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
作者:老衲是中分      更新:2022-11-07 17:47      字数:2805
  她的重心开始从学校转到剧场,不过没变的是整日整日地在排练室里和舞台上度过。
  “看吧!我就知道思雅会被捆绑吸血!”平台何筱柔和思雅的帖子下,有许多人这么评论道。
  但再有人不满也不能阻碍何筱柔和思雅的新剧也大获成功。
  演出合作接踵而至,人一旦陷入排练和演出就无暇顾及其他事情,但机会难得,何筱柔牺牲了陪伴家人的时间。庆幸的是,陈梅芳和何姨把家里和莺莺照顾得一切顺利。
  自觉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她在皇室市沉浸于歌唱事业中,第二年正式毕业后直接连春节都没回去。
  思雅的解约不是一天两天能结束的,拖到两年后还没完全脱离公司,甚至官司越闹越大,和凯恩的恋情也越传越开,每次都能上热搜。
  何筱柔和思雅的cp粉不断增加,许多人专门扒何筱柔和思雅的同窗时期过往。
  思雅刚开始还顺其自然甚至推波助澜,毕竟cp给她带来了不少额外的流量。谁知渐渐扒出许多不太好的过往。
  思雅曾明确表示自己在凯恩之前没有谈过恋爱,更离谱的是,她还曾在多个采访节目中各种暗示自己没有过性经验,但最新被人深扒出的的学生时期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思雅在撒谎谄媚粉丝。
  有人从别人的社交媒体上曝光了许多思雅和诺亚的亲密合照,有牵手的、拥抱的,还有明显在酒店房间的,甚至还有一封思雅写给一位名叫“小诺哥哥”的校队四分卫的情书。
  本来就备受官司困扰的思雅,越来越多粉丝脱粉,他们指控思雅说谎,偶像失格。
  但这对现在不再依赖流量的思雅来说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凯恩的态度。
  也许没人知道凯恩也是她的粉丝,而且一直以为自己是思雅的初恋,甚至深信两人的第一次也是她的第一次,因此还不遗余力地花资源捧她。
  “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初恋吗?”凯恩找上思雅对峙。
  他自己不知道有过多少荒唐的情史,却要求她是初恋?!思雅忍着内心的冷笑,“你当然是我的初恋。”
  “那照片怎么解释?”
  “……”
  “别说只是朋友,这么亲密的朋友吗?”亲密到开房!
  “不是,真的是同学,他是……筱柔当时的男朋友。”
  “何筱柔?”
  “对,你误会了,那封情书就是筱柔写给他的。”思雅只能牺牲一下何筱柔了,她真的不想和凯恩的感情出现裂痕。
  凯恩半信半疑,他就说第一次的时候明明感觉到了她的膜,而且她还流血了。
  贺来逸一而再再而三地找到何筱柔合作,这次她终于接受并和他合作了一首单曲,贺来逸开演奏会也请她当嘉宾。
  陈梅芳带着莺莺来她时,正巧撞上了她给贺来逸当嘉宾。
  “你们这个宣传海报上写的都是什么?好像你俩是情侣一样,这样好吗!”陈梅芳拿着何筱柔给的票说。
  何筱柔仔细看确实宣传词和照片仿佛要把她和贺来逸打造成金童玉女一样,不太合适,“这是贺来逸团队做的,可能是想吸引观众吧?”
  “你可是孩子都这么大了,别做对不起小诺的是啊!”
  何筱柔惊讶得笑了,“妈你说什么呢?!怎么可能?!他别做对不起我的事还差不多。”
  这两年两人聚少离多,尼诺在外的绯闻可不少,她只是忍着没问。
  陈梅芳住在安吉市倒是比何筱柔见尼诺的时间多多了,“我看小诺不是那种人,他还是就想着你的。”
  何筱柔觉得陈梅芳想多了,“那倒也不是。”
  “怎么不是,每次你要回去他心情都会突然变好,而且一空就往皇室市钻,你没发现吗?”
  他那是起了色心,把她当泄欲工具,哪次见面不是像八百年没做过爱一样把她往死里弄,何筱柔怎么可能跟陈梅芳说实话,她轻哼一声没有反驳。
  终于到这年的春节,安吉市的除夕夜也在准备中,三家人好不容易相聚在了s区度过春节。
  刘紫娟注意到和莺莺玩得欢乐的何妮娜,拉过陈梅芳问:“怎么何老师也留在这了?”
