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石之城】
作者:耳雅      更新:2021-07-28 21:57      字数:4610
  狂石城位于昆仑山脉南麓, 是一片与世隔绝的净土。
  狂石城的得名,源自于它所在的地理位置——狂石林。
  西域有几处十分神秘的石林, 巨大的天然石柱如林而立, 石林之中灌木丛生,光线晦暗,进入之后如果没有熟路的向导带路, 十有八&九会迷失方向。
  在黑风林中, 有几处小的石林,天山山下也有一处, 而西域最大的石林, 就分布在天山山脉的南麓, 占地有几个黑风城那么大, 因为远远看去石柱姿态狂放, 所以被称之为, 狂石林。
  狂石林一侧是西域鬼海,另一侧则是巍峨的昆仑山脉,狂石城就建造在被石林包围的一座高山之上。
  从狂石林的方向望过去, 能看到狂石城一侧的大型宫殿群建筑, 十分的雄伟, 然而……绕过山峰, 后边就是一片与世隔绝的高原平地, 这里就是狂石城居民世世代代&生活的地方。
  狂石城的人口有近百万, 皇族是古烈一族,城主古烈青。
  城中风俗女主外男主内, 一切女人说了算。当皇帝、带兵打仗、养家糊口的都是女人,而男人基本没什么地位, 在家做家务带孩子为主。
  狂石城中的男人基本体格魁梧, 女人则是身材娇小。男女都是天生神力,尤其狂石城的女子,别看身材小但力气极大,战斗力极强,几乎人人习武,民风相当的彪悍。
  和魔鬼城一样,狂石城也相当的富饶,石林之中盛产各种珍贵药材,西域人都知道,狂石城有三宝:人参灵芝和虫草。
  除了药材,还有一大片盐湖,产盐,以及丰富的玉矿。
  总是,又是一片避世乐土。
  ……
  黑风城一行人要来狂石城串门,这可是大事。
  古烈青早早安排了人隆重迎接,城中百姓也纷纷在屋外&挂上了彩绸,准备迎接“太子妃”的娘家人。
  这次去狂石城的人数不少,除了原本计划好的展昭、白玉堂、天尊和殷候之外,还多了来凑热闹的霖夜火、萧良、公孙、小四子。不过最让众人意外的是,赵普带着邹良和龙乔广,郑长空、青鳞以及三千鳞甲军、三千黑莲营、三千黑骑营,这近万的精锐骑兵,一同前往。另外还带了小五和幺幺这一虎一龙,规模浩大,声势惊人。
  展昭和白玉堂都有些纳闷,赵普这架势不像是去游玩的啊,倒反而像是去打仗的,或者说……最近不太平,所以赵普出门要多带点兵马以防万一?
  本来,从黑风城到狂石城,快马加鞭也要赶四五天左右的路程。但这次有霖夜火通行,所以众人可以抄个近道——横穿鬼海,直奔狂石城,只需要一天一夜就能到达。
  其实这次众人若是单纯本着“游玩”为目的的话,那真是不虚此行,光鬼海里的风光,已令众人大饱眼福。
  西域鬼海这块著名的死地,向来都是路人望而却步的秘境,除了生于沙漠的沙妖一族之外,外人从不曾真正领略鬼海的绝境之美。
  鬼海外围是戈壁,走到中心就是黄沙满地,真正的大漠风情……流动的沙丘一望无际,一万人马走在浩瀚的沙海之中,渺小得几乎微不可计。
  流沙坑随处可见,沙暴突如其来,但霖夜火都能准确地预测到天气和地势的变化,带众人有惊无险地避开所有险境。
  没有了危险之后的鬼海,如同仙境,众人这一路走,一路惊叹连连。
  鬼海昼夜除了温差大,景致也是极不同。
  白天沙海之上碧波粼粼,远看有水,走近却无,时不时还会出现海市蜃楼,飘飘渺渺真假难辨。
  而到了晚上,夜空之中有蓝绿交错的光影如梦似幻,前方的圆月,头顶的星海,都美得令人驻足。
  天尊和殷候大概上了些年纪,越发能体会这种超越时空之美,二位老爷子之前那点儿被江湖人逗出来的不痛快也早就烟消云散,这一路走得是心情愉悦。
  小良子一路都基本没骑马,骑着幺幺满天飞,可算是玩过了瘾。公孙一路让影卫们帮忙抓了好些蝎子和毒蛇,大概是入药用的,除了吓着五爷几次之外,也算收获颇丰,相当满意。
  ……
  很快,穿过了鬼海的茫茫沙漠,上了官道,放眼望去,前方就是狂石林了。
  狂石林前有一座城门,门上“狂石林”三个字如同其后的石林一样狂狷诡异。
  这大概是西域诸国里唯一一座没有守卫的城门了,反正西域人都知道,擅入狂石林除了送命外,没有第二个结果。
  城门口,有一哨人马早在等着,远远望去大概几百人,白马银盔,军容整&肃,走近了一看,全是女将。
  为首一位将军穿着一身白色的软甲,容貌俏&丽,一头长发随风微微地飘着,虽然身量不算高大,但气势慑人,说巾帼不让须眉也不足以形容这位将军的威武。
  见黑风城的兵马走近,那位将军催马往前走了两步,似乎是张望。
  展昭等人就见身旁郑长空对着她抬起手,轻轻挥了两下。
  那位女将军立刻策马冲了上来,高声喊,“爱妃!”
