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大了
作者:老衲是中分      更新:2022-05-17 22:04      字数:2486
  她已经在月子中心待了超过四五十天了。
  倒数的几天。
  何筱柔这晚洗完澡后,尼诺脑中就不停地回放她从浴室出来时的模样,如出水芙蓉,纯净又诱人,两个爆满奶子上的尖尖仿佛在邀请他品尝。
  可他自开荤后就尝了她一次,总共两次,还没有一次尽兴。
  第一次可怜她是初次他忍了;第二次想她怀着孕也忍了。
  现在孩子生了,每天翘生生的奶子在眼前晃,湿哒哒的飘着奶香,眼睁睁看着一个刚出生的小鬼肆无忌惮地吮吸。
  他还得忍。
  这是在考验一个男人的意志力极限。
  喂完奶后樊馨就抱着莺莺去隔壁睡了,房间暗了下来,两人都躺下。
  之前两人一直盖着不同的被子,今晚不知怎么的尼诺钻到了何筱柔的被窝里。
  她本来都要睡着了。
  尼诺却突然这样,还直接上手捏上了她腋下的乳肉,有一下没一下地在痒痒肉上触摸,手指像弹钢琴一样在丰盈上跳动。
  背后坚挺的粗棍实实在在抵住她的屁股,使劲往腿心钻。
  天知道他的那根东西有多可怕,何筱柔什么都不想做,只好装睡,但是身体还是禁不住地发抖。
  乳头禁不住分泌出液体,奶味浓郁。
  尼诺像得到暗示一样更兴奋地继续磨蹭她娇软身体,手大而有力,难以忽视。
  何筱柔这幅身子上上下下看得见,特别是看不见的地方对男人来说都是上瘾的春药,他手中的这对奶子尤其。
  他忍不住。
  滚烫的气息喷洒在她颈后,手上的动作越来越肆无忌惮,胸口越来越湿。
  良久,尼诺干脆将她翻了身,隔着一层衣衫吮吸肥硕的奶子。
  樊馨本来只是想出来喝杯水,谁知道主卧的门没关,奇怪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好奇心驱使她往门缝望了一眼。
  一望就动不了了。
  何筱柔立刻清醒,“不可以。”
  尼诺得逞得笑,“我以为你睡着了。”
  “被你吵醒了。你,下去。”
  他没动,反而掀开何筱柔的上衣,露出向往已久的乳房,凑上了嘴。
  尼诺还不忘蹭了蹭她的腿心,笑得更得意了,“你湿了。”
  这次何筱柔湿的是下面。
  何筱柔当然不让进,“医生说起码两个月之后才可以。“
  尼诺似被挫败到了,停下了动作。
  但没一会儿他又动起来,还恶狠狠地说:“看我以后不肏死你。”
  门口的樊馨没想到一向没什么表情的尼诺在床上居然是这个样子,理智告诉她不能再偷窥下去了,但脚一点也移不开。
  何筱柔更被他吓到。
  他掀开了她的裤裆,肥嫩的小穴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
  樊馨看到没见过的何筱柔的下体时不禁摒住了呼吸,她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穴,颜色娇嫩,阴道紧闭,子宫颈丰盈而突出。
  何筱柔无声掉起眼泪。
  尼诺赶忙停了动作,“又没说现在要肏你。”
  听到尼诺没有耐心的话,她眼泪更是如雨倾下,落个不停,在他身下不停挣扎。
  尼诺埋在她颈间,“别动。”
  何筱柔抽泣着说:“那你下去……”
  尼诺,“你得先让它同意。”
  尼诺露出坚挺的肉棒,在空气中跳动了一下。
  樊馨赶紧捂住差点惊呼出来的嘴,怎么会这么大!
  何筱柔吓得紧紧夹住大腿,咬着嘴唇不说话,手抓住床单,紧张得浑身发抖。
  尼诺却不管不顾地拉起她又软又小的手按上了滚烫的阴茎,感受到柔软的触摸,他立刻舒服地低吟出来。
  良久,他将手指放到蜜汁泛滥的穴口轻轻摩擦,一抹了一把她肥嫩阴唇流出的淫水,想将润滑剂涂到到自己的性器上,何筱柔私密地被摸浑身抖得不行,不安地扭动,“别动,再动就肏你。”
  何筱柔果然不动了,吓得流水更多,满脸春色,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吓的。
  尼诺将手指上的液体拿给她看,“你看是你自己想要的。”
  何筱柔别过头,“你变态。”
  尼诺被她逗笑了,“这可不算变态……”
  樊馨趴着门口夹紧了大腿,不禁暗暗摩擦起来。
  他让她开始抽插,但在他胯间的动作却一直慢吞吞,何筱柔握不住,不仅磨磨蹭蹭,力道还轻轻飘飘。
  尼诺被弄得抓心挠肝,还是只能大手握在她的小手外面,在他的辅助下,速度一下就提了起来,变得又快,又狠。
  何筱柔的身体也被动地甩动,胸口的右乳被尼诺抓住,左乳就只能在空中不受控地摇晃,苦不堪言。
  丰满的绵乳从他的五指间溢出,乳汁浸出,他望着她胸口跳动的另一只大白兔,胯下胀得更大了。
  何筱柔惊了,怎么会又长大了,还抬起头望了他一眼。
  尼诺这时已经顾不了她的疑惑,箭在弦上,千钧一发之际。
  马眼渗出丝丝液体,终于泄出了一股浓稠的精液在套里。
  樊馨望着套子里浓浓的精液失了神,不禁想象要是那股精华是从尼诺粗长的肉棒射到自己子宫里该有多美妙,想着想着她的小穴已经湿透了。
  尼诺低声喘了出来,何筱柔累得直喘气,末了他抚摸上她小腹伤疤,亲吻了下去。
  低声道:“你长得好色。”
  到底是谁色!何筱柔以为结束了,松了口气。
  谁知没多久尼诺就慢悠悠地说:“别急,还有。”
  她哪里抵得过他的淫威,尼诺在床上和平时就不像一个人,或者说床上的他更像球场上的他,胜负欲极强,必须得到满足。
  她明明已经努力嘴张到最大,但还是只能浅浅包住尼诺龟头的一点点。
  尼诺看着为难的何筱柔,调侃了几句:“手也小,脚也小,舌也小,下面的肉缝也小,只有这里不小。”
  他掂量着沉甸甸的乳房。
  何筱柔听了就不想干了,尼诺及时在她松口之前伸出手将她欲动的头按了下去。
  樊馨不禁吞了口口水,她也好想被尼诺这样按着狠狠地吃他的大棒。
  可根本不是何筱柔的嘴小,她的嘴,她的手,她的哪里都不小。
  明明是他自己太大,凭什么说她!
  尼诺哪里理会她的不满,“让它射出来!”
  她只能委屈地继续,让他快点出来,如果她能争点气含住他能射得更快吗……
  尼诺看她泪眼婆娑,双手握住根部,小嘴想含含不住的样子,更加忍不住了,肉棒一下子抖动,将精液射进了她的嘴里。
  何筱柔被吓了一跳,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吞也不是,吐也不是,眼泪一下子就对着他依旧巨大的性器涌了出来。
  “呜——”
  尼诺赶紧拍拍她的背,怕她喘不过气来,“好了,吐出来……”
  何筱柔泣不成声:“这么,大,我怎么含得下去……”
  听她说这些可爱的话他还要忍住想肏她的心,他找谁说理去。
  他只能说:“慢慢来吧。”
  但何筱柔只想睡觉,使劲摇头,“不行,没用的……我做不到……”
  尼诺揉揉她的巨乳,“嗯,那这次不试了。”