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故地
作者:MISS苔      更新:2022-06-22 22:07      字数:2868
  白珍妮在悉尼的第叁天,天气预报说,今天会降温,有阵雨。
  chris和白珍妮约的时间很早,八点半,白珍妮就到了约定的街口。
  这是一处热闹的街道,教堂,电车,小公园,沿街的各种店铺,不远处还有一处传统市场。只是周日的清晨,路上除了几个晨跑的人,所有的店都还没开门。街头显得冷冷清清。
  白珍妮并没有带厚衣服,她只有薄薄的毛衣开衫,以及唯一的一条运动长裤。天上开始飘起毛毛雨,白珍妮下了车便站着等待,她看着远处一个骑车人的身影越来越近,竟是chris,他骑着自行车来的。
  看到白珍妮,他加速蹬了几下,待到她身边时,一个急刹停了下来:“抱歉,很久没骑车,比我想象得要慢了一些。”
  白珍妮笑道:“我也刚到。”
  chris指着路口,说:“就是这了。”
  白珍妮有点懵,下一刻才反应过来,他说的这里,指的是什么意思。
  这只是一处再平凡不过的街角。
  十年过去了,当年的痕迹早已经消失殆尽,什么都看不出来。
  白珍妮问chris:“车祸是怎么发生的?”
  chris指了指其中一个路口:“justin开车从东边过来,在路口右转,但是他开到逆道上了,和对面的车差点撞上,于是他猛地向左打方向盘,想避开迎面而来的车,但是被后面直行的车撞上了。”
  这会儿,路口并没有什么车,白珍妮没太听懂,问:“右转,开到逆道上?”
  chris说:“车祸发生在晚上,路上车很少,但是车速都很快……justin那天喝酒了,虽然后来据他当天一起喝酒的朋友说,他喝的量在规定范围内,但那一定还是影响到了他的判断。”
  在澳洲,适当的酒后开车在当时是允许的。
  chris接着说:“jen,澳洲是左向行驶,和中国、美国都相反。因为喝了酒,加上路上没车……也许有一瞬间justin以为自己还在美国,所以在路口的时候,他右转之后开始逆行。又为了要躲避对面的来车,他打了左转,但没想到后面的车直接撞了上来……tracy坐在副驾,她没有挺到救护车来。”
  白珍妮在脑海中还原了当时的场景,当时的景象一定十分惨烈。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呆呆地看着路口。
  chris低声说:“当年,那件事发生之后,人们自发纪念tracy,在这个路口摆了很多蜡烛和鲜花。”
  他看白珍妮沉默不语,拍了拍她的肩膀:“你还好吗?”
  白珍妮问chris:“附近有花店吗?我想去买一束花。”
  最近的花店不是很远,但往返的路也走了半个小时。白珍妮买了两束白雏菊,留在了那个路口。chris推着自行车,帮她拿着另一束花。这个路口和崔润汐的家相隔也并没有很远,而在这两个地址几乎中间的位置,就是崔润汐安息的墓园。
  墓地的面积不大,只是夹在一个叁叉路口的一处小小墓园。墓园里静悄悄的,只有一两个人在祭扫。这里的墓碑的形态各异,chris带着白珍妮来到一处并不起眼的墓碑前,将那一束白雏菊放了上去。
  白珍妮看着这一方小小的墓碑,墓碑是贴着地面的一块黑色的大理石,一平米见方,西方很常见的设计。上面并没有崔润汐的照片,只是写了她的英文名,以及她的出生和死亡日期:1986.3.21—2012.10.24。
  白珍妮喃喃道:“她比我大五岁,但她死的时候,比我现在还年轻。”
  chris说:“这里放着她一半的骨灰,还有她生前最喜欢穿的礼服裙。另一半骨灰被她的父母带回中国了。”
  白珍妮问:“当时……她的爸妈看起来难过吗?”