  陈梅芳:“哎,谁叫她姨妈是家里帮忙的,说句话就能让小诺让她留在这过年,说是可怜她没处去!”
  “莺莺倒是喜欢她玩得来。”
  “可不是,比筱筱还像莺莺妈!”
  “没事,反正开年她就不在了……”刘老幺考上大学要搬去学校,家教自然也就不需要了。
  何筱柔除夕当晚结束演出后,才匆匆赶回安吉市和家人团聚。
  “何姨,新年快乐!莺莺呢?”一进门她问何姨。
  何姨没想到她突然回来,吞吞吐吐地道:“你回来了……额……好像,是在房间里,你妈在带……”
  “那我上去去找他们。”
  陈梅芳却惊讶道:“没呀!小诺带她去后院放烟花了!”
  何筱柔来到后院,却不想看到了一副阖家欢乐的模样,男的是尼诺,孩子是莺莺,可惜女的不是她,是妮娜。
  妮娜点燃了一个烟花,她似乎是害怕,直往抱着莺莺的尼诺身上躲,尼诺连忙接过她手中危险的烫手山芋,差一点就烧到莺莺了。
  她舒了口气,抓着尼诺的衣角喘气,“谢谢,我没想到这个这么可怕。”
  “你害怕就进去……”尼诺低头看了一眼,不着痕迹地躲开她的靠近,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在门口站着的何筱柔,“……筱筱!”
  何筱柔强迫自己将眼睛从两人贴着的身体移开,提起精神,“我来看莺莺。”
  尼诺赶紧把手上还在放的烟花交给身旁的何妮娜,“你帮忙拿一下,谢谢!”然后大步向何筱柔走去。
  何妮娜手上被猝不及防塞了一把还在燃放的烟花。
  尼诺:“你快过来!”他走到她身边低下身子,对怀里的莺莺说:“快看,是妈妈!”
  何筱柔激动地张开怀抱,接过他手中的莺莺,热泪盈眶,莺莺长大太多了,逐渐会走路、会说话。
  何妮娜从未看过尼诺这么宠溺的笑容,“你都好久没见到莺莺了!”
  可莺莺似乎并不适应何筱柔,在她怀里挣扎哭闹起来。
  何妮娜见状放下放完的烟花赶过去,“给我吧!”她伸出双手。
  尼诺转过头看向何妮娜,露出不解的表情。
  妮娜一靠近尼诺的注意力就转走,莺莺挣扎得更重了,也直往何妮娜怀里钻,何筱柔无力感袭满全身,顿时有种想要逃避的冲动。
  她无奈将莺莺交到了何妮娜手中,莺莺也竟然真的安静下来。
  她尴尬地站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尼诺从妮娜怀中抱过莺莺,围在一起仿佛一家三口。
  自己真是多余,她近来也确实没有尽到照顾莺莺的责任,莺莺不亲她是应该的,她这样想到。
  “何老师麻烦了你,你要去陪陪何姨吗?我看她刚一个人在厨房。”尼诺一边接过莺莺一边对何妮娜讲到。
  何妮娜惊讶地抬头望着他,“我……我怕是进厨房姨妈要把我赶出去,她总说我只会帮倒忙……”
  何筱柔看出她的尴尬,忍不住干笑两声道:“正好那就在这陪莺莺放烟花,她似乎很喜欢你。”
  何妮娜也笑了,“不满你们说,我确实想放放烟花,学校里都禁放烟花,我也是从来没亲自尝试过。”
  尼诺:“可你刚才这么害怕,还是不要待在这儿的好。”
  何妮娜没想到尼诺会反驳她,“我没有害怕!”
  尼诺没有理她,自顾自拿起新的烟花给何筱柔。
  何妮娜不甘心继续说:“我只是第一次接触不适应!”
  何筱柔把烟花还给尼诺:“我不想放,你们来吧,我刚回来先回房间收拾下。”
  见何筱柔离开,尼诺赶紧把烟花交给何妮娜:“给你吧!这里的烟花随便用。”说完抱着莺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留下何妮娜一人站在后院表情复杂,眼眶里似乎闪烁着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