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高h)
作者:抓桃花      更新:2023-01-23 10:49      字数:2485
  徐人拖着行李箱住进了权子豪的豪华公寓,她想,等他们正式同居后,权子豪见识到了她的真面目,就会厌烦她。
  那天权子豪开了一百万的价,徐人爽快答应,等他打进账就住进去。
  既然做情妇就要有情妇的样,徐人上网购置了一些情趣内衣和玩具。
  权子豪开门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惊世骇俗的一幕。
  只见徐人穿着一身铁链子的情趣内衣,一根铁链像狗链一样扣住脖子,接着就是下面一根铁链摩擦着粉红肉缝。
  上面的乳头被两条红色胶纸交叉盖住。
  她将腿夸张地跨在床上,铁链根本遮不住阴户,好像从a片里走出来的女优似的。
  权子豪皱了皱眉,委婉地说道:“其实你不穿这种会更好看。”
  “男人不是都很喜欢淫荡的女人吗?你买下了我,我也要有点职业精神吧。”徐人问:“你不喜欢?”
  权子豪盯着看了一会儿,还是皱着眉:“我不喜欢你这样。”
  徐人心里明白他更喜欢清纯系的,然而就是不顺他的意,天天都换不一样的情趣内衣等着他开门回家。
  过了一个星期,权子豪看着她的模样,依然提不起性欲。
  半个月过去,权子豪拍完广告提前回家,刚好撞上了从浴室里面出来的徐人。
  她穿着宽大的浴袍,在卫生间吹着头发,雾气熏腾,那一瞬间,权子豪仿佛看到了几年前单纯娇柔的女大学生徐人。
  徐人听到开门声,停了一下,问:“你回来了吗?这么早。”
  “嗯。今天的工作只有广告拍摄。”他脱掉外套,随意挂在墙上。
  徐人看见他走进来,主动让位,“你要洗澡?”
  谁知他带上门,把他们俩关在了里面。
  徐人抬起头,望到了权子豪眼中氤氲的色欲。
  糟糕,难道是因为看到她穿浴袍的样子他就莫名其妙硬了?
  他一步步逼近,具有侵略性的眼神对她虎视眈眈,她被逼到洗手盆,知道他无论如何都要做,只能说:“不如你先去洗个澡?”
  “我觉得,你可能洗得不干净。”权子豪声音低哑,“我决定,帮你重新洗。”
  花洒打开,从他们头上喷洒而下,像下雨似的。
  权子豪先脱光了衣服,走到花洒下面,勃起的性器在水雾中盘着青筋,看起来巨大无比。
  他像是广告男模一样地性感地扫了一下头发,接着朝她勾勾手:“过来。”
  徐人只好过去。
  她嘟囔着:“其实,我刚刚洗得非常干净……”还没说完,权子豪就猴急地扒了浴袍。
  热腾腾的鸡巴在她屁股后面磨蹭。
  权子豪紧贴着她,伸手在墙上挂的沐浴露里挤了很多,放在手心揉搓,他把泡泡沾到徐人的背上,又拿一部分包住阴茎。“你确定洗干净了?小逼洗了吗?”
  “你……”徐人一时语噎,好不要脸的色胚。
  “你的小逼里面,只有我的鸡巴能洗,我好心帮你洗一下,你应该要谢谢我才对。”
  他抹上泡沫,充当了润滑剂的作用,于是干脆前戏都不做了,分开她的大腿两侧,一根裹满泡沫的鸡巴直接从屁股缝插进去。
  徐人扶着墙,他恬不知羞地说:“左边有点脏,要擦干净。”
  他的鸡巴往左边肉壁强势地刮蹭。
  “啊啊~啊啊~”徐人被刺激得穴口收缩,说不出话。
  “右边也好脏,你根本就没洗干净,徐人,今天要不是我在,你可能就变成小脏包了。”
  滚烫的肉棒擦拭右边的肉壁。
  那层层迭迭的软肉压爆了泡沫,直接吮吸着肉柱。
  “吸得好紧。”权子豪喘息未定,拈起她背部的泡沫,抹到她微隆的胸部。
  他肆意抓了一把,“胸部也要洗。”
  “不要脸……”她难耐地张口喘息,前胸后臀都被袭击,因为他插得太猛,她微波荡漾,感觉整个人都要虚脱了。
  “啊啊啊~~学长,太坏了……”她仰起头,花洒的水从下巴流到脖子。
  久违的称呼,如同催化剂,权子豪插红了眼,“你喜欢吗?徐人,你是不是很喜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绞紧了肉棒,淫穴激烈收缩,不一会儿就喷发了热潮。
  徐人脚软了,权子豪将她压在墙上继续耸动。
  权子豪好像要不够一样,忽悠她:“小逼要洗久一点,才干净。”
  他们身上淋着温水,浊液被冲到了下水口处。
  “学长,轻点。”徐人的胸被瓷砖压扁了,屁股撅起来。
  权子豪看着她这幅模样,忍不住不操,他又擦了点沐浴露上去,“宝贝,你放心,我会将你洗得白白净净。”
  一根抹上泡沫的鸡巴从身后贯穿。
  他在淋浴中,扶着她的屁股进出,肉棒拔出来时,带着白白的泡沫,分不清是淫水还是沐浴露。
  囊袋重重撞到她的两瓣屁股,发出响彻浴室的“啪啪啪”,还有回响。
  徐人被他操得晕乎乎的,不知不觉地,全身心已经交给了他,恍惚间还以为坐上了船,晃晃荡荡。
  夜晚,权子豪在灯下俯视着她。
  她迷迷糊糊地睁眼,“学长?”
  看到她醒了,他沉下身挺进分身。
  徐人像猫似的嘤咛一声,软得像水一样。
  “宝贝儿。”他低下头亲她。
  “不要这样……”她躲开他的吻,眼神懵懂望着他:“为什么还要做?不是说洗干净就行了嘛?现在还做不会更脏吗?”
  他敲了一下她脑壳,“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当然是喜欢才要和你做。”
  他在她体内九浅一深,缓慢地抽动。
  徐人望着他:“你真是个不称职的偶像,要是被粉丝知道你包养了女人,肯定完蛋了。”
  权子豪不想在床上提这么扫兴的事,“这是我的事,你不需要管。”
  她边被他操,边分心道:“我有看过你的电视剧哦。”
  “是吗?哪一部?”
  她坏笑,“差评最多的那部。”
  他算是明白了她的真面目——喜欢往人心窝子里戳。
  徐人没有放弃,“权子豪,你演技要进步呀,不能光在床上功夫上进步,这样对你是没用的。”
  “呵。”他无奈冷笑,“对你有用就行了。”
  说着,他开始大力朝着徐人腿心抽插,她的阴唇已经被蹂躏得红肿,权子豪本来想放她一马,但她嘴太欠,必须要教训她。
  “啊!啊!啊!”徐人被顶得头往床头撞,穴口被硕大撑得开始抽搐,淫水不停地从交合的位置溅到床单上。
  “学长……你——气急败坏!”她挣扎着,大喊。
  “不治治你,你以后更无法无天。”
  “哼,忠言逆耳利于行,你不听我的话,走不长远的。啊!疼!”
  权子豪揪起了她胸前小花蕊,揪在两指间揉捻,“还敢说吗?”
  她感到羞耻,冲着他喊:“坏人!大色狼!你欺负我~~”
  他继续揉捻她的乳头,眸色越来越深,“就要欺负你。”
  徐人还要继续说话,他埋头伸进舌头,堵住了她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