  chris说:“tracy的爸爸一直很沉默,妈妈之前也是冷静的,直到来到这片墓地,tracy的骨灰和礼服裙被放进去的时候,她妈妈才忍不住开始哭了。”
  他说着,仿佛这件事就发生在不久之前,记忆犹新:“那天和今天一样,似乎要下雨,但是又下不下来。后来justin来了,跪着求tracy爸妈的原谅,雨才下下来,越下越大。”
  “……你说justin也不在了,他不是因为车祸死的吗?”白珍妮惊讶道。
  chris苦笑:“justin自己也恨不得死于那场车祸,但是在车祸中,他几乎毫发无损。因为他是肇事者,所以在监狱呆了两年。他自己拒绝保释,这也许是他赎罪的方式吧。”
  白珍妮:“那他为什么……”
  chris长叹了一口气:“我们都以为,就算他一辈子忘不掉tracy,也原谅不了自己,但他毕竟活下来了……”
  他似乎并不想讨论justin的死,于是岔开了话题:“虽然墓碑上没有justin的名字,但是他一半的骨灰也在tracy的墓里。他们终于不会再分开了。”
  开始下雨了。
  雨滴很大,噼里啪啦地落下来,周遭刹那充满了细密的雨声。白珍妮带了伞,但她并不想撑开。她静默地站在雨中,chris也安静地陪着她。
  雨水打在黑色的墓碑上,向下滑落,像是无声的流泪。一瞬间,白珍妮竟有点想哭。
  这种悲伤不知从何而来,但是她看着崔润汐墓碑上代表她人生的那一串冰冷的数字,红了眼睛。
  回到市里,已过了中午。白珍妮不顾chris的拒绝,硬是拉他去了市中心一顿高档的西餐请他吃饭,以表示这几天对他的感谢。
  饭店里其他人都穿得相对正式,只有白珍妮和chris是休闲运动的装扮,头发和衣服还都湿哒哒的,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但白珍妮并不在乎,她认真地询问了chris饮食的喜好,点了菜,还要了一瓶上好的干白。
  chris很不好意思:“jen,真的不用这么破费,我很开心你能够和我一起怀念tracy。”
  白珍妮摆摆手:“不破费,我有钱。”她说:“你之前不是问我的职业吗?其实我是个演员。”
  chris很惊讶:“真的吗?”
  白珍妮有些恶意地自嘲:“真的。叁年前,我和别人的性爱录像被曝光在网上,机缘巧合,我也就成了一个pornstar。”
  chris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尴尬,他端起酒杯喝酒掩饰,似乎是不知道再怎样和白珍妮对视,垂着头说:“well,你让我不知道说什么了。”
  白珍妮淡淡地勾了一下嘴角:“所以我不想告诉你我的职业。……其实在国内,tracy的妈妈爸爸,有专门找上我,因为我拍的这些片子的事。”
  chris问:“找你?为什么?”
  白珍妮:“因为他们看到我,就想到他们的女儿。而他们不能忍受有人顶着和他们女儿一样的脸去拍这种东西。”
  chris瞪大了眼睛:“bullshit!他们有什么资格这样说?”
  白珍妮对chris的反应有些惊讶,顿了顿,她问:“设身处地地想一下,你也许也会这样的。你不会觉得我玷污了和你朋友一样的这张脸吗?”
  chris似乎觉得这个问题非常可笑:“你就是你,就算你和tracy长得很像,但你和她毕竟是两个人。tracy的父母更是无权干涉你在做什么。如果不舒服,他们可以选择无视!”
  白珍妮看着chris因为激动而微微泛红的脸,她有一瞬间的感动,说:“你们从小生活在发达国家,果然更看重每个人的想法。”
  chris说:“不,这和在哪长大没关系。你和tracy就是两个不同的个体。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灵魂,很多双胞胎也长得一样,但没有人会把他们当做是同一个人。jen,我从没有一刻把你当做tracy。你是世上独一无二的,没有人和你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