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
作者:茶茶      更新:2021-08-01 22:43      字数:6843
  顾筱筱闻言立刻掏出了手机,却没想到自己的手机先响了起来。
  “辰澈,你到底在干什么?!”根本不等对方开口,她就已经乱了章法。
  “我…“辰澈愣了一下,说“你果然派人在监视我。”
  顾筱筱简直快疯了,说着:“这不重要!你先离开那里!”
  辰澈叹了口气,说:“顾筱筱,你说对了。我真的离不开你。”
  顾筱筱握紧了手机,迟疑了一秒,才道:“你说什么?”
  “我还喜欢你。我承认了吧,我确实还喜欢你。”
  “你…我不懂,”顾筱筱的眉头都皱紧了,“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那你到底在抗拒我什么?!你现在到底在干嘛?你给我从天台上下来!”
  辰澈又往前跨了一步,说:“你不懂,你不会懂的。”
  “就当我在报复你吧。我想明白了,顾筱筱,你确实好像特别喜欢我,不然我们俩也不会纠缠这么多年。”他突然笑了,说道:“你就带着愧疚活下去吧,好好的活下去。”
  “阿澈!”她的脑子飞速运转,极力的想抓紧着什么,“你最后听我几句,就几句!”
  “你不是想报复我吗?那直接死在我面前不是更好。”
  “你既然喜欢我,就不想和我见上最后一面?”
  电话里清冷的声音传来:“你是在拖延时间。”
  “你都一心寻死了,何必在乎我怎样做?我能救得了你一时,我能强迫你一辈子吗?!就算是报复也好,让我见见你最后一面…好吗?”她的声音里全是极力压抑的哽咽。
  “你等我,好吗?”
  “阿澈。”
  电话那头是漫长的沉默。沉默到顾筱筱害怕他突然之间做出冲动的事。
  终于,她等到了他的回答。
  他说:“好。”
  辰澈望着渐渐西沉的夕阳神情恍惚,不可否认,他确实想见她最后一面。
  他并没有等得太久。
  她怎么敢让他等太久,那可是她的命!
  再次看见顾筱筱的时候,他的心跳都停了。
  夕阳的余晖洒在她的身上,她穿着白色花嫁像天使降临一般光芒四射,刺着他的眼。如梦似幻,好不真实。
  此情此景,他都不知道以何种表情去面对她,这个人总是带给他太多意外。
  “好看吗?”顾筱筱抬着眼问他。
  那花嫁尤为特别,轻盈如羽毛似的蕾丝层层迭迭止于膝上,背后却有如人鱼般曼丽的拖尾。她脸上的笑容尽然是纯粹干净,盈盈如水的眼睛温柔无害,这般稚气未脱的模样分明像极了他们未分手前的顾筱筱。
  “学长你记不记得,我说过想穿上最喜欢的裙子,嫁给最喜欢的人。”她望着一脸错愕的辰澈说:“本来应该更浪漫一点的,没想到会是在这种地方。”
  顾筱筱往前跨了一步,左手递出早已准备好的戒指,单膝跪地,说道:“嫁给我或者娶了我,随便怎么样都好,我们结婚吧。”
  “阿澈,我们结婚吧。”
  辰澈整个人都傻了,完全没料到顾筱筱会向他求婚。他闭上眼缓了一会儿,才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拒绝。”
  顾筱筱笑得更加温柔了,暖黄色的光都藏在了她的笑容里,“你以为我会让你拒绝我吗?”
  她一直背过去的右手突然转到了身前,将一把铁黑色的枪抵在了她自己的心口上。
  “你再往后退一步我就开枪。你不准死,我不允许你死。你既然敢说喜欢我,我就绝对不会放过你了。你不是想让我愧疚吗?你不就是想先死在我面前吗?我不会让如愿的。”
  “知道我为什么拿的是枪而不是刀吗?”她笑的凄凉带着不容置疑的决绝,“阿澈,你没有我狠。你坠楼的速度可没子弹的速度快,要死也是我先死。”
  “为什么要这样逼我?”辰澈僵硬着身子,一步也不敢往后挪。他喊到:“你怎么能这样!你到底要干什么?!”
  她轻声道:“我要爱,或者死。”
  晚风吹过两人的身影,卷起她的长发。那个与他有多年纠葛的人拿着自己的命和他赌。
  他从未见过有谁会将钻戒和枪一同捧上,只为了求婚。
  他能怎么办?
  他还能怎么办?
