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八章 一线生机
作者:胜己      更新:2021-07-03 03:07      字数:3174
  “我们都是后来得到这些道祖遗留下来的东西才逐渐成长起来的人,这丹王仙祖后来跟仙界联系上,但是这个空间是当年九州道祖跟丹王仙祖、幽冥魔祖战斗的地方,其他人没办法进入其中。但随着时间过去,丹王仙祖逐渐借助仙界的天劫神器开始分出一丝分神回到仙界,并且开始影响当时九州大地中最强大的神龙仙宫,最终让他们跟灵山大战。”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神龙仙宫之外还有其他许多事情,都在消耗着灵山跟九州大地的气运跟本源力量,而归根结底丹王仙祖被镇压在这里,是九州道祖以九州力量凝聚镇压他的。他就是凭借这个办法,还有凭借天劫神器逐渐灭杀、施加诸多规则到九州大地上,渐渐让九州大地出现问题,他好出来。”
  “几万年前他差点逃出来,于是我就带领人来到这里。至于当年我……”
  老不死的话很简单,但却将他知道的事情说的很清楚,而程弓再一结合之前他知道的一些事情,就已经基本清楚一切了。
  “你私人的事情不用跟我说了,你先跟他说吧,你们好好聊聊吧。”程弓说着,神念一动小疯子已经出现,虽然有老不死外边那层力量保护不能接近,但父子血脉,老不死猛的起身差点要冲出来。
  而程弓则已经直接进入虚空阴阳鼎外鼎空间之中,他要自己好好整理一下,思索一下。
  曾经的谜团,此刻再也不是迷雾重重,其实早在程弓成长的过程中,这些迷雾就已经渐渐散去。该知道的、该了解的程弓也了解了不少,而老不死这边程弓只需要了解一些不知道的事情即可。
  这一点老不死也很清楚,所以他开口说的就是一些程弓不知道的事情,当他要提为什么扔下小疯子给自己,涉及到他女人的事情,程弓干脆不去听。虽然也骂过老不死,经常骂他,但作为朋友他能将孩子托付给自己,程弓就会尽力去照顾,至于他为什么如此程弓其实从来没真正想知道。之所以说要知道,或者那么想想,只是想再见到老不死而已。
  这就是程弓对待真正认同朋友的态度,不需要多说些什么,也无需解释什么,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人在虚空阴阳鼎外鼎空间之中,程弓渐渐将一切都理顺,九州道祖、幽冥魔祖、丹王仙祖三人一场大战造就了这末曰战场,而九州道祖、幽冥魔祖陨落,丹王仙祖却最后被九州道祖封印,显然是这家伙是真正阴险的家伙,只是到最后才被发现而已。
  而丹王仙祖被封印要出来,就想办法祸害九州大地、灵山,同时也打击所有在九州大地、灵山中要成长起来的势力、天才人物。但当年显然九州道祖最后也将九州大地、灵山跟其下边的星空都保护起来,让仙界没办法直接插手进入。
  这次自己虽然将丹王仙祖伤到,但程弓知道这种伤只不过是因为丹王仙祖几万年冲击这个阵法,而且大意之下受伤。下一次他再度反扑,那几乎注定了难以阻挡的恐怖。
  刚才程弓跟老不死随意调侃的时候,对于九州毁灭、生灵涂炭、天地崩溃都无所谓,但他的亲人、爱人、兄弟、朋友、手下全部都在九州之中,他怎么可能真的放开。如果真的能不在意这些,那他也就不是程弓了。
  为了让九州大地逐渐衰落,这个丹王仙祖控制过神龙仙宫,灭杀过乾坤丹宗,同时也使用过各种手段让灵山逐渐衰落,甚至还艹控仙界的天劫神器不断灭杀一切天资绝艳之辈。十几万年下来,灵山才渐渐没落下来,而自己上一世也是被他盯上、感应到才被挂掉的,还有这一世的事情,所以说不论是为了家人,还是私人恩怨,程弓都不会袖手旁观的。
  但现在自己能做什么呢,虽然自己神念已经足够强大,但力量方面比之老不死他们还差一些,他们都无可奈何,只能借助当年九州道祖的九州大阵才能勉强镇压得住丹王仙祖。
  前尘往事、一切都在脑海中逐渐浮现,一直到如今面对这丹王仙祖要如何应对,程弓都在静静思考着。时间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三天,直到程弓身上专门交给小疯子的联络道符有反应,程弓这才略微有些无奈的起身离开虚空阴阳鼎外鼎空间。
  三天时间,老不死跟小疯子父子显然交谈了许多,也都平稳下来。
  “怎么样,想到弄死他的办法没有?”老不死当年在灵山之中有一段时间一直跟着程弓,两人混的太熟悉了,加上如今又通过小疯子知道了程弓这一世的事情,以他对程弓的了解知道程弓不可能不去想如何对付丹王仙祖,所以见到程弓出来老不死调侃的说着。
  “父子相认,哭够了没?”程弓笑看着老不死跟小疯子。
  “我会哭……”
  “嗯……”老不死刚想嘴硬,小疯子却已经实诚的点头,表示已经哭过了、哭够了。
  “哈哈……”看到老不死窘迫的样子,程弓忍不住开心笑着,随后道:“幸亏没让你带他,否则跟你一样不诚实了,小疯子你先到虚空阴阳鼎外鼎空间修炼吧,我有些事情跟你这个不负责任的老子谈。”
  小疯子对程弓的话言听计从,程弓神念一动已经将其收入虚空阴阳鼎外鼎空间之中。
  “谢谢,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向他娘交代。”老不死感激的看着程弓。
  “别说的好像生死离别是的,以后还得你自己带,感觉亏欠他的你就补回来。”程弓可不想跟老不死说这种话,看着他道:“你们还能挺多久?”
