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螳螂捕蝉
作者:春花      更新:2022-08-04 21:48      字数:2571
  柳诗韵所在家属院的外面,是一条主干道,而主干道的另一侧就是一条较为繁华的小吃街。
  在街口的二楼上,有一个斜对着家属院门口的窗户。
  这是一家很受欢迎的火锅店,但此时此刻,整个二楼里来吃火锅的男男女女都被两个面无表情的可爱少女所吸引。
  两个少女并排坐着,把烫好的食物一块一块塞进樱桃小口中,然后闭口细细咀嚼起来,一左一右两条柔细的马尾辫随着轻微的动作偶尔晃动。
  “天黑了。”樱水雪啖了一口豆腐泡,溅出的汁水溢出了她的嘴角。
  “雪。”樱水凛呆呆往窗外望了一眼,回头就看到樱水雪的嘴角都是汤汁,她吐出细嫩的小舌,直接舔在了樱水雪的嘴角。
  “这下就干净了……雪,吃饭的时候嘴巴要闭紧一点。”樱水凛柔声道,又恢复端正的坐姿,也夹起一块豆腐泡塞进了嘴中,“呐,就像我这样……”
  结果,樱水凛的嘴角也溅出了汤汁。
  “唔……”樱水凛瞳孔一大,呼吸的热气已经扑面而来。
  樱水雪此时已经含住了她的嘴角,就像刚才她舔对方一样。
  雪舔了舔嘴角,重新坐好,她也呆呆的望着窗外,喃喃道:“真是困扰呢……”
  俩少女在这个位置上已经等了一天了。
  “困扰就要结束了呢,雪,凛已经感觉到来两个猎物在移动,越来越近了。”
  樱水雪清澈如水的双眸忽然变得迷离起来,她直接靠在了樱水凛身上,抓住她的小手,“凛,我快坚持不住了,我要你……”
  “等一天了,很长的时间了。坚强的雪请再坚持一下吧。任务马上就要完成了。”
  樱水雪娇小的身躯变得更加柔软,她直接抱住了樱水凛的小腰,一只手摸向了对方的裙下。
  “呜——”忽然,二楼热闹起来,一群人不知道谁带头开始起哄,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了樱水姐妹身上。
  但是樱水凛和雪丝毫不在意,雪的另一只手已经伸进了凛的上衣里,揉弄着对方的一团微型奶肉。
  樱水凛只是呆呆坐着望着窗外,任由雪摸着自己,“雪,吃好了吗,我们该走了。”
  “嗯……”樱水雪此时已经把头埋在了凛的腹下,掀起了凛的短裙,“让我吸一下雪的小穴……”
  樱水凛直接站了起来,没有满足雪的要求。雪站在了凛的身后,低着头,眼眸中透露着委屈。
  “请再忍一忍,雪,像我一样忍耐下去。”樱水凛此时的大腿上落下了一道水泽,她也想要雪,很想很想。
  两个少女离开了座位,完全不顾二楼一群男女的眼光。
  “好正点!”这时,有一个皮肤黝黑,穿着短裤留着短发的男生在同伴的怂恿下,嬉皮笑脸的被推到了两个少女面前。
  “两位美女,能加个好友吗?”
  樱水凛和樱水雪连眼皮也懒得抬一下,径自走了过去。
  那个男生被无视,惹得身后几个同伴哈哈大笑。
  他直接愤怒起来,快步拦住了俩少女,“喂,两个磨豆腐的,知道老子是谁吗?敢这么瞧不起老……”。
  短裤男话还没说完,身子就直接飞了出去,没有人清楚是怎么出手的。
  “真差劲。”樱水凛瞥了一眼,拉起雪的手走了出去。
  等短裤男被同伴扶起来追出去的时候,却发现人不见了。
  “玛德!臭娘们跑得挺快,等老子打听出来你们是谁,肏烂你们的骚屄!”