  他总是拿她毫无办法,明明知道是圈套,他也要心甘情愿的往下跳。
  顾筱筱的眼瞳里倒映着辰澈无可奈何的身影,她的心上人正缓缓向她走近,停在了她的面前。
  她扔下了枪,将戒指戴在了他左手的无名指上。
  羽毛般的吻落在了他的手背上。
  然后她起身,与他进行绵长热烈迸发着生命激情的拥吻。
  远方已见入夜的轮廓,他们却迎来了新的光亮。
  既然辰澈承认自己的喜欢,便再无保留的把自己内心的想法一一说了出来。
  他垂着眼道:“我不能接受,你和别人做那些事情…你只能和我做。”
  她抚摸着他毛茸茸的软发,笑着说:“当然可以,我想要的本来就只有你一个。”
  就这么简单吗?
  辰澈睁大了眼睛强调道:“我是认真的。”
  她吻了他颤动的眼皮,柔声道:“我对你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
  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
  顾星瑶也向筱筱坦诚了当年的事是她配合着封誊做的,手机的电话记录也是她删掉的。
  “我猜到了。但是母亲,我就想知道您的动机是什么?”
  “你太喜欢他了。从小到大,我都没见过你那么不争气的样子,”顾星瑶缓缓地吐出一道烟圈,“喜欢一个人,他就会变成你的弱点。顾氏的继承人不需要多余的弱点。”
  她只是没想到他们最后竟然还是能走在一起。
  顾筱筱直视着她的眼睛,坚定的说:“你错了,母亲。他不仅是我的弱点,也是我的铠甲。不是非要无情,才能变得强大。”
  “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放手了。”
  顾星瑶缄默了片刻,道:“也许吧。”
  至于封誊,顾筱筱已经不再想着报复他了,活的比你讨厌的人更好,难道不是最好的报复吗?
  婚礼就在顾筱筱的庄园举行。明亮宽敞的地方布置的神圣而庄严,到处都充斥着满满的幸福。亲朋满座,在场所有人无一不祝福着这对佳人。
  她身着洁白的婚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并不需要任何人的指引,一个人就能走完红毯。就像这段爱情故事的开始,都是她毫无保留地向他奔去。
  她奔向的那个人,不似往日清冷自持的样子。他的嘴角上扬,眼里的爱意怎么也藏不住。
  “辰澈先生,你愿意娶顾筱筱小姐为妻吗?不论顺境,逆境,健康,疾病都照顾她爱护她,都对她不离不弃?”
  辰澈握紧了顾筱筱的手,说道:“我愿意。”
  “顾筱筱小姐,你愿意嫁给辰澈先生为妻吗?不论顺境,逆境,健康,疾病都照顾他爱护他,都对他不离不弃?”
  她看着他的眼睛,毫不犹豫的说:“我愿意。”
  “双方互戴戒指,新郎你可以吻你的新娘了。”
  无名指戴上金色的契约,双方的眼里只容得下对方的身影。顾筱筱笑的眼睛弯弯的,脆生生的道:“不,新娘要吻她的新郎。”
  辰澈倾下身,大方的接受了她热烈的湿吻。这个过于漫长的吻不再是顾筱筱单方面的掠夺,而是恋人之间情难自已。柔软的唇瓣被含住,贴合的没有一丝缝隙。心扉敞开,闯入了抵死的温柔缠绵。
  她吻住了她的爱情。
  一群大学损友说什么也不肯放过他俩,一定要拉上他们喝酒。辰澈却挡在了顾筱筱的面前,一滴酒都不愿意让她沾。
  她倔强道:“我能喝点的。”
  他却执意夺过她手里的杯子,默默地将里面的酒全部喝掉。
  拜过天地,自然该送入洞房。但那群人可真是不留情面,辰澈没了办法叫顾筱筱先回房等他。
  他微醺的脸上带着狡猾的笑意,说:“今晚,给你准备了个惊喜。”
  顾筱筱被这短短的一句话迷的七荤八素,就好像醉的那个人是她一样,乖乖听话的回了房间等人。
  她当真没有想到辰澈给她的惊喜那么大。
  他的身上覆着轻薄的雾色纱裙,美好的肉体就藏在那清透的薄纱之下,白色的蕾丝过膝袜将一双修长的腿衬得更加笔直,明明是纯洁至极的颜色却平白多了几分色情。
  他眉目清冷的脸已然被熏个通红,主动穿着情趣婚纱显然令他浑身不自在。
  顾筱筱只看他一眼就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把他吃干抹净才好。但她忍住了冲动,一言不发,想看看自己心尖上的人手足无措的窘况。
  美人眉间微蹙,不安地扭动着,诉说他的不满:“筱筱,你怎么不说话,不喜欢吗?”
  她决定不再逗他了,答道:“喜欢,当然喜欢。”然后,搂过他的腰问,“你怎么想到穿这个?”
  “你说过,我嫁给你或者我娶你都可以。”他的脸烧的更红了,说道:“”你已经嫁给我了,那你还要不要娶我?”