  “咳咳……”
  展昭等人都努力忍住笑,默默转脸看郑长空。
  郑将军显然也早已习惯了,催马上前几步,翻身下马,“殿下。”
  这位将军,应该就是狂石城的“太子殿下”,古烈青的大闺女,未来的狂石城主,古烈瑶。
  古烈瑶骑马跑到跟前,下了马就冲过来,一把搂住了郑长空。
  众人默默吸了口气感受了一下——那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小四子坐在赵普身前,突然伸手指着远处的石门,“西葫芦!”
  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只见从石门内,一个大高个儿奔了出来,边跑边朝着这边招手,“大锅!小柿纸!”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有阵子没见的古烈希古碌。
  这边黑风城众人也都下了马,赵普本来想跟他兄弟希古碌寒暄两句,谁知道这傻大个儿直接从他身旁跑了过去,往官道的方向狂奔而去,速度贼快。
  众人都不解,一起回头看他。
  小良子坐着幺幺刚落下来,就见希古碌逃命似的从身旁跑过去,回头就喊,“唉!你上哪儿去啊?”
  与此同时,前方石门内又跑出来了两位美人儿。
  这两位之前去过开封,众人都认识,是古烈青的两个闺女,希古碌的两个姐姐,古烈蓉和古烈元艾。
  俩位“皇子”看架势是来追希古碌的,而且一人手里还拿着一块红绸子。
  忙着搂自家“爱妃”的古烈瑶也抬起头来了,指着逃远的希古碌,“跑什么!给我回来!”
  走在队伍最后的龙乔广一伸手,提溜住了跑过他马边的希古碌。
  希古碌直挣扎,“哎呀!救命!”
  右将军挺纳闷,一旁霖夜火和邹良也不解。
  赵普问,“这是干嘛?”
  古烈蓉和古烈元艾这会儿也赶到了,拿着红绸子就把希古碌给捆上了,往回拽。
  希古碌还挣扎,“俺不要嫁银!俺要囧原滴菇凉!”
  听明白希古碌在喊什么之后,那包括赵普他们在内的一万人,都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
  小四子一捧脸,“小葫芦要嫁人了么?”
  “俺嫑嫁银!俺要说话小小声,不让俺洗碗滴菇凉!”希古碌直闹。
  众人可算明白了,敢情小将军是逃婚出来的啊……
  希古碌身形魁梧,之前在开封城众人也都领教过,那也是力霸山兮气盖世的主,无奈他那两位姐姐更厉害,一人一手拽住希古碌的胳膊,傻将军就动弹不了了。
  古烈瑶也板起脸,瞪希古碌,“唉!不准闹!周将军乃我狂石城第一猛将,嫁给她有什么不好啊!不准耍小孩子脾气!”
  展昭和白玉堂好奇地问一旁直摇头的赵普,“周将军?”
  “周紫月。”赵普帮忙给众人介绍了一下,“狂石城第一高手,武功相当高,早几年就瞧上希古碌了,不过那会儿希古碌还小,今年都十八了,也该嫁了。”
  展昭和白玉堂再次深吸了一口气摸&摸下巴——道理虽然他们都懂,但还是觉得哪里不太对……
  古烈瑶过来跟赵普见礼,“九王爷别来无恙。”
  赵普给她还礼,“殿下风采依旧。”
  “哈哈哈,好说好说,各位英雄里边请。”说完,古烈瑶豪气地一摆手,对手下道,“迎贵客入城!”
  展昭和白玉堂暗暗点点头,这位……比赵祯还像一国之君……
  进入狂石城的城门,第一次来的展昭等人都愣了一下子,仰着脸,看着参天的石柱,被眼前景象震撼得说不上话来。
  城门之后光线晦暗,眼前石柱林立,粗的几十丈宽,最细的也有几丈,一根根笔挺地耸立着,石柱上长满了青色苔藓和各类的藤蔓,满地碎石上也是藤萝密布。
  仰着脸看久一些就会觉得险象环生,这些石柱真的不会倒下来么?
