:“你是我的,燕燕是我的,不准你跟任何人走!”
  他得让她知道,这辈子她都只能选他,只能跟他走。
  “嗯啊轻些”
  舒纯雁忍不住,仰头轻吟了起来。
  他也忍不住,在她身上驰骋了起来,一下一下地推得越来越深。
  开始时舒纯雁下身还有些疼痛,慢慢却只感到酸胀,她被绑住的双手麻了,一时解不了,只能放了下来环在他颈后,亲密地跟他抱在一起。
  随着到男人剧烈的动作发出啪啪声与木榻被撞击发出的吱嘎声交迭在一起,一声急过一声,密得分不开来。
  外面芙蓉她们听着有女声娇喊着哭着,断断续续——
  小说+影视在线:『po1⒏mo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