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雪x霍刚番外(四)(高H)woo18.vip
作者:小炒肉      更新:2021-07-25 10:05      字数:4679
  “啊——”
  宋雪一声尖叫,劈头盖脸就朝这登徒子打下去。这不要脸的家伙不但不躲,反而更加使劲地咂起她的rt0u来,还用牙齿去咬那neng尖尖。这一咬,宋雪又是一个激灵,身子瞬间就软了半边瘫在床上。
  “小雪,你好香。”
  霍刚凑上去亲她的脸,宋雪一缓过气又开始掐他打他,怒气冲冲地骂道:“混账!你这个不要脸的臭流氓!谁准你刚才对我那样的!”
  霍刚有些心虚地m0了m0鼻子:“刚才…那不是情势所b吗…”
  宋雪气得一个翻身骑到他身上,左右开弓扇他耳光:“我问有没有人的时候你怎么不出声!?还占我便宜!王八蛋!我打si你!”
  nv人的巴掌对皮糙肉厚的霍刚来说就跟小雨点似的,反而觉得这样生气的宋雪实在是太可ai了,小脸红扑扑的,眼睛亮晶晶的,柳眉倒竖的样子说不出的生动。小人儿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两团yur随着动作微微晃动,最柔软的那处摩擦着他的腹部,仿佛还带着些sh意。于是宋雪就发现自己打着打着,又有一根烙铁似的东西顶在了她pgu后面。
  宋雪大怒,一边骂“不要脸!你还想g什么!?”一边腾出手对着那东西就是狠狠一掰。
  霍刚顿时如遭雷击,捂住下t半天说不出话来。宋雪本来想说活该,但是看他的样子好像真的很痛,额头浸出不少汗珠,表情也有些扭曲。
  宋雪踌躇了一阵,不情不愿地开口道:“你没事吧?”
  男人抬起头,脸全黑了:“小祖宗,那里可掰不得,你是想我从此以后做太监吗?”
  “哼,太监就太监,这样你就不能到处耍流氓了。”宋雪有些心虚,嘴y道。
  刚说完就一阵天旋地转,她又重新被男人压回了床上。霍刚盯着她咬牙切齿地说,“我只对你一个人耍流氓。”话毕便狠狠亲了上去。
  “呜——”宋雪大惊失se,伸手拼命推拒着身上的男人,这家伙没事长这么大个g嘛?沉得纹丝不动。
  霍刚将这个刚才意图让他断子绝孙的小丫头圈在怀里,使劲x1她的嘴,大掌上下游移,把曼妙的曲线一一抚过,最后定格在那对刚好能让他一手掌握的玉兔上。雪白的兔子绵软可ai,顶端粉neng的小尾巴半立不立,被手指夹住一搓便欢快地翘得老高。
  su麻的电流从rujiang传来,宋雪jiao着去推男人的x:“混、混蛋…你si开…”
  霍刚才不听她的,伸出舌头去t1an她的耳朵,他还记得刚才在池子里自己不过是t1an了下她的耳垂,小nv人就主动把他的大ji8吃了进去。于是依葫芦画瓢卖力地t1an舐起那如玉的耳垂来。
  不得不说霍刚虽然生涩却也找对了路子,这样的t1an弄很快就让宋雪软得犹如棉花糖般使不出半点力气了,只有躺在男人身下嗯嗯啊啊任由他欺负的份。
  霍刚一看有用,大手也赶紧跟上,粗粝的指腹擦过娇neng的n头在r晕上打圈,将那对圆滚滚的xueru直玩成了粉红se。nv人滑腻的皮肤犹如上好的丝缎,被粗糙的大掌擦过便引起一阵颤栗,他另一只手也不闲着,慢慢往下探去,m0索进了两腿之间。
  宋雪一察觉到男人的意图,下意识将双腿一夹,却把那只手夹在了腿心,她俏脸憋得通红,不知道是该放开还是该继续夹着。
  霍刚被她的样子逗笑了,支起身子把她的一条小细腿儿往上一抬,轻而易举就分了开来,宋雪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握住双腿,花户大剌剌地lu0露出来。
  稀疏的浅se毛发下两片bainengneng肥嘟嘟的贝肉挤在一起,隆起一个饱满的弧度,当中那条粉se细缝边挂着几滴晶莹的露珠。霍刚忍不住凑近伸出舌头t1an了一下,甜的。
  宋雪身子一颤,小pgu就扭了起来:“别、别t1an那儿,脏…”
  霍刚头也不抬地道:“哪里脏?又白又neng,g净得很。”
