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节
作者:朝圣言      更新:2021-08-22 03:29      字数:4579
  副所长等他走了,才凑近司徒白,小声道:“亚岱尔之前和d阁下走得有些近,你说,他会不会……”
  司徒白扬起眉:“你怀疑他?”
  副所长瞥了一眼还坐在对面的几个同事,掩起嘴来:“也不是怀疑,毕竟我刚才也和你说了,盟友和敌人之间的关系,往往很容易翻覆颠倒。”
  司徒白慢悠悠的哦了一声。
  他没在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s阁下那里,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吗?”
  一说到这个,连副所长也收敛了表情。
  “没有,s阁下没给咱们下达任何命令。事实上,整个第一域除了d,再没哪位阁下传出过讯息了。”副所长有些不安地抿着嘴唇,忍不住说:“你说s阁下会不会已经……已经死……”
  司徒白:“咳!”
  副所长悻悻的闭了嘴。
  敲门声响起,靠近门坐着的伪人类连忙起身,他提着枪,谨慎地靠在门后问:“谁?”
  门外的人答:“是我,乔治。”
  那人回头看了一眼司徒白,在所长点头后,才转身将九重门锁一一解除,端着枪推开了门。
  因为全网制霸这个特殊机制,wg在确认过智脑0011被安置在自己地盘上之后,第一个更改的就是研究所内的门禁系统。鉴于所有需要权限刷开的大门,“零”都可以随意打开,wg的工作人员现在都是改用手动模式来开门的。
  进来的果然是警卫队的小队长。
  “所长先生。”乔治匆匆走进来,将手中一只漆黑的金属盒放在桌上:“我将东西拿来了。”
  司徒白坐正了身子,他先看了眼屋子里的其他人,随口给这些属下指使了些任务,待房间中只剩下他俩外加那位副所长,司徒白才示意乔治:“打开我看看。”
  乔治:“好的。”
  金属盒的开锁程序非常复杂,司徒白盯着乔治开了十分钟,待盒盖掀开,他侧头看了眼里面的东西,发现果然与之前在监控视频中看到的人工智能一模一样。
  他将盒子里的圆形“徽章”拿起来,左右看了看:“真的被强制关闭了。啧,没有管理员重新启动,0011根本就是一块儿废铁。”
  副所长又凑过来:“那接下来,咱们是不是可以复制一个冒牌货,摆在副c楼地下十五层,8781那间工作室里当个幌子?”
  “可以,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做。0011长什么模样你也见过,怎么将8781工作室恢复原状,并且布置上陷阱,就都看你的本事了。”司徒白低头观察“徽章”表面突起的繁琐花纹,又试探着伸出拇指,按在正中心那一朵小小的黑色蔷薇上。
  0011没有任何反应。
  副所长的目光仍然钉在智脑上,他似乎也想伸手试上一试,司徒白扭过头看向他:“还不赶紧办事?”
  副所长如梦初醒,他摸了摸自己的个人终端,从椅子里站起来:“一定不辜负所长期望,我这就去。”
  司徒白看着他关上了办公室的大门,他手里仍然把玩儿着那枚“徽章”,片刻后才重新将它放回盒子里。待乔治扣上了金属盒四周的锁扣,他才慢慢从制服内侧的暗袋中取出一枚石子。
  那是一枚毫不起眼的,通体灰白色的小石块儿。
  它只有鹌鹑蛋那么大,乍一看像颗椭圆形的鹅卵石,然而司徒白将它握在掌中时,那珍视又爱惜的模样,显然也说明这并不是一颗普通的小石子。
  司徒白示意乔治站远一点,他自己则走到金属盒旁边,然后握着那枚石子,低头小声念叨了几句。
  乔治耳朵微动,他依稀能听到对方的低语,但实在听不懂司徒白到底说了什么。
  ——归根结底,他们并不是真正的格莱格人。他们来自不同的位面,而司徒白刚刚说的,很可能就是他在原世界时使用的母语。
  乔治心念急转,再看向桌面时,便发现装着0011的金属盒已经不见了。
  司徒白将石子重新收回暗袋,他在原地斟酌片刻,冲着对方招了招手。
  “我要将0011放进a栋主楼地下七层的无限回廊,你跟着我一起去。”他一边整理着袖口处的皱褶,一边随口道:“如果路上有人意图不轨,想要抢夺智脑,你必须立刻击杀对方,知道吗?”
