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常年失宠张庶妃 第143节
作者:彦王爷      更新:2021-07-03 03:00      字数:5788
  “额娘……”
  “好了好了,额娘浑说的,额娘就是想亲眼看看小弘晟。”张赵氏见张罗伊眼圈泛红,暗悔自己老了老了,脑子也不好了,竟然这样的大喜日子,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张罗伊按按眼角,摇头,让人去抱了小弘晟过来给张赵氏看,又玩笑似的给张赵氏讲小弘晟的诸多趣事。
  张赵氏也不再提之前的话题,母子俩围着一个只会‘咿咿呀呀’的小包子,一个说一个听得津津有味。
  直到小弘晟包子吧唧着小嘴睡着了,张赵氏也精神不济眼睛几乎睁不开,张罗伊这才把小弘晟交给富察氏带下去安置,又让夏月亲自领了张赵氏下去休息,出去招呼客人。
  “你可出来了,我还以为你今天不准备露面了呢。”张罗伊一露面就被裕亲王福晋西鲁克氏给拉住了。
  “怎么会?”张罗伊笑着摇头,由着西鲁克氏将她拉到宗室里几个亲王福晋跟前。大都不是什么陌生面孔,只是之前张罗伊娘家出身低微,这些亲王福晋对她不怎么看得上。如今张家因为张罗伊母女救驾之功,翻身做了一等侯,还抬旗入了镶黄旗。这些亲王福晋,再看她,态度自然也要有所改变。
  这不,只一见面,一位之前还对她爱答不理的老福晋,就笑着冲她招了招手,一副很亲近的样子。
  张罗伊也懒得计较这些人之前的态度,全都笑着回应。
  这些人见她如此,心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待她倒是多了几分真心。只不多时的功夫,张罗伊就从这些亲王、郡王福晋口中得知了不少以前不知道的事情。
  西鲁克氏见张罗伊已经融入进去,笑着点头,总算是没浪费她一番好心。
  “小主,阿哥所那边送来的消息,说福晋要生了。”
  惠贵人坐在自己位置上,看着被各府福晋围在中间应付自如,笑的明媚的张罗伊,再看看自己旁边坐的戴佳氏、兆佳氏、长春宫纳喇氏几个,好悬才控制住自己淡然的表情。
  得知儿媳妇要生了,惠贵人并未第一时间起身离开,而是下意识看了一眼张罗伊方向,又看了一眼另一边同样跟人谈笑风生的富察氏,然后才慢半拍反应过来一般略有些匆忙、慌乱的起身往外走。
  一个不小心看了惠贵人全程反应的纳喇氏,举着帕子擦了擦嘴角,嘲讽的轻撇了撇嘴角。不是她从咸福宫出来的,替娴贵妃娘娘说话,也不说二皇子、三皇子相比谁更优秀,单指说娴贵妃跟惠贵人这两个做额娘的,娴贵妃不知道要甩出惠贵人多少去。
  伊尔根觉罗氏这辈子做了惠贵人的儿媳妇,也是倒霉。这一胎要是能生个小阿哥还好,要是不幸生个小格格,等着吧,惠贵人绝对要变脸。
  事实也确实如长春宫纳喇氏所想,听到那声啼哭,再从产婆口中得知伊尔根觉罗氏生了个小格格,惠贵人一口血差点当场呕出来,连看都没看小格格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额娘?”三阿哥小心翼翼的上前接过小格格时,虽然有些失望伊尔根觉罗氏没能第一胎给他生个小阿哥,可真正把小格格抱到怀里,天然的父女亲情,让他看着怀里的小团子满心满眼都是欢喜,就连惠贵人扭头离开都没注意。
  还是经由身边人提点,三阿哥才反应过来,自家额娘对于福晋生了个小格格,似乎有些不太满意。急急转头去安抚他额娘,就连怀里抱着的小格格都没来得及交还给奶嬷嬷。
  “额娘,其实小格格也挺好的,您看多可爱啊……”
  可惜惠贵人并不领情,眼睛只轻轻在三阿哥怀里的襁褓上轻轻撇过,甚至不等看到小团子的面容,便快速移开了。
  见此情景,三阿哥嘴唇轻抿,抱着襁褓的手下意识收紧了两分,“额娘是因为二皇兄得了弘晟,伊尔根觉罗氏却只生了个小格格,所以才……”
  “是”惠贵人毫不客气的点头,“额娘是因为这个,富察氏给你二皇兄生了个带着异象的小阿哥。你媳妇呢?额娘也不是那不讲理的,异象难得,额娘也没要求,可她总得给额娘生个孙子出来吧?生个这么个小格格,能有什么用?”
