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遇见
作者:百香果香      更新:2021-07-27 04:02      字数:3210
  画像上的人正微笑着看着他。
  精致柔美,笑靥迷人。
  “子恩,我想你了……”战霆琛缠绵悱恻的柔声说道。他的右手不断的抚摸着画像上的人儿的脸颊,就像是在温柔的抚摸着真人一样。
  如此的神情专注与充满深情。
  过了许久,战霆琛终于依依不舍的站了起来,然后朝门外走去。
  一看到顾琪的时候,冷漠阴沉的神情瞬间掩盖了他刚才的柔情似水。
  “你来做什么?”
  低沉的嗓音像是蓄满了寒冰一样,阴寒刺骨。
  但顾琪仿佛没有丝毫的惧怕,依旧露出温柔的笑容,然后用带着一丝委屈的语气朝战霆琛说道:“霆琛哥哥,我们已经半个多月没有见面了,我……想你,所以在家中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没等对方说完,战霆琛立马沉声应道:“不去。”
  顾琪眼中的期待瞬间泯灭,然后露出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战霆琛。
  若是别人,一定会感到无比的心疼。但这人是战霆琛。
  他在杭市人的口中一直都有‘弑神’的称号。
  虽然绯闻不断,但杀伐果断,冷漠无情。
  “你要是没事的话,就回去吧。”战霆琛沉声说道,然后朝客厅的沙发走去。
  声音里没有掺杂一丝的情感。
  顾琪狠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随之朝客厅的门口走去。
  当走出客厅大门的那一刻,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只剩下充满愤怒的狰狞。
  “已经四年了,霆琛哥哥竟然还没忘记江子恩那个女人,真是可恶!”
  这四年来,她一直独守空房,甚至连战霆琛的面都很少见上,她实在是受够了……
  顾琪离开之后,战老爷子牵着一个三岁多的小孩的手走进了战家大宅。
  “老爷,少爷回来了。”王管家从客厅走出来,低声朝战老爷子说道。
  “这都出差半个多月了,臭小子终于回来了。”战老爷子布满皱纹的脸上随即露出了笑容,然后加快脚步朝客厅走去。
  但他还没有走动一步,就被身边的小孩拉住了。
  “曾爷爷,我怕……”小孩稚嫩的小脸蛋儿上尽是害怕的神情。
  战老爷子立马低声安慰道:“你怕什么,他是你爸爸。”
  小孩抬头看着客厅的大门,面露伤心的呢喃说道:“可是……可是爸爸不喜欢我。”
  战老爷子没有丝毫犹豫的立马应道:“哪有,爸爸是喜欢你的。”
  “真的吗?”小孩充满童真的眼睛里随即浮现了希望的光芒,朝战老爷子问道。
  战老爷子微笑着点了点头。
  小孩立马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然后主动牵着战老爷子的手,朝客厅快步走去。
  战霆琛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
  神情凌冽,浑身上下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种冷漠的气息,不怒而威,让人不敢靠近。
  但小孩子有了战老爷子的鼓励之后,没再顾忌这些,径直上前,一把抱住了战霆琛的大腿,朝他讨好的唤道:“爸爸。”
  战霆琛下一秒立马推开了腿上的小孩,用充满寒气的声音,沉声说道:“滚。”
  幽深的眼神中明显带着一丝的愠怒。
  小孩的眼眶里瞬间蓄满了泪水,然后默默的走到战老爷子的身旁,低着头不说话。
  小嘴一抽一抽的,明显正处于伤心之中。
  战老爷子心疼的抚摸了一下他的小脑袋,然后示意王管家将孩子带走。
  当孩子的身影消失在房门口后,他随即用斥责的语气,朝战霆琛说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的儿子说话。他……他是无辜的。”
  “他不是我的儿子。”战霆琛没有丝毫犹豫的立马应道。
  战老爷子深深的叹了口气,应道:“但这血缘是否定不了的。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但至少做做表面功夫,这样的话,你老了之后,也好有个依靠。”
  “我不需要。”战霆琛沉声说道。
  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里渐渐浮现了一抹悲伤的神色。
  战老爷子默默的看着战霆琛,没再开口。
  过了许久,他终于低声说道:“战霆琛,四年了,警察都说已经没有希望了,你……该放下了。”
  战霆琛黑白分明的双眼瞬间泛起了红色。
  “我绝不可能放弃。他们是我跟子恩的孩子,我一定要找到他们。”
  说完,他随即起身,准备朝楼上走去,但被战老爷子唤住了。
  “我过两天需要去趟国外,看看宜生,余儿就交给你照顾了。”
  战霆琛没有丝毫犹豫的立马拒绝道:“我不管。”
  战老爷子立马露出了愤怒的神情:“臭小子,不要太绝情!反正白天余儿会被放在托儿所,你只要傍晚的时候,去接他回来就行了,晚上的时候,管家会帮忙照顾。”
  战霆琛眼露不悦的想要再次拒绝,但被战老爷子一眼瞪了回去。他冷声‘哼’的一下,没再说话,直接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战老爷子这才满意的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但笑过之后,有些浑浊的眼睛里渐渐浮现了悲伤的神色。
  “孙媳妇,你要是在天有灵的话,一定要保佑你和臭小子的两个孩子没事……”
  ……
  远在大洋彼岸的江子恩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
  赫辰安立马眼露担忧的朝她走近,然后关心的问道:“是不是感冒了?”