  乔治点点头:“知道。”
  “唔,我想我应该说得更详细一些。”司徒白低声道:“即使来的人是安保部长,或者那位刚刚出去的副所长,你都不能犹豫半分,要在第一时间拧断他的脖子。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吗?”
  乔治:“……明白了。”
  司徒白短促的笑了一声:“很好。”
  ☆、第159章 第一百五十九章
  他最后看了一眼墙壁上的屏幕, 那里仍然显示着第二域的论坛首页,无数质疑人工智能去向的帖子已经入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司徒白将屏幕关闭,他不自觉摸了摸胸口处的暗袋:“走吧。安置好0011以后,咱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xxxxxxxxx
  几乎是乔治进入8781号工作室,一枪蹦碎了里面的监控探头那一瞬间,智脑0000便在第一时间发现, 挂在论坛首页的网络直播信号中断了。
  它将这件事告诉了四名探索者,同时开始加紧攻克wg研究所的防御系统。当然,这对于目前正处在制霸状态的“零”来说,是一件相当轻而易举的事情。
  【虽然wg已经在第一时间关闭监控设备, 并主动销毁了一部分的摄像头,但我仍然通过残留的监视器,看到了一些令人惊奇的画面。】小号波板糖得意的向着众人道:【他们已经做的很隐蔽了, 不过,鉴于我现在是超级无敌的存在,他们私底下做了多少的小动作,我大概比他们自己都清楚。所以……嗯哼……哼哼哼哼……】
  格尔莫哇了一声以示崇拜。
  燕山一听就知道棒棒糖这是要飘了, 遂冷静的打击它:“既然你都无敌了,那不如直接把0011弄出来?”
  小号波板糖:【……】
  小号波板糖幽幽道:【你真讨厌, 真的。】
  燕山:“谢谢夸奖,其实我也没你说的那么优秀。”
  小号波板糖:【……能要点儿脸吗。】
  眼见他俩又要开始日常斗嘴, 其他人习以为常的忽略掉这二位, 斐瑞当先道:“这么说, 0011已经不在原来的坐标位置了。”
  格尔莫:“那我们还要继续往这个坐标点行进吗?”
  因为司徒白的办公室里没有监控, 智脑0000并没有看到这位所长藏匿“徽章”的全过程。
  而在网络直播中断之后,智脑0000通过wg研究所里那些还没来得及拆掉的监控器,确实也观测到有少数人从大楼内鬼鬼祟祟的溜出去过。
  封勋:“去。”
  少年指了指燕山和他手里的吊坠,道:“0011要真不在wg研究所,棒棒糖怎么可能还这么无动于衷。”
  格尔莫恍然:“好像是这个道理。”
  斐瑞:“看来,多半又是wg内部的人在监守自盗?”
  封勋点点头:“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正确的研究所,并在wg的警戒下全身而退,还没有被棒棒糖发现,我不认为有人能真的做到这种程度。”
  斐瑞:“其实鄙人觉得,那位d阁下大概还是可以的。”
  封勋一哂:“啊,到目前为止,他应该才是最想看这场好戏的人,料想不会亲自来搅局。”
  斐瑞摸了摸下巴:“话虽如此,但你也看到了,如今那个所谓的论坛上,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件事。”
  说着,他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光屏,那上面每分钟都在增加新的帖子。斐瑞右手滑动页面,随意点开一个标题,一边道:“现在网络上话题,有一大半都在猜测那个拿到人工智能的人是w阁下派下来的亲信,剩下的另一半则在怀疑d阁下,到头来,竟没一个将矛头指向探索者。”
  说着,他喟叹道:“这些帖子都讲得言之凿凿的,仿佛自己当时就在现场,说得鄙人都差点儿信了。”
  封勋快速浏览了一遍网页:“障眼法而已。操控舆论者,说出的话里有三分真和七分假,虚虚实实云山雾绕,如此才能骗得过大多数人。”
  格尔莫听着他俩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举手提问:“他们为什么都在编排自己人?虽然这么说不太合适,但咱们才是入侵者吧,这群伪人类难道不应该抨击我们吗?怎么……”
  斐瑞帮他说完:“怎么自己人在嘲讽自己人?”