  惠贵人只要一想到伊尔根觉罗氏长得不如张罗伊的儿媳妇富察氏好,也不如富察氏孝顺会来事,现在就连肚子都不如富察氏争气……让她的三阿哥各方面都落后二阿哥一大截,她就怄得慌。
  要不是想着她的三阿哥以后可能还要有赖伊尔根觉罗氏的阿玛科尔坤照拂,她都想,都想……惠贵人好不容易才强忍住想要爆粗口的冲动。
  想法得到证实,三阿哥一瞬间神色有几分黯然,目光落在小格格纯真的小脸上,三阿哥神情突然又多了几分坚毅。小心翼翼拢了拢怀里的小格格,轻移了移怀里的襁褓,让小格格更舒服一些,三阿哥抬头直直看向惠贵人,“额娘,您难道就没想过,也许这就是天意……二皇兄他比我更适合那个位置。”
  第230章 230  230
  诚然, 在此之前,胤禔因为受身边人鼓动,因为他额娘的期许, 确实也有过自己有一天坐上皇阿玛那个位置的想法。
  可随着他一天天长大, 进入朝堂,见识了朝堂的各种阴谋诡计, 见识了他皇兄在朝堂上表现出来的跟他皇阿哥几乎同款的应付自如、游刃有余,再对比自己, 他对于自己是否能胜任那个位置, 便已经有了犹豫、迟疑。
  今天小格格的诞生,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算是更坚定了他这些日子以来的一些想法——皇兄比他更合适那个位置。
  “你说什么……”惠贵人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年努力,最后只换来这么个结果, 气的胸口一阵血气上涌。
  “孩儿说,皇兄……”
  “你闭嘴……”胤禔话还没说完,惠贵人已经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 既打醒了母子俩,也把追过来想把小格格抱去喂奶的奶嬷嬷等人给吓得扑通一下全跪下了。
  三阿哥摸摸脸, 脸上有几分不敢置信, 他长这么大, 还真没人敢碰他的脸一下, 就更不用说一直把他当命疼的惠贵人了。
  惠贵人同样有一瞬的无措, 刚刚那一巴掌就是情绪上头, 没控制住手。可是打都打了, 让她跟儿子道歉也是不可能的。于是气氛就这么沉默着僵了下来。
  周围跪着的宫人,大气都不敢喘。
  胤禔低头看看怀里的小格格,抿了抿唇, 叫过奶嬷嬷,将孩子交给奶嬷嬷,让她先带孩子下去喂奶,又挥挥手把其他人都打发了,这才抬头看向惠贵人。
  “额娘,也许您不认同,但孩儿刚刚说的都是真心话,若孩儿是长子,或许还能凭借长子的身份争一争,然而孩儿并不是……”
  次子身份,生母只是个贵人,就算有纳兰明珠支持他,又如何?更何况,这些日子相处下来,虽然纳兰明珠因为血缘关系对他确实不错,可因为皇阿玛对皇兄的态度,纳兰明珠对皇兄同样不差……
  只要皇阿玛对皇兄的态度不变,他并不觉得纳兰明珠会为了他违逆皇阿玛的意思。
  惠贵人想反驳,告诉胤禔不是这样,可是话到嘴边又颓然的吞了回去。
  *咸福宫
  三福晋虽然是头胎,生产却很顺利,小格格生出来,二所这边弘晟的百日宴也才刚刚结束。
  送走客人,又亲自把张赵氏送到宫门口,张罗伊刚回到咸福宫,就从冯有才口中得知了‘三福晋头胎得女,惠贵人不满三福晋生了个小格格,面色不好的从三所离开’的消息。
  “接下来,三福晋的日子恐怕要不好过了。”这宫里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一个人的性子如何,除非那人真的能演一辈子,否则真的很难逃过众人的眼睛。惠贵人是个什么性子,这么多年下来,宫里人早就看清了。
  张罗伊摇头,“也不一定,科尔坤还在呢。”如今三阿哥在朝堂上还没能站稳脚跟,正是要靠科尔坤这个岳丈照拂的时候。惠贵人就算心里再不满伊尔根觉罗氏没能给她生个大孙子,也不敢真的把伊尔根觉罗氏怎么样。
  只要伊尔根觉罗氏自己拿的住,日子再差也差不了多少。怕就怕伊尔根觉罗氏像历史上一样,为了生个儿子,连续生产,直接把自己的身子给弄垮了。