  她的心就像被小鹿撞了一下,连忙摆手说:“不行不行,宝贝,你这样太乖了。我怕我忍不住把你弄哭。”
  不知道是不是辰澈被灌了太多的酒,还是今晚的氛围太好,他显然多了几分平日没有的诚实。
  他用湿漉漉的眼睛望着她,说道:“弄哭就弄哭好了,又不是没有哭过。”
  这话太犯规了!听得顾筱筱简直不想做人。
  她死命的压下情欲,摸了摸辰澈的额头,喃喃道:“还真是醉了吗?”
  他不耐烦的摆了摆头,说道:“没有。”
  不管是不是真的醉了,但顾筱筱可以肯定辰澈现在绝对乖的过分。她压在心里许久不敢问的问题,趁机问了出来,“这两个月,你有没有自己用过后边?”
  对方显然怔住了,低着头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
  “其实…我看见了。”顾筱筱决定不做人了,说道:“我在酒店安了监控。”
  宛如晴天霹雳的消息,让辰澈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他结结巴巴的说:“你…你,你太过分了!”
  “我应该更过分一点,比如安装一个窃听器什么的。”她把人拐到了床上,压在他的身上问道,“我猜,你是不是叫过我的名字?”
  被戳中心事的辰澈只想逃离这种羞人的境况,他不安的朝后面退了几分妄图把自己藏起来。
  她轻笑着用鼻尖顶着对方的鼻尖,两人的鼻息起伏交融,炙热的气息里全是不可言说的暧昧。
  “有还是没有?”她的唇轻轻地扫过对方的唇,似碰未碰,惹得人心痒痒。
  他没了办法,只能小声的道:“有…”
  她亲了他一口,又微微起身,盯着他说:“看来我确实做错了。”她撩起了他的裙摆,“要是听见你叫我,我说什么都不能放过你。”
  细嫩的手在辰澈身上游走,醉醺醺的他格外敏感,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颤动起来。
  他微微皱着眉,张口问道:“既然你都看见了,那你为什么还……”
  “还什么?”她轻捏住他发红的乳尖,看着他的眼神变得迷蒙。
  “还、还…唔……”他“还”了半天也没“还”出一个所以然来,只能随着她手间的动作轻喘。
  她把玩着手中越来越肿的肉粒,说道:“我是真的想放你自由。宝贝,你都不知道,你看起来有多么诱人。”
  “啊…哈、啊……啊……”
  身体异常的敏感,坦诚之后的两人再无隔阂,辰澈也不如往日那般压抑着自己。
  她的手滑到了饱满圆润的臀部,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揉着,“我忍了很久才没有把你重新抓回来。”
  “现在,”她终于又吻上了她所迷恋的耳后小痣,朝他飘着一抹红的耳道里呼出滚烫的气息。
  “老公,我想操你。”
  辰澈像是被施了魔咒一般愣住,那声老公叫得他心都化了。
  “我想…看你自己扩张给我看。”她又提出了一个更为过分的要求。
  辰澈想要拒绝,但又想到这是他们的新婚之夜,思绪又纠结起来。
  这个要求太羞耻了,要他怎么答应。
  “好不好嘛~”她蹭着他结实的胸肌,一个劲儿的在他怀里撒欢。“好不好嘛,老公。”
  “老公老公老公老公……”她不死心的叫唤着,语气是说不出的甜腻。
  “你别喊了。”辰澈的耳根发软,脸已经红的熟透了。她只要一撒娇,他的心就能化成一汪水。
  大概酒精能让人失了智,他竟然真的想当着她的面给自己扩张。仰面朝天的角度肯定是不行的,那样对着她的脸,他怎么也下不了手。所以他起身改为趴跪着的姿势,像个鸵鸟似的躲在被褥里,妄图麻痹自己的神志。
  也不是没有给自己扩张过,但被心爱的人看着又是另外一回事。他的手碰着润滑剂,怎么也不想往后绕去。
  顾筱筱看着他害羞不已的样子,又起了玩弄人的心思,说道:“宝贝儿,你太乖了,我想奖励你。”
  还没反应过来顾筱筱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就感觉到了一个湿滑的物体触碰到了紧涩的穴口。
  “!唔”
  灵活的舌头舔弄着他的小穴,酥麻到极致的羞耻感将他紧紧包裹住,他一个劲儿的想要躲,颤着声道:“不要,脏…啊……”
  顾筱筱听着他无助的呻吟声,反而更加兴奋,毫不在意对方的求饶,两只手覆盖了他雪白的臀瓣上。她紧捏着臀肉,向自己的方向拉去,一边舔弄一边低低的发出声音,“不脏的,是你就不脏。”