  “这个很难说,之前大概能挺个几百年,也许因为一次爆发就冲破了。一旦冲破,我们没人是丹王仙祖的对手,但这次他被你伤到,也许能为我们多争取一些时间。但可以预料到的是,下一次他再度爆发,几乎就是他随后要破开九州大阵出来的时候,因为以前他是被九州道祖困住。一直以来他还很开心,即便十几万年过去,对他来说这点时间也不算什么,可以慢慢的布置、慢慢的计划。甚至从他偶尔得意的话语,灭杀超级天才的兴奋中还能感受得到,他还没从陷害、灭杀了九州道祖跟幽冥魔祖的开心、兴奋中走出。”
  老不死无奈的叹气道:“当年具体发生什么不知道,但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这次你争取了时间伤到他,也会彻底激怒他。就跟我们被一个纯阳太尊伤到一般,所以下次几乎很难抵挡。这个道理其实他家都知道,所以在之前你取出小虚鼎里边拥有本源道气,你又接连拿出那么多好东西,就有人开始动心了,因为他们心里也都很清楚这种情况。”
  “你怎么将这群家伙弄来的?”明显能看出,这群家伙可不是如同老不死那般,一心为天下苍生不惜一切的人。
  “一开始是劝说,但效果并不大,这些人知道情况后反倒都在想退路。毕竟到了这等境界,就算进入仙界或者幽冥炼狱,甚至开辟空间离开躲入其他小世界中也都行。但是当时神凤道尊当年是九州道祖亲手养大的神凤,天弓道尊继承了九州道祖早年用过的天弓,有冥魔尊好像得到了幽冥魔祖的一些命令,这些人的支持下我就一个个击破,分别将他们都抓到这里。”老不死随后冲着程弓眨了眨眼,剩下的已经不需要说了,大家都明白的。
  怪不得呢,这些家伙竟然是被胁迫的,甘心才怪呢,不过他们也不敢乱来。因为到这里之后,显然老不死掌控了主动权,然后将一切都跟这阵法相连,他们轻易不敢乱来。
  “这也只是无奈之举,如果他们齐心的话,早不惜一切动用自己本源力量,其实再镇压丹王仙祖万年是没问题的,但是……”老不死无奈的摇摇头,这些人显然也都在做着各自的打算。
  “还有其他别的办法吗?”程弓自己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但老不死在这件事情跟丹王仙祖纠缠几万年,还是先看看他怎么想。
  “我留下一丝分神在九州大地上,就是想寻找别的办法,也想找机会碰触那道祖当年的境界。但最终我发现,自己最多也就只能达到半步道祖程度,再难突破。这几万年来,我想过无数办法,从我这是没有办法了,但是……”老不死看向程弓,略微有些激动道:“之前我看你神念竟然演化阴阳、你是不是去过幽冥炼狱,看到过那个九转阴阳沙形成的大阵?”
  “以前去过,并且在那里打破留下了一点痕迹的人就是你吧?”程弓顿时想起肉肉当时使用天眼,重现以前发生的一切时候的场景,当时有一个人的影子很模糊,因为对方太强。强到即便以这种逆天神通恢复过去影像,都难以看到他的样子,此刻一听老不死说这个,程弓立刻想到是他。
  “你怎么知道的?”老不死也被程弓吓了一跳,因为那可是几万年前的事情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