  江子恩微笑着摇头应道:“没事。”
  赫辰安还是不放心的冲了一杯板蓝根,硬是让江子恩喝了下去。
  “好苦。”江子恩只是喝了一口,脸上瞬间苦逼的紧皱了起来。
  “良药苦口,全都给我喝完了。”赫辰安笑着说道,然后站在一旁,盯着江子恩将杯中的药水全都喝完,然后才满意的收回了视线。
  “辰安,我硕士的翻译课程已经上完了,还有一个来月就要毕业,我打算提前找份翻译工作,练练手。”江子恩用纸巾擦拭了一下嘴角残留的药水,朝赫辰安说道。
  赫辰安将杯子洗干净,放到物架上,然后走到江子恩的身旁,坐在沙发上,笑着提议道:“要不要来我的公司上班,我正好缺个翻译。”
  江子恩没有丝毫犹豫的立马应道:“不去,你可是大公司的总裁,手上的项目肯定都非常的重要,我要一不小心翻译错了,那岂不是亏大发了。”
  “你心疼我的钱?”赫辰安温润一笑,应道。
  江子恩点了点头。
  “那是当然,你的不就是我的,我的钱我当然心疼。”
  听到江子恩说的话,赫辰安澄澈的眼睛里随即浮现了满是温柔的神色。他情不自禁的俯身,缓慢的朝江子恩靠近。
  江子恩有些紧张的闭上了眼睛。但当对方马上就要触碰到她的唇瓣的时候,她还是不由自主的一把推开了赫辰安,然后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双臂,全身止不住的发着寒颤。
  赫辰安立马露出了心疼的眼神,将江子恩抱在怀中,然后充满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子恩,对不起。”
  过了许久,江子恩终于平静下来。她抬起有些苍白的精致面孔,朝赫辰安说道:“该道歉的是我,辰安,对不起,我……我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我也喜欢你,可我……可我……”
  后面的话,她声音颤抖的说不出口。
  四年了,每次当她与赫辰安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那次被人侮辱的画面立马就会不由自主的涌入她的脑海里面,害苦了她,也连累了赫辰安……
  赫辰安知道她要说什么,立即安慰道:“我知道,子恩,我知道,没事,我愿意等,只要你陪在我的身边,不管多久,我都愿意等。”
  江子恩充满歉疚的流下了泪水。
  ……
  战老爷子是第二天一大早就离开的,当时战霆琛还没有起床。等他起床下楼的时候,客厅里就只剩下一个正陪着狗子玩的小孩。
  “爸爸。”一看到战霆琛,小孩的脸上立马露出了一丝的惊喜,但随即又浮现了胆怯的神情,朝战霆琛稚声唤道。
  战霆琛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走到饭桌边上,吃着桌上的早餐。
  但等他吃完,客厅里依旧只有他与战余两个人。
  深邃的眼睛里瞬间闪过一抹不满的神色。
  “王叔呢?”战霆琛朝战余沉声问道。
  眼睛依旧冰冷一片,没有丝毫的温度。
  战余怯生生的应道:“王爷爷与王叔叔送曾爷爷去了飞机场。”
  一听到这样的回答,战霆琛的眉宇间立即微皱了起来。
  他沉默了片刻,继续问道:“那谁送你去托儿所?”
  “曾爷爷说让爸爸送我去。”
  战霆琛眉间的皱纹瞬间变得更加明显了。
  他沉默的将早饭吃完,最终还是无奈的开着车送战余去托儿所。
  托儿所处于杭市的西边,离战家大宅不是很远,半个小时之后,战霆琛就将战余送到了托儿所的门口。
  趁着战余下车的时候,他抬眼看了一眼前面。
  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的身影随即映入他的眼帘。
  小孩与战余差不多大,身上虽然穿了许多的衣服,但渐渐破的不成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