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骚不骚(激h/男更衣室/内射)
作者:Facile      更新:2022-02-23 22:14      字数:2074
  秦颂不愧是常年健身的人,身材保持得很好,换上学生给的干净球衣之后,少年感十足,完全没有中年男老师的油腻之感,站在球队里毫无违和感,仿佛就是一个高几届的学长。
  程江浩眼里都冒着火,年轻气盛的他一心想要打败这个情敌,在赛场上横冲直撞,火药味十足。
  他这样急于求成,只顾着抢分,反而让秦颂有机可乘,一连投进了好几个球,场外观众连连叫好,被比赛吸引住的人也多了起来。
  程江浩当然不甘心,他也算是半个专业球员了,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输掉比赛。他做了几个深呼吸之后,调整心态,很快又追平了比分。在技术上他也许和秦颂不相上下,但论体力他自然略胜一筹。
  不过,秦颂比他冷静,也比他控场能力强很多,几次叁番下来,比分又超了出去。
  程江浩有些颓败,他毕竟还是单纯,喜怒哀乐全都写在脸上,秦颂一眼就能看到他的表情变化。秦颂暗自叹气,自己为人师表,怎么还跟学生较起劲了,再说,不论赢不赢球,晨溪当然都是他的,又为何为了争一时长短,去打击一个少年的自尊心,毁灭一个篮球健将的自信心呢?
  他故意在程江浩进攻的时候做了一个犯规的动作,让程江浩获得了罚球两次的机会。
  最后,两人比分打平,程江浩自然也明白这后半场秦颂的状态,只觉得脸上无光,无地自容。他讨厌秦颂的谦让,因为这就像是一种无声的轻蔑,他那高人一等的姿态实在是可恶;但同时他又庆幸秦颂的谦让,因为刚刚自己已经放出了狠话,接下来如果真的让秦颂赢了,那么相当于他在学校这么多人面前都被打脸了,以后传扬出去,在学校里还怎么混,在篮球队又怎么自处?
  这也算是篮球场上的一场小插曲,秦颂去更衣室换衣服,程江浩自然无颜面对他,不会跟他一起去更衣室,只留在篮球场上休息,等着一会接着跟队友们打球。
  此时大家都在场内打球,男更衣室里除了秦颂空无一人,他倒也得到了放松和安宁,冲完凉简单地擦了擦水,便披着浴巾大摇大摆地走到了储物柜前。
  刚刚走进来的晨溪正看到了这一幕,慌张地转过身去,“你怎么不围好浴巾!”
  秦颂从身后靠近,即使她不转头也能体会到强烈的压迫感,只听他道:“这里可是男更衣室。”他把重音放在“男”字上,在安静的更衣室里格外清晰。
  晨溪缩了缩脖子,“人家只是想来看看你嘛……”
  秦颂笑了一声,从身后抱住她,低头用下巴在她的颈窝摩挲,“那你还大呼小叫做什么?嗯?”
  晨溪敏感地抖了一下,支支吾吾道:“谁会想到你刚好什么都没穿……”
  “傻瓜!在更衣室穿好衣服的话就该走出来了,谁还会一直衣衫整齐地坐在里面?”秦颂说着,便顺势把手放在了她的双乳上,轻轻地揉捏。
  晨溪应激性地抓住他的手制止:“你做什么?”
  “几天不见就不乖了?”秦颂轻咬她的耳垂,用舌头在她的她的耳廓上勾勒出一条弧线,反问道:“这么惊讶做什么,你是没见过,还是没做过?”
  “我……”晨溪被他问得哑口无言,想到过往种种,顿时羞红了脸颊。
  秦颂从后面拉开连衣裙的拉链,他的浴巾随着动作滑到了地上,诱人的肌肉线条全部在空气中暴露无遗。
  “别这样……”晨溪有气无力地反抗。
  紧接着,秦颂的手便伸到了裙下,拨开她的内裤就探到了她的秘密。
  “嘴上说着别这样,怎么下面还流这么多水?”
  晨溪的脸像是熟透了的红苹果,咬着唇到:“随时会有人进来的……”
  秦颂带着她面向镜子,舔舔晨溪天鹅般优雅的脖颈,出言诱惑:“看看你自己,像是不要的样子吗?”
  晨溪哪里敢看,急着想扭过身子,却因为身后的秦颂动弹不得,求饶道:“不要看了,好不好?”
  秦颂的声音很霸道,“叫老公。”
  晨溪哀求道:“老公……不要这样,好不好?”她难耐地扭着身子,克制体内躁动不安的欲望种子。
  秦颂笑了笑,拔出手指,伸到晨溪面前:“舔舔看你的味道,骚不骚?”
  晨溪扭过头去,闭紧了眼睛,却能听到秦颂吸吮手指的声音,津津有味,仿佛是故意给她听的。
  秦颂把晨溪压到镜子前,不由分说便抬起她的一条腿插了进去。
  “啊!”晨溪惊呼一声,又怕被人听到,后面的呜咽声全部咬唇忍了下来。
  “爽不爽?嗯?”秦颂卖力地抽插,似是要把她顶进镜子里,“夹得好紧,骚货!”
  晨溪努力消化着体内的巨物带给她的强烈快感,逐渐迷失在情欲的汪洋里,叫床的声音越来越大胆,“老公、老公、好棒啊啊啊……”
  “看看自己镜子里面的样子,有多美!”秦颂恶意地怂恿道。
  晨溪只觉得害臊,镜子里面的人根本不是自己吧,怎么能红着一张脸,露出食髓知味的表情,又骚又浪,像是只用本能求欢的动物……
  秦颂越干越猛,两人皆是舒爽到仿佛冲上云霄,直到晨溪双腿一软,镜子上顿时被喷洒了出了一片水迹。
  “小妖精!”秦颂低吼道,将白色的液体尽数喷射在了她的体内。
  此时外面有人问道:“秦老师,你换好了吗?”
  秦颂连忙用浴巾盖住镜子,抱着晨溪躲进了一旁的淋浴间。
  他对外面喊道:“还没有。”
  两人在隔间里相视一笑,意犹未尽地拥吻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