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节
作者:大魔王呀      更新:2021-08-20 06:05      字数:6347
  可如今不光要性命不保,李绾还告诉她,这美梦根本就不存在,她如何承受的住?
  脸色惨白,讷讷问道:“他不是王爷,那他是谁?明明他一身华贵气度......”
  真是到了黄河也不死心,华贵气度?李绾将书翻到下一页,“馆子里的兔爷儿,李柏二百两买他办事罢了。”
  第84章 圈禁
  许她一场美梦的不是王爷, 只是个兔爷儿?怪不得他处处温柔小意, 自己被这卑贱人平白占了身子,还落得这般下场,真是恨呐!菱夏失了神采, 瘫坐在地上, 愣愣看着锦绣地衣。
  话本子有趣,勾的人拿起了就放不下, 李绾又聚精会神看了两页, 直到被太阳余晖晃了眼,这才意犹未尽撂在手旁, 开口道:“芍药。”
  话音才落,便不知从哪闪进一个人来,那人就是先前绑了菱夏的那道黑影,如此利落身手竟是个女子, 着实令人没想到。她虽名唤芍药,可却无半点妖娆。身形瘦瘦高高, 比起一般男子的个头儿也不逊色,脸庞微黑,左眼斜上有一道短疤,五官长得秀致,再加上一身冷冽气质, 看着有些雌雄莫辨的意味。
  此时听李绾唤她,便翻身进殿,抱拳施礼道:“属下在。”身形挺得笔直, 连嗓音也带着两分低哑。
  这人是谁呢?从前的黑羽卫之一。
  她家世世代代皆为黑羽卫,可子嗣单薄,到了她爹那辈,膝下只得了她这么一个女儿,又是愚忠信义之辈,万不肯食言于人。实在没办法,便狠下心,把女儿当做男孩儿养,教了一身武艺,到了岁数又传了黑羽给她。
  后来李昭起事,黑羽卫追随,立下大功。事成之后,愿意的便留在京都改作银甲卫,比起御前侍卫还要荣耀几分。不愿意拘束的,便散到边关各处去,依旧逍遥做暗哨之用,探查敌国情况。唯独这芍药是个例外。
  她再如何有本事,也是个女子,留在皇宫做侍卫,实在不像话。让不知情的人瞧了,还以为是李昭这个做皇帝的行事荒唐。
  可要她去边关,她又不肯。家中只剩下病歪老母一人,她如何狠心走得?两难之际,芍药想着实在不行就辞了官职,依她的本事,就算开个武馆,教孩子拳脚,也饿不死自个儿和老娘。
  后来是李绾听说了这事,从李昭那将她要了去。如今她兼着银甲卫的衔儿,实则听命于李绾,在暗中护她周全、替她办事。习武之人,多是义气之辈,芍药虽是个女子,却也同理。
  她既担了银甲卫不负列祖列宗,又能在寡母床前尽孝,事得两全,全靠李绾帮衬,她感念这点,因此对李绾格外尽心。而且因从小习武的缘故,她性子也比寻常姑娘家洒脱的多,李绾与她说话时,答得丝毫不扭捏,渐渐熟悉下来,两人竟有知己之感。
  可要说先前李绾对冬雪说‘傻姑娘,你以为府里只有明面上这些人?处处有眼盯着呢’这话指的可是芍药?是没错。
  但她那话说的半真半假,府里有的是伶俐小子、丫鬟替她办事,可真能做到来无影去无踪,有大本事的,只芍药一个。没辙,这世道就是如此。如何士族倨傲?因为有本钱啊,大部分的学问书籍都掌握在人家手里。武学一道,也是如此,没有那么多心怀天下的武学宗师,大多授人时都要藏私,好本事只传与自家人。
  得了一个芍药,那都是李绾好运道,捡着漏儿了。不然依她的本事,不为国家办事实在可惜了,也就是李昭宠闺女宠的没边儿,这才她一提,就将人给了她。
  李绾看了看菱夏,与芍药道:“我带她进宫面见父皇,至于那小兔爷儿,劳你去逮来罢。”
  芍药答话:“属下领命。”她这人不会绕弯子,垂下手又道:“公主是要把瑞王捅出来?他自己不露面,这事怕难抓到把柄,陛下会相信吗?”
  柳氏忽然暴毙于行宫,李柏这做儿子的,闹明白了缘由,想弄死李绾为母报仇,倒也不难猜。至于手里没证据,要不要把他捅出来......
  李绾道:“犯不着由咱们捅出来,我带他二人去对质,只说那小兔爷儿借我二哥之名,行害人之事也就罢了。父皇比我聪明,自有他的定夺。”
  .
  .