  这倒是,夏月点头,上前伺候张罗伊洗漱、更衣、去掉头上的簪钗。
  一切束缚尽去,感觉浑身至少轻了十几斤的张罗伊,捧着一小碗特意在井里冰过,切成小块的西瓜,吃的很是欢快。
  夏月她们看张罗伊吃的开心,心里也高兴,笑着道,“娘娘,明年我们宫里要不要也种上几颗西瓜?”她们宫里地好,种什么都长得好,果子清甜,这西瓜要是长在她们咸福宫的地里,结出来的果子滋味肯定比这个更好。
  张罗伊笑着点头,“可以啊,可以种几颗,回头你们看看,哪里合适,种的时候你们娘娘我也去凑个热闹。”
  用完一小碗西瓜,身上燥热去了,张罗伊略有些困顿,躺到床上,却又一时半会儿睡不着。
  脑袋里跟放电影一样无意识的回放着今天百日宴上众人的一言一行。因为之前救了昌全,她跟西鲁克氏关系一直不错,却也只是不错而已,并不敢表现的太过亲密,是以之前对于她不太亲近那些亲王、郡王福晋,西鲁克氏一直抱着听之任之的态度,并没有多管闲事的意思。
  今天却刻意将她拉到那边,明显是希望她能融入进去。为什么?西鲁克氏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她融入那个圈子?是她自己的意思,还是那些亲王、郡王福晋让她这么做,亦或是裕亲王的意思?
  这里面可是有什么深意?
  还有那些亲王、郡王福晋的态度,也很奇怪。若说张家抬旗、封侯能让她们对她态度好一些,可也远不至于如此。要知道那里面有几个,真正论起辈分,还是康熙的长辈,就是康熙对上,都得恭恭敬敬喊一声叔母、甚至叔祖母。
  张罗伊摇头,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困意上来这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只是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生,梦里一直有人在追她。
  “娘娘,醒醒,娘娘,万岁爷过来了……”
  “啊?谁?谁来了?”张罗伊睁眼,脑门上全都细汗。
  “万岁爷过来了。”夏月一边伺候张罗伊起身更衣,一边让人端了温水过来,伺候张罗伊洗漱。
  她这边正收拾着,康熙就已经大步从外面进来了,见张罗伊还有些迷迷糊糊似是没睡醒的样子,笑着道,“不是说回来就睡了吗?怎么睡到这个时辰,还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弘晟精神都比你好。”
  “确实有点没睡醒。”张罗伊瓮声道,用湿帕子盖在脸上好一会儿,才清醒些。“您去阿哥所看弘晟了?”
  康熙点头,“正好有点事情,要跟胤禛商量,就顺道去看了一眼,朕去的时候,那小子正醒着跟胤祎、胤礽、胤祐玩呢。自打有了弘晟,胤祎、胤礽、胤祐几个越发喜欢往胤禛那去了。”
  “你还不也一样?之前弘晟没出生的时候,你可一年才去二所几次?您再算算,自打弘晟出生,这才三个多月,您又去了二所几次了?”每次都说是去找胤禛说事情,哪儿有那么多事情要说?再说胤禛现在每天都要上朝,有什么事情,上朝的时候不能说,非得等胤禛回去了,再追到阿哥所去?
  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张罗伊无语。
  康熙笑笑不吱声。
  “三所的小格格您去看了吗?”
  “去看了。”又不是多远,就在隔壁,从二所出来,顺道就去三所看了一眼,“不如弘晟当初在娘胎里养得好,不过看着眉眼长得不错,像老三。”
  “您确定?”张罗伊挑眉,之前弘晟刚出生那会儿,康熙还说弘晟长得像他呢,结果呢?弘晟明明就是长得像他阿玛,而且是越长开越像。
  康熙无奈“那,朕当初看着确实是长得像朕啊”谁知道弘晟怎么长的越长越像他阿玛?!偏胤禛那张脸除了一双眼睛,就不怎么像他。“要不,你再给朕生个像朕的小的?”