  然后又将嘴凑过去,“小雪,你这儿的水是甜的。”大舌毫不迟疑的就袭了上去,在花户上来回扫动,一边t1an还一边用手把两片贝肉拨开,中间的美景让男人眼神一暗,那细细小小的一个孔刚才是怎么把他的大ji8吃下去的?来不及思考那么多,馥郁的香气g得他再度低下头,舌头试探着往里面钻,在那勉强挤入的缝隙里突刺、搅动。
  宋雪早就没了反抗的意识,张着腿儿任由男人t1an吃她的xia0x,舌头上好似带了电流,一下下刺激着她最娇neng的sichu,miye因情动而流淌出来,被男人悉数卷进口中品尝。
  宋雪和霍刚都是第一次做k0uj这种事,以前童峰还没占到宋雪的便宜就被她发现了真面目蹬了。回想起宋雪的第一次还是大一时跟当时的男朋友,一个清秀的男生,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对方完全不知所措,好在他很小心,那物也生得不大,在足够sh润以后才进入,并没有让宋雪过分痛苦,后来大三的时候男生要出国,他想让宋雪等他,宋雪没答应。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没为宋雪口过,当然宋雪也没有对他那样做过,两个人的za都是很循规蹈矩的,次数也不频繁。因此今天的事情对宋雪来说还真是从未尝试过的感受。
  那样一个高高壮壮的男人,此时竟埋在自己双腿之间吃着自己的xia0x,宋雪又是羞又是觉得刺激,心里还有点不一样的感受浮了上来,能做到这样,霍刚…是不是喜欢她啊?
  刚想到这儿,就被下t传来的强劲电流给击溃了思绪,霍刚不知道什么时候瞄上了她的y蒂,双唇hanzhu那儿使劲地x1,舌尖还用力地挑逗那颗敏感的珠核,这样激烈的刺激使宋雪禁不住尖叫起来,双腿不住扑腾想要摆脱男人的钳制。
  霍刚不知道要怎样做才能使nv人快乐,但从她此刻的反应来看应该是找对地方了,于是毫不动摇地继续吮x1那颗逐渐肿大的y核,直把它x1得大了两圈。nv人娇软的身子在他身下不住扭动,蹭得他火起,那sh漉漉的x嘴儿源源不绝地淌出芬芳的miye,在他蹂躏那颗小珠核的时候,突然猛烈收缩,一gu蜜汁喷s而出,浇sh了他的下巴。
  霍刚愣在原地,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小花x,怎么自己t1an一t1an,就尿了?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有些黏,是透明的,再放到鼻子边嗅嗅,这味道跟x嘴儿里面的水是一样的,霍刚再无知也知道尿不是从yda0里面出来的。所以,他这是把小丫头t1ancha0吹?
  宋雪从ga0cha0中回过神来后羞得想找条缝钻进去,她带着哭音骂:“混蛋!不要脸!谁让你t1an那儿的……”
  还没说完,就被男人的唇封住了嘴,好一番唇齿厮磨唾ye交融以后,霍刚才搂住她喜滋滋地说:“小雪,我刚才把你t1ancha0吹了,舒服吗?”
  宋雪气得揪他的rt0u:“不要脸!”
  霍刚又是对她劈头盖脸一阵乱亲,一边亲一边含糊不清地说:“就对你一个不要脸,小雪,以后你可就是我nv朋友了,我对你不要脸的日子长着呢。”
  宋雪一听,使劲推他:“谁答应做你nv朋友了?自作多情!”
  霍刚紧紧把她箍在怀里:“那你现在答应好不好?”
  “我g嘛要答应你?”宋雪气哼哼地说,心里却有点说不出来的甜意。
  “我……”霍刚卡壳了,认真想了想才说,“因为我喜欢你,而且我会一直对你好。”
  “哼,不信,你之前对我不是很不耐烦吗?我看陈松就b你好多了。”宋雪继续揪他rt0u。
  霍刚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危险了:“难道你喜欢那个陈松?他哪里b我好?”
  接下来宋雪就说了一句令她后悔了很久的话:“哪里都b你好,又温柔又t贴,长得也斯文不像你个熊样…”
  话音未落,霍刚的脸就黑得跟锅底似的,他再度把宋雪压在身下,用挺立的昂扬去戳她:“这里也b我好?”
  宋雪撇撇嘴:“我怎么知道,要不等我试过以后再告诉你?”