  众人在石林内穿梭,没走多远就看不到前路和后路了,如果没人带路,这迷路是肯定的啊。
  在林中走了小半个时辰,眼前出现了一条长长的石阶路,两边都是石壁,石壁上有城楼,城楼上有守军,清一色都是女兵。
  众人踏着台阶,走上了这条一线天一样的险路。
  这台阶跟通天一样,众人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觉得越走这空气越清新,蓝天白云就在头顶不远处,仿佛再走几步就能伸手够着天了。
  前方,出现了另一道巍峨的城门,城楼上三个大字——狂石城。
  赵普对因为太高而略微有些喘的公孙道,“到了。”
  城楼之上巨大的石门敞开着,门口,古烈青带着满朝文武站在那里迎接……好么!不管文官武将,反正都是女的。
  穿过石门之后,眼前豁然开朗,一座巍峨的宫殿傍山而建,山顶积雪,纯白的宫殿和漫山遍野的红叶相映成趣,一座绝美神宫。
  而绕过宫殿,山下就是城市……站在宫殿一侧,狂石城的城景尽收眼底,城中白墙黑瓦的建筑有些类似中原的江南,城市规模庞大,沿着山势层层往下,层层扩大,还有两田千顷和放牧的操场。
  白玉堂和展昭都偷眼瞧了瞧自家两位老爷子,显然,见惯了大场面的天尊和殷候也为眼前的美景所折服,点头赞叹狂石城之美,的确是世外桃源一样的人间仙境。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满意点头——看来是来对了啊。
  “不如先去宫里安顿一下。”古烈青似乎是知道赵普的来意,“兵马让瑶儿带去安顿,你们要看雾啸林的话,可能还要再等两天,这几天雾还不够大。”
  赵普点头,让郑长空带着兵马,跟古烈瑶去安顿。
  赵普和几位将军跟着古烈青走了,似乎是有正经事。
  古烈青的四闺女古烈晓性格开朗,笑呵呵带着展昭他们参观狂石城的皇宫。
  古烈元艾和古烈蓉也提着五花大绑的古烈希古碌一起进宫来了。
  小四子还挺心疼,走在一旁问被捆着的希古碌,“小葫芦,你干嘛要逃婚呀?新郎官儿不好么?”
  众人哭笑不得,小四子倒是分得清哪个是新郎官,哪个是新娘子。
  这时,就见前方有个人急匆匆跑来。
  众人打眼一看,忍不住感叹一下——嚯!美女啊!
  跑来的是个年轻的女子,一身黑色武将打扮,长得肤白貌美,看年岁二十出头,手里提着口宝刀。
  白玉堂和展昭一眼看见那口刀了,都忍不住挑眉——好刀啊!
  古烈蓉对她招招手,“周将军。”
  众人一眯眼——哦?这位就是传说中的周紫月?
  想罢,又去看了一眼希古碌。
  小良子抱着胳膊撇嘴,“周紫月可是西域有名的美女,还是个高手!希古碌那厮竟然逃婚,这是要气死多少男人啊。”
  小四子也戳了戳扁着嘴赌气的希古碌,“小葫芦,你相公那么好看你还要逃婚啊?”
  公孙哭笑不得捧着小四子——这越听越别扭啊。
  周紫月跑到近前,忙着让古烈蓉她们把希古碌放下,一脸心疼地帮希古碌解绑绳。
  “你们也是,绑他干嘛啊?他还小呢!”周紫月还挺温柔。
  古烈蓉插着腰,“不小了!娘说啦!上半年必须把婚成了。”
  希古碌皱着鼻子一扭脸,“俺不洗碗!”
  周紫月一脸宠溺伸手揉他脑袋,“谁让你洗碗了,咱不洗啊。”
  “衣服也不洗!”
  “不洗不洗。”
  众人默默看着周紫月哄希古碌,这画面乍看挺诡异,不过看久了感觉也蛮和谐……
  “对了。”古烈晓问众人,“你们是来看雾啸林的吧?”
  展昭等都点头。
  “我们这个年纪的见过雾啸林的不多,就紫月见过!”古烈蓉也说。
  周紫月抬头看众人,神情却是略复杂“你们是来看雾啸林的?”
  众人都点头。
  周紫月自言自语,“别说,这天气可能真的会有。”
  “你以前见过?”霖夜火看着跟周紫月还挺熟的,好奇问,“什么时候的事啊?”
  周紫月想了想,“十年前,就出现了一小会儿,我跟师父在七星潭附近的林子里打猎,突然起雾,啸林关就出现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又消失了,我本来想进林子看看,但师父却说,以后若是看到这啸林关再出现,千万不可走近。”
  “为何?”众人都好奇。
  周紫月摇了摇头,“师父说,那不是啸林关,那是鬼门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