  “万岁爷,臣妾今年都三十有三了……”她都做祖母的人了。还让她生孩子?想啥呢?
  “三十有三?朕看你可是一点都不像这个年纪的人。”
  许是心态好,日子过得舒心,哪怕生养了四个孩子,张罗伊依然看着很年轻,看上去也就二十多点的样子。跟大格格站一起,说是姐妹也有人信。若不是张罗伊提醒,康熙还真忘了张罗伊年纪还比他大一岁。康熙摇头,不再提这个话题,转头说起另外一件事,“再过半个月,端雅就要出嫁了,朕准备过两天挑个时间,出宫去公主府看看。你可要跟朕一起去?”
  “当然要……”虽然已经从夏月口中得知,公主府布局,张罗伊依然想去端雅以后生活的地方看看。
  第231章 231  231
  端雅的公主府位于北京城东北角, 为了方便姐弟俩相互照应,康熙当初让人给端雅建公主府的时候,特意将公主府的位置放在了胤禛的阿哥府旁边, 两座府邸仅一墙之隔。都是典型的多跨院四合院, 从外面看,除了门匾不同, 其他几乎没什么区别。
  大门进去往里走,是一个很标准的五进院, 五进院旁边带着一大一小两个花园。
  花园里错落有致的栽种着桃、李、杏、樱桃、桂树等树木, 树木间建有假山、楼阁, 大花园里还引活水, 挖了一个不小的池塘,池塘里种了荷花, 此时正是荷花盛开的季节,走在园子里,清风拂过, 满是清淡的荷花香。
  “如何?”康熙摇着扇子,依靠在水边的亭子栏杆上, 笑呵呵的看向张罗伊。
  “很不错。”这院子, 她很喜欢。
  唯一感觉不好的, 就是现在院子里的树木都是新栽种的, 还没有长起来, 看着会略微有些空旷, 不过这是建新宅子没法避免的, 等过个两三年,院子里的花草树木长起来,就会漂亮很多。总体来说, 已经非常好了。
  张罗伊蹲下身子,伸手撩起一些池水撒在不远处青翠的荷叶上,看着水珠在荷叶上滚落,转头笑着冲康熙道,“爷费心了。”
  康熙看着笑容艳艳的张罗伊嘴角下意识勾起,摇着扇子摇头,没什么费心不费心的,他的端雅也是他捧在手心疼了十几年的宝贝,为了他的宝贝能住的开心,就是再费心也是应该的。更何况,作为皇帝,他也就是吩咐几句的事,做事情的都是下面人。
  从端雅的公主府出来,两人顺道又携手去隔壁胤禛的阿哥府看了看。
  “这边的布局跟端雅那边好像不太一样。”
  “那肯定不一样。”公主府以后也就住端雅跟阿木尔还有他们的孩子,不需要那么多院子。阿哥府却不同,胤禛除了富察氏这个福晋,后院还会有格格,以后说不准还会有侧福晋、庶福晋。再算上她们的孩子,只五进宅子可不够住,肯定得带跨院。“胤禛这宅子,他自己设计的,已经算是很合理的布置了。”花园虽然没有隔壁端雅的公主府那么大,却也有,只是没有池子而已。
  张罗伊点头,因为宅子还没完工,也看不出什么,张罗伊跟康熙进去随便逛了两圈就出来了。
  彼时,时间已经到了酉时。
  张罗伊原以为康熙会直接带她回宫,没想到马车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却拐去了另一个方向。等到她发现,马车已经在一处巷子口停了下来。“这,是哪儿?”张罗伊诧异的打量了一下陌生的巷子。
  “进去看看就知道了。”康熙自然的牵起张罗伊笑着往里走。
  巷子有些偏僻,周围几乎没什么住户,张罗伊跟着康熙往里走了一段路,才见巷子最里面的宅子里一个中年男人迎出来。
  中年男人估计是没有想到康熙会带她一起,看到她的瞬间,明显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就又低头撇开了眼去。只弯腰垂首的一边在前面引路,一边轻声给康熙介绍他这些日子按照康熙要求寻来的人。
  中年男人说话声音比较轻,张罗伊有些没听清,怕这里面有什么她不该知道的事情,也没敢细听,只漫无目的的打量这简简单单的四合院。
  院子不大,也就几十个平方的样子,却收拾的极为干净利落,院子角落里还种着几簇清脆的绿竹,看着很是赏心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