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在江南的一年(劇情)
作者:怡燃字得      更新:2022-06-22 22:07      字数:2180
  153.在江南的一年(剧情)
  (1版-2022-0620)
  过了两个多月,姚百货的建材到货,堆叠起高高几落。地基、主要骨架已经建立起来了;本来的空地上,多了一座看起来面积不小的建筑群落,引起当地人的注意。
  姚双凤利用工匠们休息的时间,带着附近好事的邻里来参观,介绍哪间屋子要开哪种舖子、金治锻冶工坊现场可接受多大规模的饰品订製、饰品修改的等待期间可以去苏记食补用餐或是去妙手发廊做个妆发等等。
  前所未见的经营模式很快就在当地人之间形成话题,一些生意嗅觉敏锐的老闆们也找上门,洽谈租购店舖事宜。
  江南的织品业发达,巧绣布装的东家白先生,就打算承租一间舖面来贩售自家商品。
  白先生是个鰥夫,他原本是地方乡试举人,后来嫁给家中经营布业的妻主做主夫,从此以家庭为重,放弃了科举之路。
  在妻主生了第十叁个儿子过世后,他回归记在表妹的名下,是为”白兄-白识丁”因此不用被充作官奴。
  但他仍是没有安全感,所以他还认养了年纪最小的儿子记在名下,以确保自己还有十叁年的自由。他打发掉一些夫侍,操持已故妻主事业,养育儿子们,并且每个月给白家表妹金钱,以免表妹将自己嫁人或卖了。
  他还准备了一笔钱预备贿络官员,万一自己成为官奴,希望能分配个好点的活;他也在生意场上留意人品好的贵女或家主,如果他不幸被发卖,希望能看在过往的交情上,让那些贵女或家主把他买下来,让他继续付出心力为家主赚钱,这样也好过其它未知的命运。
  设立”男子教习堂”的姚双凤,自然也是他认为可以交好的家主之一,所以他对姚双凤特别好说话。
  姚双凤则是从自家夫侍们的小内裤当中取得灵感,想设计一些性感小内衣,利用妙手发廊的经营经验来贩售这些衣物。
  白先生非常热情,不仅廉价提供布料,还问姚双凤要做些什么,姚双凤本来不好意思回答的,但在白先生再叁追问下,她才说了是要做男子的兜襠布。
  饶是已婚多年的白先生,也不禁被姚双凤的想法给惊了下,一边小声叫嚷着:「羞死人啦!羞死人啦!」一边无地自容地拍打脸颊、原地转圈圈。
  稍稍冷静过后,他咳了一声,表示会准备一些触感细緻的布料给姚双凤挑选,请她择日来自己店舖看看,巧绣布庄就在永安里老峰巷。
  过了几日,姚双凤就带着初四和房盼妹去布庄拜访,白先生已有心理准备,非常专业的介绍了几种布料和绑带材质,顺带问姚双凤有没有绣郎可用。
  姚双凤这时候才想到还需要绣郎帮忙缝製兜襠布才行,毕竟苏碧痕已经忙到做自己的内裤都没时间了。
  所以在白先生的帮忙下,又敲定了委託绣郎的价码;房盼妹跟着莫儒孟和房顾妹也学过不少,帮着姚双凤注意契约等事宜,这件事情就算大致定案。
  *
  这一年的时光,姚双凤过得很悠哉,身边的男人个个能干,忙得跟陀螺似的只有他们,他们还要分配时间轮流伺候妻主。姚家也开始了公中的制度,有在赚钱的夫郎们每月上缴固定金额入公中帐,支应共同家用开销;平时由盼妹管理,但每个月要将帐本给苏碧痕过目。
  在入冬以前,姚百货主建物就赶工完成了,姚家相关舖面的装修也开始进行,终于在立冬以前挑了个黄道吉日开张;在这期间姚双凤搞了个"试营运"又在当地人之间炒起了一小波话题。
  *
  开幕期间夏景来了,她之前生了个骆驼夫郎的孩子,坐完月子才又出来行商。
  这骆驼原本孕期是十四个月,但在生出来之前,还不知是谁的孩子呢!而且有些不知父母的男子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种族。
  加上医郎推估夏景受孕那个月,她宠爱了八名夫郎,哪一个都有可能是孩子生父;若要缩短孕期,生父以精元养胎最为合适,但因为不知道谁的精元才有效,所以她怀孕期间轮流跟这八名夫郎行房,就算有得到养胎精元也不过八分之一的机率,成效慢得很,所以这一胎才拖了那么久。
  夏景一提起这事就抱怨没完:「唉!真是腻死老娘了!八个!连续十几个月都只用这八个夫郎,你知道老娘多腻味吗?还有我姊那正夫,虽然现在是我正夫了,人囉嗦又管得紧,我院内那几名小廝都是老面孔,就算偶尔得空找个小廝换换口味,也还是吃过的菜……唉!」
  「以后再也不要怀骆驼的孩子了!」夏景最后下了这结论,还说把这夫郎打发去远处行商,再也不宠幸他了。
  叁个女人:姚双凤、菲婉嘉和夏景,来到江南,自然又是聚在觅凤阁,一边享受美男侍奉,一边间话家常。
  两个做妹妹的夏景和菲婉嘉,都有共同话题──就是原本做家主的姊姊正夫掌权的麻烦。
  夏景的姊姊夏溪过世时,夏景还没娶正夫,加上夏溪正夫娘家势力大,夏家族老就一致同意夏景全员接收姊姊的夫郎们,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而菲婉嘉自己有娶正夫,所以接收姊姊夫郎时,正夫之位仍是自己的元配。但姊姊过世前,菲家也是菲竹娇的正夫掌管家中财政,在转移给菲婉嘉正夫时,发生不少宅斗之事。
  夏景和菲婉嘉两人讲得口沫横飞、义愤填膺,身旁的伎子都插不上话,有的伎子想趁机博取贵女欢心,希望能赎身做侍,有的一脸落寞钦羡,感叹自己没有嫁入大户人家的命。
  姚双凤坐在一身材魁武暖热的男伎怀里,脚放在桌子下凹处的一个伎子肚上,檯面上一面吃瓜一面听得津津有味,听着当事人话家里长短,长长见识非常有趣,她也可以由此窥见尊弼国大户人家是如何生活的。
  *
  江南的冬天,气温跟平川城差不了多少,但因为姚宅是刚建好不久的,又是菲婉嘉这个懂享受的人所规划,住起来比平川城那好上几倍,姚双凤只觉得岁月静好,如果能年年都如此悠哉愉快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