  格尔莫:“是、是啊。”
  封勋盘腿坐在龙背上,他的目光转向第一域,闻言嘲道:“你大概忘了,‘黑五号’是一个什么性质的联盟。”
  “能够加入这个联盟的人,不,应该说是这些意识体,他们的另一个称呼是宇宙流民。换言之,这些人是一群被原世界放逐的危险分子。”他缓缓道:“这么一群恶徒混在一起,即使靠着强者为尊的游戏规则,勉强支撑起了一个庞大的联盟组织,但它的内部,哼……”
  他身边坐着的燕山此时回头,接下了封勋未说完的话:“必然是充斥着勾心斗角,还有尔虞我诈咯。”
  封勋:“嗯。”
  斐瑞:“这一点,从创神小组的权力倾轧就可以窥见端倪。”
  格尔莫缓缓舒了口气:“我知道了,他们都在忙着搞内斗,所以没空理我们。唉,我怎么突然觉得……我们是不是被他们忽视了啊?”
  燕山看看他:“你还想让人家多看你几眼不成?”
  格尔莫连忙摇头:“不不不,这样就挺好,挺好的。”
  燕山嘿嘿一笑,伸手撸了一把他的头毛:“准备一下,咱们到了。”
  “啊?”格尔莫立刻仰头去看一直停留在面前的光屏,待发现离地图中的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时,他琢磨着问:“咱们这是要提前下来,然后悄悄摸进去?”
  燕山:“对。”
  双头麟龙俯身向下,它双翅扬在空中,后爪蓦地展开,以一个近乎帅气的姿态落入地面。
  魔术师手掌轻轻抚摸巨龙的颈项,口中发出高高低低的鸣叫,似在感谢这只双头麟龙的帮助。
  四个人依次滑下龙背,燕山一手提着格尔莫倾情赞助的高能武器,轻轻咳嗽了一声。
  “那么,”他说:“开始行动吧。”
  xxxxxxxxxx
  第二域第五分区,wg研究所。
  由d阁下发起的追捕游戏,已经进行了两个多小时,随着时间的流逝,得到0011正确坐标的人越来越多,wg研究所彻底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
  此时,wg研究所里异常的热闹。
  安德莉亚躲在一间狭小的储物室里,她慢慢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小心翼翼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在离她不太远的某条走廊上,有三伙人正在激烈交锋,子弹击穿人体与墙壁的声音接连传过来,听得安德莉亚眉毛直跳,情不自禁便也跟着觉得肉疼不已。
  “哎呀,这可真是刺激。”她掏了掏耳朵,继续窝在黑暗的储藏室里,一边将个人终端重新打开,看了看屏幕上的内容。
  当看到管理员一栏后面那极其眼熟的“零”时,安德莉亚拽着头发,小声咒骂一句:“妈的,怎么又是他!”
  “零”在游戏开始后第五分三十一秒时夺取了管理员的位置,这之后,他霸网的时间长达六十二分钟。因着这位仁兄一直霸占高位无人攻克,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数千人自主结盟开始对他展开围剿,最终“零”从容退位,且没让任何人摸到他的一片衣角。
  “零”的统治结束之后,临时联盟土崩瓦解,众人各有输赢,大多都能荣登顶峰,在这场网络攻坚战中制霸十几分钟,这里面当然也包括安德莉亚。
  事实上,她在八分钟前才打败了上一任的网络管理员,并凭借着霸网的便利,顺利潜进了wg研究所。
  然而,此时此刻,安德莉亚重新打开光屏后,竟然发现这个可恶的“零”又回来了!
  安德莉亚只觉得眼前一黑,气得右手握拳,不停的捶地泄愤。
  “可恶!这个‘零’到底是谁!”她紧紧盯着光屏,双手在虚拟键盘上敲出了残影,一边嘟嘟囔囔地小声说:“等我查出你的真面目,老娘一定要去偷一把伽马射线枪回来,把你的神经触须崩到外太空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