  南书房。
  自从江山异姓,李昭做了皇帝,李绾每次见他,好像都是在这。一室静谧中,身穿玄色龙袍的男人埋首于桌案间,折子书谕堆得像小山一般。他蹙着眉,好像永远有烦忧不完的事。
  恍惚间,两世交叠,李绾好像看到了前世的父皇。真是‘空嗟叹,山寺日高僧未起,算来名利不如闲。’做这天下之主当真快乐至极?只要想要做好,就要付出无数的心力。
  正愣着,李昭抬首见她来了,便撂下手中折子,舒展笑开:“阿绾来了?”说着直了直腰,起身绕过桌案,领着她对坐在窗前。
  有小内侍上前奉茶,李昭端过抿了口,连哼两声抱怨道:“可算是想起来你父皇了?整日也不知在府里忙些什么,进宫瞧瞧我有这么难?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平日里白疼了你。用过膳了没?若还没用便等等我,我看完这点儿,一起去你母妃那用,说今日有一例老鸭汤,你肯定也喜欢。”
  他这一连串的啰嗦,李绾也不知该先答那句,无奈笑了笑道:“没用膳呢,一会儿同您一道去。只是女儿今日来,还有一事想禀告父皇。”
  李昭撂下茶碗:“合着还是有事才来,不是来瞧我的?”
  但说归说,到底还是将那小兔爷和菱夏传了进来。二人都是生于市井、长于市井,自打进了宫,就被阵仗吓得腿肚子直转筋,跪到南书房,更不敢再胡乱攀扯,一五一十将事情说来。
  李柏再如何不堪,那也是李昭的亲儿子,碍着他的面子,李绾也没把话挑明。只道这兔爷受贼人挑唆,胆大包天,敢假借瑞王爷之名,行害人之事。丫鬟也是个糊涂的,听人蒙骗,就想要毒死主子。
  “这二人罪大恶极,万不能再容他们到处败坏皇家名声,这事牵扯二哥,要如何处置女儿不敢擅专,还请父皇做主。”
  李昭面色阴沉下来,没再多问,直接赏了二人鸩酒。皇帝金口玉言要他们死,这二人哪还能有活路?几名内侍进来,捂住了嘴便将人拖了出去,再出宫时已是两具死尸。拉到乱葬岗胡乱埋到了一处,菱夏真是做鬼也想不到,死了还得和这卑贱兔爷儿做夫妻。
  李昭虽没多说,可李绾都能想明白的事,他要是想不明白,那这皇帝也不用做了。根本不是这两个升斗小民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谋害当朝公主,而是李柏想要杀了阿绾,手足相残。
  这是为人父最不愿见到的事,李昭再没了玩笑的心思,要了那二人性命也没再多说,绕回桌案后沉着脸批折子。
  李绾捧着茶碗也不吱声。
  他不追问,火急火燎将人杀了,这就是要将事情按下去的意思。哪怕知道了李柏对她下了杀手,也没个说法,身为帝王,他有他的不得已,自己是他的女儿,李柏也是他的血脉,他选择这样处理,李绾不是没想到,也不是不理解,她就是莫名有些难过。
  此时她很想回家,躲在宋怀秀怀里哭一鼻子,可是不行。寻常父女间闹了不愉快,拌嘴使小性儿,当闺女的气哼哼跑了都是有的,可她不行。她爹是皇帝,哪怕再怎么纵着她,帝王的威严也没人更够挑衅。
  方才既然说了要一道去白贵妃那用膳,这会儿李昭不开口,李绾就是再生气、再委屈也走不得。
  她挺直了脊背,努力睁大眼睛盯着茶碗上的花纹,心里一遍遍重复着:没事的,不要哭,他有他的难处。
  能在御前伺候的都是万里挑一的人精,两个主子之间僵着,没有瞧不出来的,他们也跟着难受,恨不得自个儿此时能不喘气才好。
  南书房的空气都像凝固在了一处。这般尴尬气氛中,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昭终于扔下折子起身,“走吧。”
  他如此说,李绾也只好跟着,身后还带着呼拉拉一串宫人,端的是天子仪仗,朝着白贵妃宫里行去。
  八月的天孩子的脸,天气说变就变,方才出来时还晴着,可刚走到御花园,却又阴沉起来,竟是要下雨的意思。李绾苦着脸越走越慢,脚踝处酸疼的厉害。要是平时,她要个轿辇就是了,可母妃宫殿离得不远,李昭又向来不爱坐那些。绝没有皇帝走着,她却要人抬王校长内部着的道理。尤其这会儿堵着气,更不肯开口求他。