  短裤男一群人骂骂咧咧的也散了。
  “老板,你这瓜怎么卖呀?”一个极为帅气,扎着长发马尾的男生在街口问道,他身边还有一个不爱言语的男生,眉目之间带着别样的魅惑。
  卖瓜老板是一个流动商贩,拉着一大车无籽西瓜在街口一边停着,正被那个短裤男生吸引了注意,听到有生意来,急忙道:“10块钱一斤。”
  “这瓜皮子是金子做的,还是瓜粒子是金子做的?”
  卖瓜老板苦笑:“已经很便宜了,超市里至少20块!”
  “你这瓜保熟吗?”长发帅哥往四周扫了一眼,给同伴一个眼神。
  “我能卖你生瓜蛋子吗?”
  长发帅哥眉头一竖,声调都高了几分:“我问你这瓜保熟吗?”
  卖瓜老板拍拍胸膛道:“这位帅哥你放心,要是不熟我吃了它!”
  长发帅哥直接抄起摊子旁边的水果刀,一刀就劈在了瓜上,“咔嚓”一声,鲜红的瓜瓤露了出来,汁水流了一地。
  “好瓜好瓜!”长发男生夸赞了一句,“坐下吃瓜!”
  两个帅哥就拿过老板的小板凳,“卡卡卡”手起刀落,就把瓜切成了几瓣月牙,直接坐下吃了起来。
  不到两分钟,一个瓜可就没了。
  “老板,再挑两个杀开!吃完算钱!”
  老板一看,大客户,一口气至少能卖出叁百块,喜得连忙应声去挑瓜。
  “黎,看到了吗,刚才两个少女进了那家奶茶店。”
  古之黎没有应声,直盯盯的看了过去,许久才说:“那两个小可爱,真是调教的上等材料。”
  青长寂一听就不乐意了,“喂喂!别跟我抢啊,那两个女生我要定了,我说的,谁来就不好使!”
  古之黎冷哼一声,“那就看一会儿谁能抢到了。”
  青长寂翻了个白眼,啃了两口瓜,然后道:“我喜欢丰满的,这种没奶子的给我也不要。”
  古之黎白了他一眼,也啃了一口瓜,淡淡道:“你不懂。”
  青长寂把瓜皮一扔,边啃边说风凉话,“反正没戏,敢绑架人的女生你也敢要,估计人家也不愿意被你调教。”
  两人扯淡了一会儿,古之黎道:“不知道春木和喻警官会怎么处理?既然找我们帮忙,那就说明是要控制这两个人的。这两个少女或许是和拜培森一路的,不动用警力可能是为了保密。”
  这句话给青长寂提了个醒,找他俩,而不用警力,本身就说明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一方面是对他们俩的信任,同时也是进一步试探。
  青长寂说:“我俩找其余六御史和那九大神器找了这么多年,没一点头绪。如果你的猜测是真的,那沐羽萌绝对就是九大神器拥有者之一,否则那拜培森也不可能瞄准了她。只是春木那家伙,一直不肯表明身份,我相信我的直觉,应该和我俩是一路人,我们要不要表露身份?而且,与喻警官也参与进来,难道她也是六御史?”
  古之黎沉思道,“如果春木真的和我们是一路人,那他必定也猜到了我们俩是六御史。只是,为什么我俩就没有识别神器的方法,而他有?万一他是我们的对立敌人怎么办?岂不是自我暴露?至于喻警官,如果她也是六御史,为什么我们没有直觉感应?或者说她能够隐藏御史气息?这一切都是未定,所以,我们还是想办法找到你的先祖,等你得到了全部传承再说。”
  两人又吃掉了一个瓜,为了防止被瓜农老板听到,特意不让他靠近,还在身边暗暗加固了隔音气罩。
  “还有一个瓜,我是吃不下了,歇歇再吃。”青长寂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又朝家属院门口望了望。
  春木和沐羽萌已经走到了门口。
  “出来了,准备战斗。”青长寂和古之黎随之开始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