  辰澈只能一个劲儿的摇着头,发出支离破碎的呻吟。身上的情趣服早已松松垮垮,堪堪的挂在腰间。他香肩半露,柔软的发丝已经半湿。
  “不要……啊…嗯、啊……”
  “呃啊……不、不要…舔……”
  “痒…啊……呜呜……呜……”
  顾筱筱的小舌舔过他的会阴,在那道突起的沟横处辗转研磨,仔细的描绘着他的美妙之处。一只手绕到他的下体上,找到他最受不了的地方来回套弄。粉色的小舌开始不满足于刺激他的体外,一个试探伸进了他柔软的内里。
  细细麻麻的刺激顺着尾椎骨一路朝上,他的眼被刺激的一片氤氲。魅惑十足的小穴在她致命的吞吐之下收缩得不行,粉红色的穴口在湿润无比的水渍中张张合合。
  他叫的又软又媚,清冷全无,颗粒感十足的舌头肏着他私密到极点的地方,难以想象的舒服让他的腰陷了下去。
  他雪白的双臀在这陡然升温的空气中晃出魅惑至极的弧度,整个人气喘吁吁,潮红一片。
  “不要了…啊…够、够了……”他已然被这种骇人的折磨羞得红了眼,发出的声音都带上了水声。
  “够了?”她听着他的声音,脸上袭上一抹坏笑,稍微后退了一点。
  陡然失去了刺激,辰澈的身体反应的比大脑还快,只懂得追逐欲望,将臀部往后方送去。
  “啊…啊、哈……”
  顾筱筱更加激烈的挑动着他,势必要引出他最为情动的样子。她调侃,“你又撒谎,明明就不够。”
  他的眼都被欺负红了,无力反驳她什么,下身的浪潮惊心动魄,身子不由自主的湿了,给他添上了妖媚的色泽。
  终于,顾筱筱松开了喘的没个章法的他,笑着对他说,“现在可以看你扩张了吗,老公?”
  她就是故意的。
  她让他的身体痒到了极点,他就更愿意放下骄傲去做尽羞耻之事。
  “不要…一直这样叫我。”
  “那我叫你什么呢?相公,夫君,甜心,宝贝儿,小澈澈…阿澈。”她细致的观察着他的反应,看看他对哪种称呼抖得更厉害。
  “阿澈。”
  她拉过他满是润滑剂的手,将他自己的手指贴合在美丽的洞口上。他狠了狠心,将手指伸了进去。
  手指在甬道里紧张地进出,身体因为被恋人注视着所以更加兴奋,他以快速的速度给自己止痒,手指越插越深,痒意也越来越明显。
  他渴求着更为粗大的东西捅入他的身体,彻底的帮他平息痒意。呻吟声叫得越来越娇媚,任谁都听得出来里面的欲求不满。
  “阿澈,我们结婚了。”她舔着他颤动的背脊,刺激得他头皮发麻,“我想见最真实的你。”
  她轻声地说道:“我爱你。”
  全身宛如过电一般沉醉在最朴实真挚的情话里,他抵抗不住她对他强烈的爱意。
  “告诉我,你最真实的想法。”她用尽一切温柔去蛊惑他,一点一点敲碎了他的羞耻心。
  他闭上眼,小小声声地说:“进…进来……”
  “然后呢?”
  “操我……”
  他说出了所能说出的最为粗俗的话,落在顾筱筱的耳朵里却是那样动人的告白。
  然后,她满足了他的一切要求。
  他将身体完全交付于她,随着她的动作起伏不止。
  “用力…啊、啊……快……”
  “不行……太、太快了……啊……”
  巨大的刺激令人发怵,但确是真正的满心欢喜。
  假阳随着极响的水声在狭窄的肠道内进进出出,摩擦着肉壁,引发阵阵痉挛,他爽到脚趾都蜷曲起来。
  她看着他浪叫不止的动情模样,只想把东西插的更深,用了力道将之全部撞在腺体上。
  “舒服吗?”她再次一个用力。
  “舒、舒服…啊……”
  诚实的恋人毫无保留的将内心深处的欲望表达出来,哭喊出高亢的呻吟声,在几十个深深浅浅的来回之后,哆嗦着射了出来。
  他的脸上满是高潮后的红晕,像是熟透了的樱桃,芬芳馥郁。两个人唇齿交融,通过深吻去感受对方的心跳。
  “还要吗?”她不会再抵住他崩溃的极限,而是耐着性子去问他的意见。
  他一个起身,夹住了对方的腰,将手臂附在她的脖颈之上,抬起哭红的眼睛,蹭着她道:“要……”
  再激烈的性爱都不能表达他们的感情,顾筱筱将他的身体由里到外都刻上她的烙印。
  这样一个卑劣的她,用她偏执疯狂的爱,等来了她心尖上的少年。
  从此万物可爱,未来可期。
  得到满足后的恋人沉沉的睡去,顾筱筱望着他恬静的面孔,在爱人的额头落下一个轻吻,用尽全部的温柔拥抱了她的救赎。
  —end
  精┊品┊书┊籍┊收┇藏: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woo18.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