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节
作者:朝圣言      更新:2021-08-22 03:29      字数:3789
  司徒白被乔治一脚踢到安德莉亚的身旁, 他的神经触须与肢体的连接被对方斩得非常彻底,此时只能控制脖子以上的部位,司徒白斜着眼怒瞪乔治,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然后再生啖其肉。
  燕山抓住他的手臂,撸起袖子露出里面的个人终端,智脑0000趁机与终端接驳,而后很快得出答案:【确实是司徒白的个人终端。】
  “很好。”燕山捏起他的下巴,将司徒白的脸转向他的方向:“那么,为了防止你待会儿大声呼救,我只能先让你看看我的大宝贝。来来来。”
  司徒白:“???”
  司徒白险些被“大宝贝”这三个字嚇得花容失色,燕山抓住他怔愣的一瞬间,快速发动技能。
  电眼逼人!
  司徒白:“……”
  燕山晃了晃手里的石头:“来,看这儿,这东西是不是你的?”
  司徒白迷迷糊糊点了点头。
  燕山:“我可以帮你把胶布撕下来,不过你不能乱叫,知道吗?”
  司徒白红着脸对他抛了个媚眼。
  “噫!”格尔莫一阵恶寒,情不自禁的抱起双臂,搓掉了一层鸡皮疙瘩。
  另一边,燕山扯下司徒白脸上的胶带,后者连忙张嘴狠狠吸了几口空气。
  经过了【电眼逼人】的洗礼,他现在已经顾不上再怒视乔治了,只一味地盯着燕山那张脸,不停地瞟来瞟去。
  燕山将鹅卵石递到他面前:“0011在里面吗?”
  “在。”司徒白还在喘息,他歇了一会儿,道:“开启介石需要一句咒语,而且只能是我来念,介石才会有反应。”
  燕山便道:“那能麻烦你,将这枚介石里面的东西取出来给我吗?”
  司徒白:“可以,不过我有条件。”
  他以一种诡异的姿势瘫在地上,目光掠过众人,在斐瑞和格尔莫身上稍作停留,半晌才道:“那句咒语对我来说很重要,他们不能听。”
  “只有你可以听,可以看我从介石里取东西。”司徒白嗓子漏气,断断续续地说:“我只让你看。”
  “只让我看?”燕山挑着眉,回头看了眼正面无表情靠墙站着的封勋。
  后者撩起眼皮,与他有着短短一瞬间的对视。
  司徒白:“是,我只让你看。”
  燕山缓缓收回手:“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想你取出0011,其他人必须都不在场?”
  司徒白渐渐喘匀了气:“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可以。”燕山冲身旁的同伴道:“斐瑞,你带格尔莫先出去。”
  格尔莫:“啊?真要出去啊?”
  斐瑞将礼帽重新戴回头顶,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走吧,咱们一会儿再回来。”
  格尔莫被他一只手提了起来,顶着满脸的莫名其妙出了房间。
  司徒白瞥一眼封勋和乔治:“他们俩也必须走。”
  乔治狠狠瞪着他:“你!”
  封勋放下手臂,慢慢朝着房间中央走了两步。
  乔治几乎在他行动的那一刻便绷紧了身体。
  他直觉这人要冲着自己发难,警卫队长那始终搭在身后的右手甚至已经摸到了制服下的枪套,只等对方做出攻击型姿态,便要与他斗个你死我活。
  在这一瞬间,屋子里的四个人同时动了。
  当!
  锋利的刀刃砍在地板上,发出一阵令人胆寒的沉闷响声。
  飞花刀这一击意料之中的落了空,原本动弹不得的司徒白猛地一拍地面,他整个身体便快速向后倒飞了三四米,恰好躲过飞花刀的攻击。
  司徒白后撤的身形还未停稳,似有感应般伸出右手挡在额前,堪堪接下了来自前方的悍然一拳!
  与此同时,燕山手中多出一把改装过的小型电磁步|枪,他头都没抬,举起枪便朝着乔治扣动扳机。
  砰。
  乔治面上带着一丝惊愕,他后知后觉的想要去摸自己的脖子:“你……为、为什么……”
  燕山眯起眼打量他片刻:“啊,看来你和他不是一伙的。”
  乔治:“我……”
  他还想说些什么,燕山却不准备浪费时间,他重新举枪,在乔治额头上也开了个洞。
  乔治一脸不甘地轰然倒地,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房间另一头,封勋和司徒白正战到酣处,打斗的动静也越来越大。
  燕山看了看鏖战中的两人,他慢慢退至房间一角,伸手捏着胸前的吊坠,小声道:“怎么样,检测有结果吗?”
  智脑0000:【正在检测神经触须,请耐心等待。】
  【滴。能量波长已检测完毕,正在与系统收录的样本数据进行对比筛选,可能需要十到二十秒的时间。】
  燕山听着耳边偶尔响起的电子音,一边架起枪,在封勋与司徒白短暂分开的一瞬间,对着后者放上几记冷枪。
  【数据分析中……数据分析中……】
  【滴。找到适配样本。】
  燕山开枪的动作一顿:“怎么样?”
  智脑0000:【确实是d阁下。】
  “嘿。”燕山双目盯着司徒白,低低笑起来:“果然是他。”
  “老封,”他朝着对面叫道:“那家伙就是d,他换壳子了!”