  刚说完,那根大家伙就沿着她的腿根往里钻,找准洞口恶狠狠地就cha了进去。宋雪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等她回过魂,那根大ji8已经cha了大半进去,男人就着充沛的汁水拼命往里面捣。
  “啊——太、太大了!会撑坏的!不要——你、你出去!”宋雪吓得花容失se,踢蹬着腿想往后面躲。男人掐住她的腰往下带,将两条yutu1往上一叠,宋雪就再也动弹不得,门户大开任人为所yu为了。
  “刚刚在池子里都能吃进去,现在怎么不行?”霍刚咬牙切齿地说,“他能有我好?有我的大吗?能像我一样让你舒服吗?”
  宋雪被他g得jiao吁吁,xia0x吃力地吞吐着粗长的x器,腹中一阵酸软,她断断续续地说:“嗯、嗯啊~~我、我怎么知道…你、你轻点儿…”
  “轻点儿怎么让你舒服?不让你舒服你就要跑了。”男人的窄t跟装了马达似的,一下快过一下,坚定而有力地往里面g,榨出一波春ye,捣出一片su麻。
  青筋虬曲的bang身带着摧枯拉朽之势在r0uxue中横行霸道,一路碾过涌上来的媚肉,直直往深处城池而去。那被充盈的灼热感使宋雪再也没有心思嘴y,只咿咿呀呀发出摄人心魄的媚叫。
  真是个小妖jing,此刻霍刚不由得想起这句经常被拿来调侃的话,竟觉得十分有它的道理。这白白软软的小人儿躺在自己身下,小脸被q1ngyu染成粉红,眸中波光潋滟,shangru因撞击晃出迷人的r波,小巧的肚脐,柔软的腰腹,最xia0hun的自然是那粉白饱满的花户,此刻正被自己的大ji8尽情g生生的小嘴儿吃力地嘬着bang身,进出之间带出一些neng肉和芬芳的汁ye,端的是ymi不堪。可不就是妖jing么?真是要把自己的魂儿也给x1进去。霍刚这样想着,下t的yuwang又胀大了一圈,在nv人的惊呼声中攻城略地,把她g得除了langjiao再也发不出其他声音。
  “呜…不要了…要坏了…”美人儿脸上挂着泪珠,小嘴儿一开一合祈求男人的怜悯,极致的快感使她快要承受不住,花ye泄了一波又一波,xia0x也止不住ch0u搐起来。
  霍刚以前听过一句话:在床上时,nv人说不要就是要。于是今天他也把这句话贯彻到底了,丝毫不顾nv人的哀求,坚定地用他的大ji8继续欺负泥泞的花x。
  “呜…坏蛋…不要了…”数次的ga0cha0使宋雪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哭哭啼啼地指控男人的霸道。
  “还想找陈松不?”男人动作不停,无赖地b问她。
  “不找了…不找了…”泪珠儿一颗接一颗往下滚,宋雪觉得自己好可怜啊,怎么就招惹上这么一头不知疲倦的熊?
  “那你还给我介绍nv朋友不?”男人又问。
  “不、不介绍了,嗯啊~~”说话间那处软肉又被擦过,宋雪身子一颤,jia0yin出声。
  “不行,你还得给我介绍。”
  宋雪还没来得及生气就听见他又说,
  “我就要你,你要是一开始把自己介绍给我不就好了吗?”霍刚一边吮着她的小舌头一边使劲往里面顶,她一个哆嗦又泄了出来。
  宋雪对男人的持久简直忍无可忍,哭着喊:“你怎么还没好?以前没见过nv人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霍刚一边辛勤耕耘一边脸红红地说,“我这可是第一次,你以后要好好珍惜我。”
  宋雪还来不及惊讶超过一秒就又被卷入了q1ngyu的浪cha0,刚开荤的老处男jing力好得令人发指,这一场把小nv人g得嗓子也哭哑了,眼泪也流g了,直接翻白眼晕了过去,霍刚才赶紧退出来查看她的情况,等确定她只是睡着了才放心下来,然后惋惜地看着自己还没消下去的肿胀,又抓住nv人的小手在上面撸了好一会儿才尽数s出。
  真好,以后这就是我的小丫头了,霍刚小心翼翼地把nv人拢进怀里,嘴角挂着微笑,幸福地闭上双眼。
  霍部长可能高兴得太早(免*费*首*发:ṕσ₁₈ṿ.ḉom [Ẅσσ₁₈.νɨ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