  李昭沉着脸,无奈叹了口气,吩咐内侍去抬轿辇来,自己回过身,拉着李绾在路边石凳坐下。从衣袖中掏出小小一道卷轴来,塞给她:“自己看。”
  李绾只看了一眼便吓得赶紧卷起。那卷轴是一道圣旨,盖着李昭金印的圣旨,上头是将瑞王李柏圈禁于封地的旨意。
  李昭挥手驱了宫人,“榕儿哪里都好,唯独心肠太软,我有些不放心。若有朝一日......父皇殡天之后,李柏有任何异动,你便将这道旨意拿出来。”
  他仰首看天:“阿绾,爹老了,背不动你了,可照样会护着你。”
  第85章 转折
  李绾恍恍惚惚吃完晚膳, 上了回府的马车。她阖着眼靠在车壁上, 侧耳听着。‘哒哒’发出这般清脆响儿,是马蹄踏在宫道上,这声响没了, 便是出了宫了。
  时辰不算晚, 此时街面上还热闹着。“汤面果子糖葫芦”各式各样的吆喝都有,烟火气熏染着, 恍惚间像回到了许多年前的乘安县。
  那会儿她不是千岁千岁千千岁的荣安公主, 她爹也还不是坐拥江山的皇帝。他抱着她,一路走过热闹街市, 有许多熟人笑着打招呼。在他怀里,李绾总是抬着脸骄傲极了,因为她是她爹的娇娇,无论是酸酸甜甜的山楂糕、还是毛绒一团的小兔子, 凡是她喜欢的,他都会买给她, 骄纵又阔气,宠溺的不成样子。那时整个乘安县的小姑娘没有不羡慕她的,都知她是司爷家的掌上明珠。
  后来她慢慢长大,李昭也牟足了劲儿的往上爬,但不论他到了哪个位置, 待她的好却从未变过。凡是她的要求,他没说过‘不’字,甚至她没开口要的, 他也想给她。十里红妆、奢华府邸,还有俊美无双、用情至深的驸马爷,所有的一切,他都给她最好的。如今成了天下的女子都羡慕她,世人皆知她是帝王家的掌上明珠。
  所有的一切,李绾心安理得的受着,毕竟他是李昭李元一,是后人敬仰的圣、祖爷,他阖该无所不能才对。
  可今日,她心里无所不能的大英雄对她说,他老了,再背不动她了。
  那一刹那,李绾难过的说不出话来。他变得不再挺拔的身姿,他鬓边碍眼的白发,所有都在提醒着她,这个永远宠她纵她护着她的男人,这个世间对她最好的男人,总有一天也会离开她。
  车外响过一声叫卖,李绾睁开眼,急声道:“停车!快停车!”
  她声音中的急切,倒将赶车的内侍吓了一跳,勒住马问道:“殿下有何吩咐?”
  “我听有卖山楂的,你去瞧瞧,要是有制好的山楂糕,就买些回来。”
  小内侍悄悄松了口气,可忍不住想,这算个什么事儿?府里的厨子山珍海味都做得,做个小小山楂糕还不手掐把拿的,何必要在街上买,也不知做的干不干净。但心里头叨咕归叨咕,主子的话可没有他多嘴的余地,麻利儿应了声,又与随驾的侍卫交代一句,急匆匆的跑去买。
  片刻的功夫,又捧着纸包跑回来,压着声音里的喘,讨好回话:“殿下,还真有卖的。”
  待放下了车帘,李绾打开纸包,整整齐齐码了四块儿山楂糕。府里宫里做什么点心都讲究个精致,一口的分量而已,生怕主子们吃着不方便、不好看。眼前的这山楂糕,红澄澄的闻着酸甜,可切得却粗犷,大喇喇的四块儿,是她记忆里的模样。
  李绾垫着帕子咬了一口,酸,真酸,酸的她眼泪吧嗒吧嗒往下落。人的记忆会模糊会骗人,许多事儿,你以为你忘了,可声音和味道的记忆远比你想的要牢固,在某一个节点,它会猝不及防的跳出来提醒你。
  就像此时,李昭对她的好,原来她桩桩件件都记在心里。开始存的那点子利用,早被时间与真心,酿成了一壶温情。
  位比亲王的煊赫仪仗停在街旁,几十个侍卫站定等着,过路百姓见了,谁也不敢近前,远远便要绕开。车里的李绾却一手捧着山楂糕,一手缩在衣袖里,死死攥着那道旨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傻气极了。
  她清楚的知道李昭会在哪一天离去,可她什么也做不了,无能为力,只能残忍的任时间倒数,她懦弱的不敢去想,又一次的逃避着。
  人世间谁不怕死呢?可李昭不避讳,说起殡天时也神色坦然。他兢兢业业,做的每一个决定,无愧大雍、无愧子民。甚至早早留好了后路、做了万全准备,为他最宠爱的女儿,因为他要她一生平顺,无忧无扰......他该是坦然的,可她呢?