  刚刚对了一拳的两人停下进攻的动作,“司徒白”看了看面前的少年,再瞥一眼远处架着枪的燕山,嘴角一点一点翘了起来:“哦,哦,我怎么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呢?”
  飞花刀于几人头顶徘徊一周,而后静静悬在封勋的肩膀上方,仿佛一只掠食的鹰,冷冷的俯视着下一个目标。
  封勋表情不变,他的一双眼在对方破碎的颈间停留片刻:“创神小组果然与众不同,换成普通的伪人类,现在恐怕还在地上躺着,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
  “司徒白”毫不在意地扶了扶快要断裂的脖子,随口道:“我自认扮得还算成功,在此之前,你们应该也没见过真正的司徒白。所以,你们是怎么发现我不是正主的?”
  燕山嗤道:“废话那么多。老封,剁了他!”
  封勋不用他出声,已经再一次握着障刀冲了上去。
  d阁下立刻后退:“啊,你们真讨厌,总是这么喜欢吊人胃口~”
  两人在电光火石之间快速过了几百招,燕山在某个间隙扣动扳机,子弹打着旋击穿了d阁下的右肩,将对方打得倒飞了出去。
  “啧,打偏了。”燕山拧起眉,又重新抱着枪管,寻找下一次偷袭的机会。
  “这个d阁下,‘司徒白’这具躯壳的颈椎都断了,被他操控起来,竟然还能和老封打这么长时间,想想也真是可怕。”他喃喃自语道:“棒棒糖,这家伙到底是怎么让‘司徒白’动起来的?”
  智脑0000道:【普通的意识体会窝在大脑中,它们可以分出一部分神经触须与大脑接驳,通过控制中枢神经系统,来达到掌控整具躯壳的目的。】
  【而这具躯壳,因为颈椎断裂,导致神经系统无法正常工作,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回收躯壳,并对其进行修护作业。】它向燕山解释道:【d阁下显然没时间给‘司徒白’动手术,他应该是将自己的神经触须释放出来,将断裂的颈椎用触须紧紧裹住,用以防止那颗脑袋在剧烈运动的间隙掉下来。】
  燕山想了想那画面,说实话,万一d阁下和封勋打着打着头掉了,他还真不太确定,到底哪边的人会先被吓破了胆。
  智脑0000尚不知道他还在天马行空的疯狂脑补,一边继续说着:【据我猜测,他应该是将自己大部分的神经触须都挪出大脑,让它们顺着伤口爬进了身体内部,与主要神经元互相接驳,以此来更好的控制这具身体。】
  燕山其实没怎么听懂,但还是一脸严肃的点点头:“嗯,我觉得我大概明白了。”
  说着,他指下轻动,又放了一记冷枪。
  这一枪恰好打在d阁下的喉咙上,后者出拳的动作倏地一滞,封勋立刻逮到机会抽身而上,少年单手扼住他的脖子,随后手臂骤然用力,一把将人狠狠掼在地上!
  ☆、第162章 第一百六十二章
  轰的一声, 这具小小的身体被砸入地板。
  封勋手臂上的肌肉猛地隆起,他抓着d阁下的咽喉,将人从地板里提出来几分,复又重新摁了回去。
  咚。
  咚。
  咚。
  咚。
  整整十下过后,封勋松开手,掌下那一截脖颈算是彻底被他拧断了。
  d阁下躺在微微下陷的地板里, 过了好一会儿,似乎才转过神来:“哎呀……”
  封勋单膝跪在他身前,少年唤出【黑骑士】,面无表情的将戒指戴在食指上。
  d阁下:“唔……嘿……嘿嘿嘿……真没想到, 我这是要输了嘛?”
  燕山从房间另一侧走过来, 一边谨防他突然偷袭, 一边道:“如果你不寄生在司徒白的身体上, 胜负大概还未可知。”
  d阁下额头上破了个巨大的口子,那是刚刚被封勋一下一下在地上砸出来的。大量的鲜血从创口处汩汩往外冒, 浇了他一头一脸, 但d阁下似乎毫不在意,只咧着嘴, 躺在地上不停地笑。
  “我还是很想知道, 你们是怎么发现我不是真正的司徒白的?”他语气轻快地问。
  燕山扶了扶眼镜:“因为我们冰雪聪明呗。”
  d阁下操着那副破锣嗓子哈哈大笑:“聪明, 是了!真好,真好, 我果然很喜欢你们!”
  燕山这时候已经走到了封勋身旁, 他眼看d阁下一点儿挣扎的意思也没有, 似乎还很颇为悠闲地等着封勋将黑钻贴近额头,燕山心下警觉,但一时间也猜不出对方究竟有什么后招。
  他猛地抬起胳膊,按住封勋的手腕,口中道:“等等,我还有几个问题想问,小老d你愿意给我解答吗?”
  d阁下仰面躺在坑里,懒洋洋道:“你先问,我想答便答。”
  燕山翻了个白眼:“啊,突然又不太想问了。”
  “别啊。”d阁下脑袋一转,看向他这边:“你要是问我喜不喜欢你,我无论如何都是要说喜欢的。”
  说着,他又看了眼封勋:“哦,这位我也喜欢。特别、特别、特别的喜欢哦~”
  封勋理都没理他,倒是燕山听他这么说后,眉毛抽了一下,心下莫名便觉得有些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