  李绾拼命咽下口中酸涩糕点,一颗心也像在油锅里煎熬着,浮浮沉沉不是个滋味儿,可又怎么也找不到出口。
  .
  .
  时光荏苒,一转眼已是开元八年。
  前朝后宫都安稳着,要说有什么荒唐事儿,便是靖平公主李纤。这位在开元五年改嫁,驸马爷乃是范阳卢氏的嫡出公子,单名一个‘玄’字。
  要单是改嫁,也算不得什么新鲜事儿。莫说人家贵为公主之尊了,就是寻常坊间妇人,死了丈夫、两厢合离,再改嫁的也大有人在,不值当所有人拿来说嘴。
  可这位却将家宅之事闹得满城风雨。她与卢玄成亲之后,夫妻二人感情淡漠,传言不过三月,靖平公主就匆匆搬离范阳,回到其胞弟瑞王的封地。而后又大张旗鼓的豢养面首,最多时,她府中有俊俏男子二十余众。
  本来,皇室公主与丈夫不睦,合离不是什么难事儿,当真不合心意,散了就是。可她与卢玄谁也不提合离,两边就这么僵着。
  卢驸马本是她自己亲自向皇帝求来的姻缘,成了亲她却又荒唐至此。大肆搜罗男宠,使得卢家不满、百姓们议论纷纷,皇家的脸面全被她丢了干净,李昭气得连下三道口谕,申斥李纤。
  可李纤呢?虚虚的上了两道请罪的折子,随后依旧我行我素,在封地逍遥快活。李昭对她失望至极,但到底虎毒不食子,断不能为了这事就杀了亲女,索性让底下人想法子捂着,自己从此对她不闻不问。
  这事儿李绾自然是知情的,起初听闻卢玄要尚靖平公主时,她愣了愣,后来也没说什么,大婚当日还让人送了贺礼去。
  她与他之间没缘分,年少时的感情,又过去了那么久,如今他娶谁不娶谁,都不关她的事,哪怕那人是李纤也一样。
  可他尚了靖平公主,两人感情好不好是一回事,只要还没合离,宫宴年宴,大大小小推不了的场合,两人还得碍着规矩一道参加。因此,李绾倒还见过卢玄几次。他还是喜欢穿浅淡颜色,人愈发瘦了,神色也是淡淡的,坐在那总显得格格不入。
  这些年,李绾从没与他搭过话,他也一样,两人许多次擦肩而过,身边却早已有了别人,陌生又遥远,仿佛昔年的冬青寺是个被遗忘的梦。
  李绾不去多想,只努力过着自己的日子。
  .
  .
  “今儿怎么闷闷不乐?”宋怀秀一进屋,就见她盯着远处发呆。“难道进宫,谁为难你了不成?”
  李绾回过神来,有一下没一下打着扇子道:“谁敢为难我?只是天气太热,心里头闷得慌。”
  “那你该摆冰就摆冰,果子露或是甜西瓜想吃就吃。做甚么成天跟那苦药汤子较劲,冰盆也不敢用,万一中了暑气怎生是好?”宋怀秀边说边脱了大衣裳,只着一身雪白里衣。因李绾不让摆冰盆,屋里燥热的慌,他又刚从外头回来,热得不行,大马金刀的坐在一旁,却没管自己,自然的接过李绾手里扇子,抬起手一下下给她打风。
  李绾心中感动,他这是心疼她呢。她体寒,难有子嗣,这些年一直调理着,七八年间药没断过,冰盆、西瓜这些寒性的东西更是半点儿也不敢用,累的宋怀秀也和她一起挨热,可就算如此还是没有动静。如今她已二十七岁了,努力了这么久,渐渐的真有些灰了心,或许这辈子就是无缘子嗣了。
  她垂眼道:“嗯,再看吧,若还是不行,便算了。”
  宋怀秀张着嘴,却不知该怎么劝,这一直是李绾的心病,他怕说错了话又惹她难过。
  李绾也察觉到了他的小心翼翼,便换了话题:“今日我进宫,与嫂嫂说了会子话。大哥也真是,竟会迷上一个歌姬。年轻美丽难道比相伴多年更加珍贵吗?你们这些男人......唉!”
  太子李榕一向正派,可前些日子竟迷上了个歌姬,着实令人意想不到。听闻那歌姬名唤云藻,今年正是二八好年华,她将太子爷迷得七荤八素,整个东宫都乱了套。爱说爱笑的太子妃陶氏,更像变了个人似得,眉头紧锁,简直一下子老了五六岁。
  宋怀秀听她这话,连忙喊冤:“我可没有,别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